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这世上还没有高科技时

高科技能够找到一切,但没法让你回到二十年前:那个没有高科技、担心失去一切、于是并肩听歌、根本想不到遥远未来的周日午后。

宋时,世上还没有汽车和脚踩刹车。宋朝人坐太平车,车前五七头驴骡马牵引。没有刹车装置,下坡怎么办呢?宋朝人想了个笨法子:在车后另拴两头驴骡,每逢下坡,就在车屁股那里扬鞭吓唬,逼那两头驴骡狠命往坡上窜,和前头五七头下坡驴抗衡,以此完成下坡减速工作——中学物理老师看了这模型,一定忍不住要出道受力分析题来给学生做。

 

中世纪在欧洲,香料贵于黄金,加上医生都爱望文生义,总有人想像出香料有各种邪门歪道的用法。比如11世纪阿拉伯学者阿勒加扎利忽悠说,天使加布里尔建议的:肉粥拌胡椒,大助夫妻闺房之乐。欧洲修士们信以为真,于是认为,香料简直代表了阿拉伯人的荒淫无耻、声色犬马,理应禁绝,结果越禁越欢。真有欧洲人相信:生姜、胡椒、桂皮等合成的汤剂,给男人喝可以壮阳;给姑娘两腿间抹上,能助双方快乐似神仙——虽然现在看看,这东西也就能治治伤风打喷嚏。

 

以前,世上还没有全球航海图时,航海家们每次探沟壑,都是次冒险:你沿一片水航行,两岸渐窄,你不知道你正航行在一条海峡上——通向另一片海——还是航行在一条河流上。最笨的法子是这样的:船长指派一个水手,隔一段就捞点水起来喝一口:是淡水,那他们就已经航行到了一条河上;是咸水,水手就一边恶心干呕吐自认倒霉,一边跟船长喊:“是条海峡!”

 

以前,世上还没有手机、电话和视频聊天时,女孩子会很愿意相信梦境。好像睡着时大脑就会开一个视频窗口,现场直播意中人的一举一动。湘黔川边境的水手,告别了姑娘坐船去下游,姑娘们就会谈论、探听、做梦;如果连续几天梦见意中人在下游和别的姑娘厮混调笑吃花酒,就会茶饭不思;真痴绝的,一生气,一边骂着死冤家,一边直接跳河算了。

 

以前,世上还没有留声机、iPod、CD、录音机时,听音乐是种奢侈的享受。宋朝时的宫廷饮宴,吃的在其次,听音乐为主。每道菜配什么样的曲子乐舞,都有规矩。欧洲人没有留声机可收藏,只好买人肉乐器。比如,巴赫这等天神级的人物,就是被贵族养在家的音乐创作师,吃饭时跟马夫园丁们一起,专创些音乐来让主人高兴。那时节,音乐家都得创作演奏兼通,因为主人召唤时,你得自己演奏——和中国士大夫家里养着歌姬和伶人,是一个道理:那个时代没有家庭影院,只得如此。

 

上古时节,人类没牙刷时,就使手指刷牙。中国古代人使的是右手中指。蘸点盐,或者其他什么,刷啦啦啦。很方便,但很土。明朝时,有人提出过改革意见:右手中指刷牙太落后啦!——我们要用左右手同时擦牙!!你可以想像明朝时节,天蒙蒙亮,大家在井台上一字排开,抬双肘,伸两指,在嘴里唏里呼噜的一通擦;刷牙刷急了,手指皮都能磨破了。最怕的就是,有谁刷得正欢,忽然惨叫一声:“我早起刚拣了驴粪!忘洗手了!!”

 

唐朝人想出法子,杨柳枝泡软了,拿来咬开了刷牙。所以大早上,大家一字排开咬木头。明朝已经有野猪鬃毛插骨柄里的牙刷了,但不流行。欧洲人上当,拿回去刷,惨叫一声:“野猪毛也太硬了!明朝人的牙龈是铁打的吗?”

 

就在二十年前,世上有了磁带和录音机,但还没有数码播放器、网络云共享和即时多媒体通讯软件。你想和谁分享一首歌,就得揣着磁带和歌词纸,跑去她家,并排坐着安静的听。她也许还会跟你借歌词纸抄写,因为她不知道二十年后,你可以在搜索引擎随意找到任何一首歌的歌词,并同步进手机备忘录。

 

当然,那时候,你都料想不到这一切会如此方便。你会以为一旦毕业就各奔东西,人海茫茫难以寻觅,这些磁带和歌词就会像夏日阵雨,过了某个下午就什么都不剩。你那时一定不知道二十年后,社交网络给了你无数方式来找到她,而且按几个键就能让你们重新开始以前中断了的谈话,或重新谈论某一首歌。但那时,你会发现一切都变了。高科技能够找到一切,但没法让你回到二十年前:那个没有高科技、担心失去一切、于是并肩听歌、根本想不到遥远未来的周日午后。

 
分享给身边的朋友
资讯推荐
科技部“点名”辅助生殖技术

科技部“点名”辅助生殖技术

打通商保后,医生集团能从高端医疗变成大众医疗吗?

打通商保后,医生集团能从高端医疗变成大众医疗吗?

趋势!北京15家医疗机构转型康复医院

趋势!北京15家医疗机构转型康复医院

CFDA调整药物临床试验审评:受理60日内未收到否定或质疑意见,申请人可开展试验

CFDA调整药物临床试验审评:受理60日内未收到否定或质疑意见,申请人可开展试验

年薪30万起!深圳罗湖全科医生模式亮了

年薪30万起!深圳罗湖全科医生模式亮了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