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零针头注射药物,有望开创新时代

正是由于针头注射存在上述系列难题,生物医药企业相继“另谋出路”——致力于开发无需注射的药物。

       目前,注射依然是患者接受药物治疗的最佳方式。疫苗和药物如胰岛素都是由大分子合成,会在肠道部位被酸性环境破坏或者被酶解,因而不能用于口服。一些抗生素和抗病毒药物同样因为这个原因需要被注射入人体。3M数据显示,约有10%的需要定期注射的患者不愿意遵守医嘱,其中部分人因为注射药物有困难或者不能忍受疼痛。另外,用于注射的药物需要储存在低温环境中,且保质期有限。


盘点:零针头注射药物,有望开创新时代
 
       正是由于针头注射存在上述系列难题,生物医药企业相继“另谋出路”——致力于开发无需注射的药物。从高科技含量的机械药片到简易的药物贴剂,小编做了简单盘点。
 
       机械药片——披着口服外衣的注射剂
 
       机械药片提供了一种可能:你只需要服用一个寻常的药丸,就解决了避免针头注射引发的疼痛等问题。机械药物类似于詹姆斯•邦德的微型武器,药物储藏在由糖类合成的针头里,针头外包裹有聚合物保护衣,以确保药物在消化道不被降解。
 
       一旦“机械药片”到达肠道,它的防护涂料会溶解消失,药丸里的两个小隔间会打开,其中一个隔层储藏着柠檬酸,另一个是小苏打,柠檬酸和苏打会发生互作产生二氧化碳气体。二氧化碳膨胀成球,把糖针推挤至肠壁,在那里分离药物释放至血液中。药片的其他部件会经消化道正常排出体外。
 
       但是这种新型药剂还处于将来时,目前还没有投入市场的保证。诺华制药公司正致力于Rani Therapeutics 的研发,但是他们在一年半至两年内都没有测试其可行性的计划。
 
       口腔速溶剂——只用说“啊”的片剂
 
       Catalent制药公司一直致力于将疫苗压缩至片剂的研发。这是一种奇异的药片,能够在5秒内在舌下溶解,随后药物或者疫苗分子将被口腔黏膜吸收进入血液循环。目前,Catalent研发的流感疫苗速溶剂正在进行小鼠试验。研究员Robert Smith 表示,这就意味着疫苗片剂被放置于小鼠的舌下,这等同于艺术。
 
       更重要的是,Catalent 表示,他们的Zydis片剂在室温下能够保存四年之久。这将突破液体疫苗面临保质期短需要低温保存局限,是一个巨大进步。虽然现在大多数发达国家低温储藏药物不是问题,但是在相对偏远和不发达国家和地区,这仍然是一个难题。
 
       微针贴剂——贴剂界的重磅产品
 
       美国疾病控制中心(CDC)与佐治亚理工学院共同研发一种只有约1厘米的贴剂。虽然它看起来像小绷带,但是它不是依靠粘合剂附着于皮肤,而是依靠贴剂上100个小针。每个微型针头不到1毫米长,由聚合物、糖类和疫苗药物混合制成。当你将贴剂贴于皮肤上,这些微型针头能够溶解进入血液。
 
       贴剂的简易能够推进疫苗在医疗保健工作稀缺的偏远地区推广。不需要针头注射能够减少通过血液传播的传染病的感染风险。CDC已经在猴子上试验了疟疾疫苗的贴剂,并得到良好效果。现在,研究机构计划开展临床试验,但是这一计划估计要到2017年才能被实施。
 
       与此同时,3M公司也开发了微针贴剂,与CDC的贴剂大小类似,但是只含12个微针头,每个针头约1.5毫米。
 
       这种贴剂的亮点在于,针头中含有的药物可以是固体或者液体。这种研发理念基于对需要定期注射患者可以在家通过贴剂接受药物治疗的考虑。3M表示,针头的数量由药物、剂量以及扩散至血液中的速度决定。这两类贴剂已经做好投入临床试验的准备,但是尚未找到对此有意向的医药公司。
 
       吸入式药物——做一个深呼吸即可的制剂
 
       吸入式疫苗目前只应用于可吸入流感疫苗的开发,对于其他疫苗该方法还不可行。例如,今年4月,研究人员对可吸入麻疹疫苗进行人体测试发现,虽然它能发挥效用,但是婴儿的免疫系统仍然是对注射式疫苗反应更强烈。这种差异代表着注射麻疹疫苗更有效果。
 
       对于每天需要注射多次药物的患者而言,减少注射次数会一定程度上减轻他们的痛苦。例如,很多糖尿病患者每天至少需要注射胰岛素两次,有时候吃饭时间还需要注射额外的剂量。今年2月,一款可吸入式胰岛素制剂,Afrezza,在美国市场可购得。但是它在患者中的推广相对缓慢。原因尚未调研,但是开发商指出,美国联邦法律对于患者药物有很多项安全限制。其中,吸烟者和哮喘患者就不能使用Afrezza。这种法律限制足以阻止一些病患以及他们的医生。
 
       但是可吸入式药物可能仍然保持一定优势,特别是出现没有足够卫生保健工作者提供培训的情况。德州大学的研究人员最近宣布,埃博拉病毒可吸入式疫苗能够保护灵长类动物免受病毒感染。下一阶段,它可能被投入到临床试验阶段。
 
       展望
 
       药物开发是一个耗时且昂贵的过程。大多数药物还从未出现在药店货架上过。Lipp生命科学生物技术公司的负责人 Ralph Lipp说:“实际上,只有10%的药物获得了FDA批准,然后才能供病患服用。”C&EN表示,FDA批准新药物和药物服用新方式比较谨慎,他们首要关注有着与之前相同研发机理的新药物。
 
       Catalent的Smith声称,他们的公司面临着其他市场上主要疫苗供应商的反对。这些企业都不乐意将他们的疫苗产品与无针头注射型疫苗竞争。如果Catalent 口腔速溶剂真正推广,其他公司的疫苗将面临多余的尴尬局面。不过,患者可能更倾向于选择无针头注射药物。即便面临未知挑战,减少针头注射的需求仍然在加快替代品的研发脚步。
 
       所以,不久的将来,医生可能会跟患者说:“这一点都不疼。”
分享给身边的朋友
资讯推荐
科技部“点名”辅助生殖技术

科技部“点名”辅助生殖技术

打通商保后,医生集团能从高端医疗变成大众医疗吗?

打通商保后,医生集团能从高端医疗变成大众医疗吗?

趋势!北京15家医疗机构转型康复医院

趋势!北京15家医疗机构转型康复医院

CFDA调整药物临床试验审评:受理60日内未收到否定或质疑意见,申请人可开展试验

CFDA调整药物临床试验审评:受理60日内未收到否定或质疑意见,申请人可开展试验

年薪30万起!深圳罗湖全科医生模式亮了

年薪30万起!深圳罗湖全科医生模式亮了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