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温岭杀医嫌犯住所 杀医前在卧室墙上写下死亡名单

10月31日,是医生王云杰的头七。浙江省温岭市殡仪馆,上千人送别了他。这起案件源于1年半前,连恩青与医院的手术纠纷。记者拍摄到连恩青卧室的墙壁上,黑色记号笔写着:“7月31日,王云杰、林海勇,死。”杀医案发生前,连的家人并没有发现这行字。

10月31日,是医生王云杰的头七。浙江省温岭市殡仪馆,上千人送别了他。


10月25日,王云杰在温岭市第一人民医院问诊时,被连恩青持刀捅伤,经抢救无效死亡,年仅47岁。



10月27日,浙江温岭市箬横镇浦岙村,连恩青卧室墙壁上写着几个字(圆圈标注地方):“7·31,王云杰、林海勇,死。


这起案件源于1年半前,连恩青与医院的手术纠纷。其间医患双方多次沟通,最终还是酿成悲剧。有关医疗纠纷的协调机制、法律手段,也似乎在事件中失灵。


连恩青卧室的墙壁上,黑色记号笔写着:“7月31日,王云杰、林海勇,死。”




杀医案发生前,连的家人并没有发现这行字。


王云杰是温岭市第一人民医院耳鼻喉科主任医生、医院门诊部管理处副处长,曾参与过连恩青投诉的调解。林海勇则是多次给连恩青做CT的医生。


10月25日,前者被捅伤,经抢救无效死亡。林海勇同科室的江晓勇也被捅伤。


这场悲剧源于一起五官科微创手术带来的医疗纠纷。


复诊会诊结果不被相信


连恩青家位于温岭市箬横镇浦岙村。前日,他的母亲证实,案件发生前半个月,连恩青刚从上海一家精神康复中心回家。住院两个月,医生对其的诊断结果为“持久的妄想性障碍。”


而在去年3月18日,连恩青被查出“鼻中隔偏曲,慢性鼻炎,左上颌窦炎,筛窦炎”,入住温岭市第一人民医院。住院第三天,耳鼻喉科医生蔡朝阳主诊进行内镜下鼻中隔矫正术和双侧下鼻甲黏膜下部分切除手术。


连恩青的父亲说,刚做完手术还好,但是到去年下半年,儿子就抱怨鼻子呼吸不顺畅,头疼,整晚睡不着觉。


术后9个月,连恩青首次找主诊医生蔡朝阳,表达鼻子通气不畅,要求复查的诉求。蔡朝阳给他做了CT检查,鼻内检查,诊断手术成功,不需要再次手术。


但这并没有让连恩青放心。


温岭市第一人民医院院长助理郑志坚介绍,该院设立了3个层级的医疗纠纷处理点。医务管理处,投诉涉及纠纷赔偿;门诊管理处,门诊工作中涉及的投诉;医患协调中心,关于服务态度的投诉。


郑志坚说,连恩青的投诉主要由医务管理处接待。


据了解,医务管理处的接待意见是请五官科会诊,并做解释。结果五官科会诊意见是“鼻中隔”不影响通气,五官科王云杰等5名高级职称医生集体会诊的意见亦是如此。


连恩青还是不相信,陆续又到医院5、6次,均是由医务管理处接待他。


今年3月开始频投诉


“他不相信医院的复诊结果,家里人跟他说,这个手术医院不至于做错,他听不进去。”连恩青的父亲说,儿子晚上睡不着觉,在家里来回踱步,父亲呵斥他,他回答:“你们不懂我的痛。”


家人记得,去年12月,他从菜市场偷了一把刀,扬言“要去杀医生”,家人把刀抢走了。


转眼到了2013年。连恩青开始频繁到医院投诉,连父说,“至少有四五十次”。


3月7日,连恩青到同是解决医患纠纷的门诊管理处投诉。投诉对象是王云杰、林海勇。连恩青怀疑,CT片被林海勇换掉。门诊管理处核实后答复:CT检查准确无差错。


医院建议连恩青去其他上级医院复诊。


被错估的调解效果


2013年,连恩青去了台州市中心医院、浙江第一人民医院、上海耳鼻咽喉医院等,检查结果与温岭第一人民医院基本一致。家人说,连恩青曾告诉他们“医院都是串通好的”。


据了解,直到杀医案发生前一天,连恩青还曾化名到台州市立医院耳鼻喉科做了视频鼻内镜检查、副鼻窦水平位平扫-CT、副鼻窦冠状位平扫-CT检查。


同时,连恩青也没有放弃去温岭第一人民医院投诉。医院称,5月14日,医院邀请浙江省邵逸夫医院的汤建国教授来院会诊,汤认为“手术良好,不需要再次手术”。


郑志坚说,此后连恩青到医院只有一、两次。


医院以为内部的调解机制发挥了作用。


“院内专家会诊、权威专家会诊,该做的都做了。”郑志坚称。


10月25日上午8点27分,连恩青持刀在温岭市第一人民医院伤人,致1死两伤。


■ 释疑


专家称,面对医疗纠纷,除了医院内部的协调部门,政府还设计了很好的外部协调制度,如可由政府的医疗纠纷调解委员会调解,调解不成还可向卫生行政部门申请医疗事故争议行政处理,或者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本案中医患双方未曾申请或利用相关手段。


1 温岭市医调会为何没发生作用?


医调会不能主动介入,需双方申请;本案中医患双方均未提出


在解决医患纠纷时,医疗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是重要机构。此次纠纷中,连恩青与医院并未经其调解。


前日,温岭市卫生局副局长俞妙祥介绍,2009年温岭市司法局牵头成立了医疗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开辟医院、患者自己调解,司法途径之外的第三条路径。医调会拥有较好公信力。调解不成的,可向卫生行政部门申请医疗事故争议行政处理,或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俞妙祥强调,医调会调解医疗纠纷,需医患双方都提出申请。“他们不提,我们也不能强制调解。有好的机制在,没发挥出作用,我们也很无奈。”


2 医院为何不寻求法律途径解决?


“除非患者破坏医院公物否则很难起诉”;报警警方多口头警告,“难震慑”


连恩青多次到温岭市第一人民医院投诉,医院为何没及早发现苗头,采取起诉、报警等法律手段?


中国医师协会医疗风险管理专业委员会常委李惠娟说,除非患方破坏医院公物、财物等,否则院方很难起诉。


郑志坚则称,连恩青虽到医院投诉不下20次,但在投诉中多次流眼泪,曾下跪请求复诊,偶尔言语激烈,院方曾建议家属让其看心理医生。


昨日,该院一位匿名的医生则告诉新京报记者,一个月前,医院一医生与患者发生纠纷,患者家属经常到医院辱骂,甚至动手拉扯医生。其间医生报警,警察认为这是医疗纠纷该由医院处理,患者家属辱骂、威胁医生,但没有发生实际的人身伤害,因此警察只是对闹事者口头警告。该医生认为,杀人案发生前,警方多是类似的口头警告,而这种警告起不了震慑作用。


这位医生称,杀医案发生后,患者家属再次到医院威胁主诊医生时,警察迅速赶到现场,对当事人采取了行政拘留。


3 如何避免类似事件发生?


“患者如威胁医生人身安全,政府可及早介入,制止患者违法行为”


中国卫生部前副部长、中国医师协会前会长殷大奎觉得,目前政府倾向于把医疗纠纷的解决留给医院,双方发生冲突后,出于维护社会稳定的考虑,政府又会要求医院退让。他建议,一旦医院出现紧急情况,政府相关部门应立即介入调查。他提到,在美国经排查若院方无责任,即使病人只是到医院吵闹,医院也可以请警方采取相应措施。


去年全国发生5起医生在工作中遇害的案件,李惠娟作为北京中伦文德律师事务所律师参与处理了其中4件。李惠娟认为,个别地方政府息事宁人的态度,无形中助长了一些患者不恰当行为。患者对医生进行人身威胁后,执法机关不介入,医患纠纷永远无法回到正常渠道解决。医患之间有纠纷,政府可引导双方让第三方如医调会进行仲裁,即使医生有问题,政府也要制止患者违法行为。

分享给身边的朋友
资讯推荐
科技部“点名”辅助生殖技术

科技部“点名”辅助生殖技术

打通商保后,医生集团能从高端医疗变成大众医疗吗?

打通商保后,医生集团能从高端医疗变成大众医疗吗?

趋势!北京15家医疗机构转型康复医院

趋势!北京15家医疗机构转型康复医院

CFDA调整药物临床试验审评:受理60日内未收到否定或质疑意见,申请人可开展试验

CFDA调整药物临床试验审评:受理60日内未收到否定或质疑意见,申请人可开展试验

年薪30万起!深圳罗湖全科医生模式亮了

年薪30万起!深圳罗湖全科医生模式亮了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