招标公司怒了!大批医疗器械销售受阻

中标医械企业的招标代理服务费迟迟收不上来,招标代理公司不忍了:一而再再而三的谈都不行,拉黑算了。

500024072_banner.jpg

 

  12月17日,辽宁省锦州市医疗器械集中采购网发布《关于部分企业未按时缴纳代理服务费将被列为失信企业的通知》,对拖欠招标代理服务费的医械企业不忍了,再不按时给钱,就上报卫计委,做拉黑处理。

 

1.jpg

 

  这份署名为“某某国际招标有限责任公司锦州分公司”的通知里提到,锦州市医用耗材及检验试剂网上采购工作自2016年10月18日至今一直稳定有序进行,但目前仍有部分企业拖欠代理服务费未交。

 

  很明显,这家公司是锦州市的耗材招标第三方代理机构,负责锦州市的医用耗材的招标代理工作。

 

  对此情况,上述招标公司称,针对未按时缴纳代理服务费、且经多次沟通后仍未缴纳代理服务费的企业,将被列为失信企业黑名单。

 

   “某某招标锦州分公司”称,将把失信数据上报锦州市卫计委及省相关部门备案。并提醒“如果被纳入到失信企业库,会影响到企业在其他地区的产品销售”。*提请相关企业慎重,出现差结果要自负。

 

  临近年底,各行各业都面临着回款压力。款回不来就意味着今年业绩将差于预期,业绩差就没法上交一个*的年终报告,没有好的年终报告哪来丰厚的年终奖。

 

  连锁反应层层传递,压的大家都喘不过气。

 

  招标代理公司没办法,一再拖欠让人吃不消,咋办?给曾经的中标企业一个选择方案:要么交钱,要么被拉黑。反正拉黑之后会影响“企业在其他地区的产品销售”,中标企业两害相权取其轻,自会衡量是几万块的代理服务费重要还是产品再其他地区的销售重要。再说,有的代理服务费甚至只有几十元,不交的原因可能只有一个:钱太少,企业容易健忘。

 

  事实上,招标代理服务收费可谓由来已久。

 

  曾有一段时间,行业讨论关于代理服务费由招标人支付还是投标人支付的讨论。但目前普遍情况是,一些招标人根据相关文件中“另有约定的,从其约定”的规定,在与招标代理机构签订招标代理合同时,利用自己在市场中的强势地位,在代理合同中“约定”招标代理服务费由中标人支付。

 

  在医械行业,这个“支付人”就是众多在招投标中中标的医械公司了。

 

  具体服务费多少,根据规定指导来定,其中一个依据是中标产品金额量的多少。一般情况下,招标代理公司会按月收取服务费。辽宁省抚顺市的一家医用耗材招标代理企业发布的7月份代理服务费清单显示,在其所代理的300多家企业中,代理服务费的金额从几十元到近十万元不等,当月的代理服务费总计金额约96万元。

 

  2018年,锦州市医疗器械集中采购网发布的“通知公告”里,全部是收取代理服务费的通知。即使是这样,仍有企业不交代理服务费,最终,拉黑的通知来了。

 

2.jpg

 

  在国家进一步构建和完善社会信用体系的当下,被纳入到失信库的企业,因失信行为带来的负面影响是一系列的,比如挂网品种受限、已挂网产品撤销;对上市公司而言,更是会影响其股价表现等。而锦州的这份通知中提到“会影响到企业在其他地区的产品销售”是最重要的事项之一,也可以看成是招标代理公司拿出的“置换筹码”。

 

  这个“筹码”也比较给力。

 

  辽宁省是目前高值耗材“14省际联盟”成员之一,14省际联盟不仅共享价格产品信息等数据,还共享企业信息,尤其是关于失信行为,在一省出现后,会迅速蔓延至其他省份,产品将面临信用降级、暂停或撤销挂网的境地。另外,前段时间已有媒体报道,辽宁和山东加入“京津冀”耗材采购联盟,与“14省际联盟”相同的是,“京津冀”联盟也将共享企业的失信行为。

 

  如此,确实会出现“影响到企业在其他地区产品销售“的情况。

 

  当然,“某某招标公司”只是行业里众多招标代理公司的一个缩影,他们也面临着累计了许久的代理服务费迟迟收不上来的情况。不过,希望“不按时交费就拉黑”的通知不要成为行业“缩影”,让它成为一个特例好了。

资讯推荐
铱鸣大小便智能护理机器人产品介绍

铱鸣大小便智能护理机器人产品介绍

医疗投资下“重注”非公医疗

医疗投资下“重注”非公医疗

市场监管总局:不得宣传保健食品具有疾病预防或治疗功能

市场监管总局:不得宣传保健食品具有疾病预防或治疗功能

国家卫健委通报罗氏诊断,召回2500盒产品

国家卫健委通报罗氏诊断,召回2500盒产品

县医院升三级医院!12省政策来了

县医院升三级医院!12省政策来了

资讯排行
平台积极落实《广告法》和《医疗器械管理条例》《医疗器械广告审查办法》《医疗器械广告审查发布标准》等规定,推动行业公平竞争,如发现有涉嫌内容,欢迎反馈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