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健康:内忧外患 何处为安?

除明显的亏损外,半年多来,“电子处方”业务受困、更换管理层、业务重组等一系列事件的发生,令阿里健康陷入初来乍到的不得意中。

       阿里健康隐疾:或因水土不服陷内外交困

 
       除明显的亏损外,半年多来,“电子处方”业务受困、更换管理层、业务重组等一系列管理事件的发生,令阿里健康一脚陷入初来乍到的不得意中。
 
       互联网巨头阿里巴巴在医药领域的扩张,或正迫切面临着水土不服的迹象。

阿里健康:内忧外患 何处为安?
 
       7月2日,阿里巴巴集团旗下公司阿里健康(00241.HK)披露的年度业绩公告显示,截至2015年3月31日,归属于本公司拥有人的年度亏损额为1.01亿港元(约合8000万人民币),较上一财年亏损额增加159%。
 
       阿里健康解释称,“包括销售、市场推广费用以及产品研发等基础建设导致的早期人力成本的支出,是连续亏损的原因”。
 
       除明显的亏损外,半年多来,“电子处方”业务受困、更换管理层、业务重组等一系列事件的发生,令阿里健康陷入初来乍到的不得意中。
 
       失败的尝试
 
       阿里健康的前身是中信21世纪。在被阿里收购之前,中信21世纪在业界名不见经传。但其拥有两项资源,令人艳慕:一是业内第一块第三方网上药品销售资格证的试点牌照;二是全国药品电子监管码。
 
      此前的2013年11月12日,国家食药总局批准了国内首家可开展互联网药品交易B2C第三方平台试点—河北慧眼医药科技有限公司95095医药平台,该平台隶属于中信21世纪。
 
      正是看重上述两项资源,2014年1月,阿里巴巴联合耗资10亿元人民币,控股中信21世纪公司(后更名“阿里健康”)。
 
       入主半年后,阿里启动“药品安全计划”,基于中信21世纪数据,使用手机淘宝、支付宝钱包客户端扫描全国市面上任意1盒药品包装上的条形码、药品监管码,就能获得该药品的真伪提示、用法、禁忌、生产批次、流通过程等信息。
 
       同年11月,阿里健康App上线。阿里健康App被认为是马云正式进军医药领域的第一枪,甚至被寄望用互联网的颠覆力量“撬动医改”、“倒逼医药分家”。
 
       在公立医院改革中,与利益相关最密切的改革为药品零差率销售,政府希望借此消除此前以药养医的弊端。2014年5月国家食药监总局发布《互联网食品药品经营监督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试探性地将处方药分流到线上,实现医药分家,拟放开网上销售处方药,并提出允许第三方物流配药品。医疗互联网开始成为医改的外部推手。
 
       2014年7月,河北省政府与阿里巴巴签订的“云上河北”一揽子协议,其中包含“智慧医疗”,直指处方社会化。
 
       2014年10月26日,河北省卫生厅以规划与信息处的名义下发文件,确定了5家处方电子化试点医院。2014年11月,阿里健康App正式公测,试点地即选在河北省会石家庄。
 
       按照最初的设想,阿里健康App是从处方药销售切入,试图打造成一款医药行业的“滴滴打车”—只要医生在电脑上输入处方,就会在患者的阿里健康App上同步显示。与此同时,全国上万家连锁药店、诊所的电脑屏幕也会收到处方,竞相报价。患者根据报价、网评和距离作出选择,可以用医保在线支付,也可以要求送药上门。
 
       从去年11月开始,阿里健康与石家庄连锁药店合作推出电子处方业务。并沿用阿里集团在打车领域的补贴政策,以现金激励的方式,从最初的购药“满30元送20元”,补贴金额由阿里健康承担。
 
       从公开的信息来看,项目执行不力。阿里健康向石家庄试点药店承诺的“强势宣传”并未出现,在医疗类App中,阿里健康在苹果商店的下载量甚至没能排进前100名。
 
       公测以来,阿里健康App的推广远低于试点药店的预期,甚至被一些体验后的用户揶揄“槽点太多”,补贴的金额也由最初的购药“满30元送20元”到“满30元减10元”,再到“买药补贴”。
 
       转战云医院
 
       形势比人强。在医药电商领域受挫后,阿里健康转而主攻基于云端的网络虚拟医院。
 
       2015年4月1日,阿里健康云医院正式上线。按照阿里健康的畅想,是计划通过介入医院电子处方环节,以及通过类似“滴滴打车”模式,进军医药电商领域,倒逼医药分家,打造“医院、患者、阿里健康、药店”的O2O闭环,改造传统医院的就医流程甚至整个生态。
 
       目前在中国,大型医疗机构一般都有医院信息系统,即业界所说的HIS系统。该系统是医院日常办公用的系统,可以记录病人就诊、检验、医生处方情况等,使医院办公实现信息化。
 
       HIS系统一般比较昂贵,有的大医院的系统甚至上千万元,中小医疗机构一般买不起,因此很多中小医疗机构至今记录病人情况都是用纸质病历手写。阿里健康瞄准的正是这块市场,做法是依托阿里云平台,为中小医疗机构提供免费的云HIS信息系统,阿里健康称之为“云医院”,其意图是吸引中小医疗机构进入平台,最终解决处方外流的问题。
 
       据此目标,阿里健康线下还缺少“基础环境建设”,这些资源有可能来自于民营医院、保险系诊所以及其他不同的联盟等,也不排除莆田系—值得一提的是,5月13日,马云和莆田市政府合作,共同探讨10年后的医疗体系。
 
       在医生聚集方面,互联网医疗领域已经有大量的先行者,比如好大夫在线、春雨医生,此外大大小小的挂号平台也都在做同样的事情。
 
       这些平台大多面临的问题是,医生虽多,但是顶级医生不多,平台上进行的大多是头疼脑热的问诊,同时还面临着一定的法律风险。
 
       阿里健康的做法,不是去抢医生,而是寻找平台合作。今年3月,阿里健康接入新浪爱问医生平台,爱问医生是新浪微博在2014年6月推出的在线医疗服务平台。
 
       4月1日,阿里健康宣布与浙江迪安诊断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称“迪安诊断”)达成战略合作框架协议。迪安诊断是国内独立第三方医学诊断服务机构,以提供诊断服务外包为核心业务,目前为全国8000多家医院提供医疗检验服务。
 
       无论是接入爱问医生,还是接管迪安诊断,阿里健康对云医院平台的兴趣已是溢于言表。除了上述公司外,阿里健康还与华润万东、卫宁软件、白云山等建立了合作关系。
 
       医疗健康领域被视作是最后一块电商沃土,医药健康行业对于阿里健康的一举一动,甚是揣测和质疑,又显示出传统行业对于互联网的焦虑。
 
       内外交困
 
       7月3日,阿里健康正式向香港联交所递交申请文件,启动收购阿里巴巴转让旗下天猫在线大药房交易平台业务营运权的程序。
 
       阿里健康递交的通函显示,阿里健康将申请定向发行32.7亿股股份及本金总额为21.6亿港元的可转换债券4.1亿股,以换取天猫在线大药房交易平台运营业务。
 
       这一笔反向收购完成后,阿里巴巴对阿里健康的实际持股比例将从此前的38%上升到约53%,阿里健康将成为阿里巴巴集团子公司。
 
       目前在天猫平台上,有186家互联网药房在销售非处方药、医疗器械、隐形眼镜和其他保健产品。阿里健康财报披露的数据显示,2014年3月-2015年3月,天猫在线医药业务的总商品交易额达到了47.4亿元人民币。
 
       该交易完成后,阿里健康可在后台负责运营天猫医药的商家,并与天猫医药的联手,包揽药品上市及销售的全部流程。
 
       天猫医药馆的并入,反映出了阿里一系列深度整合的一角,而人事重组也是阿里健康业务变动的重要原因。
 
       今年3月底,阿里健康COO张守川辞职。他的辞任,很容易让人联想到这是他对大半年前发动的处方药网售战役出师不利而承担后果。
 
       4月初, “十八罗汉”之一的吴泳铭出任阿里健康董事会主席,阿里巴巴淘点点事业部总经理王磊担任阿里健康CEO。
 
       据了解,新管理层上任后,即叫停了阿里健康的电子处方社会化流转业务,对于消费者的补贴亦暂停。此外,一个由阿里健康内的药品O2O团队和天猫医药馆团队开始联合研发新App,专注在线医药购买服务。
 
       此款新应用是在保留阿里健康App中购药入口的前提下,将阿里健康原有的在线购药功能独立出来运营,该产品或将在今年9月上线。
 
       对于阿里健康目前的困境,张守川在今年4月离任后接受采访时坦言,“内外两方面原因造成了阿里健康目前的处境,并且内因大于外因,内部协调与信任反倒成了影响业务进程的关键。”
 
       “医疗健康是个新兴的大产业,外部环境不确定因素很多,从某个角度讲,阿里非常强势,收购、并购后空降几个头领很容易,但内部文化的深层次融合会任重道远。”张守川说。
 
       关注阿里健康的人士对其未来的发展有着南辕北辙的看法。其中一方认定公司的亏损面还将扩大,愈扩张愈陷困境;可另一方则不以为然——阿里健康或将牵动整个医药改革的幕布,其理由是,互联网思维下的重资产才是正途。
分享给身边的朋友
资讯推荐
“阳光采购+两票制” 耗材供应链透明化刻不容缓

“阳光采购+两票制” 耗材供应链透明化刻不容缓

取消耗材加成,大批骨科医生或将走向市场

取消耗材加成,大批骨科医生或将走向市场

“F2C”模式打通医械销售“最后一公里”

“F2C”模式打通医械销售“最后一公里”

山东省医疗器械专项整治13家企业被责令停产

山东省医疗器械专项整治13家企业被责令停产

陕西:二类疫苗集中采购

陕西:二类疫苗集中采购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