跌,因为贪婪

被高估的价值总要被市场打回原形,近两周的 A 股把这个道理再次讲述给人们。那些不守纪律的投资者可能要吃亏了,在接近一年的牛市中,

被高估的价值总要被市场打回原形,近两周的 A 股把这个道理再次讲述给人们。那些不守纪律的投资者可能要吃亏了,在接近一年的牛市中,他们终于因为不肯及早离场而遭遇股灾。 

 

无处安放的投资

 

上次 A 股市盈率还在10倍以下是什么时候呢?也许很多人心里门儿清,那还是 2014 年 6 月的事。一年牛市,诚如所见。这是由大量中国散户掀起的狂欢,理性以上的逐利。

 

然而股市造成的危害不止于股市。据统计,在中国由保证金购入的股票头寸在流通 A 股中的占比接近 8.6%,而这只是来自正规融资机构的数据,实际可能远不止如此。考虑到悬而未决的影子银行、伞形信托以及部分散户热衷于借钱炒股的问题,若大胆估计,在“牛转熊”过程中需不断追加保证金的流通股比例可能不低于 20%,而不断取钱追保证金的行为,势必导致银行流动性承压。在存款保险制度已上线的今天,银行存款也许都不再是稳健的投资。

 

上周的一纸新规甚至撼动了房市投资者的信心。7 月 1 日起,房产已经成为两融交易可接受的抵押品之一了。这一变动显然属于中国政府接连不断的救市行为之一,虽然其能起到的作用仍令人怀疑。由于房产的流动性本就不佳,证券公司们可能会对这条规定视若无睹——否则就连好不容易拉回来的房市,都可能再次面临崩盘。

 

如果房市真的遭遇雪崩,金融危机便可能降临全国,届时人民币的大幅贬值也是预料之中,汇率的大幅波动是显而易见的,而汇市中的投资者们是否能够预测这一天的到来?

 

至于债市,2014 年开始的制造业危机和房市危机,早就使得许多中国企业的债券成了烫手山芋。股市若一直牛下去,在融资通道畅通的情况下,这些企业或可盼来制造业回暖、利润增长的一天;然而股市已经熊成了这个样子,我估计大批企业债的评级有待进一步下调。

 

而在这一系列投资危机中,近两年同样火爆、同样被无数次质疑“泡沫”的另一个投资市场却并未受到多大影响——你们已经猜到,就是创投市场。就在一周前,北京某融资平台举办的为期一天的线下路演收获了过亿人民币的投资,参与其中的天使投资人颇有一种“笑摸股市狗头”的姿态。在国家通过政策相继把银行和房市拉下水后,我甚至怀疑近两年来对创业的各种政策支持不只是为了好看,而是真的想要支持创业。

 

稳健的天使

 

天使投资从 21 世纪 10 年代开始,一改往昔闷声发大财的形象,开始进入普通人的视野。天使投资最初只是美国人的游戏,然而从 2013 年开始,创投市场蓬勃发劲的样子也被中国、东南亚、日本、以色列、欧洲等国家和地区的人们看在眼里。与资本市场的其他部分相比,近年来稳步上行的创投市场基本不受股市波动的影响——中国股市过去两年的走势显然不具有代表性,我们拿美股来说事儿。

 

以道琼斯指数为例,2013 年起,大的走势也是稳步上涨——这与美国经济的回暖不无关系——然而并没像 A 股涨得这么不科学。以月为单位,在 2013 年 6 月、2013 年 8 月、2014 年 1 月、2014 年 7 月道琼斯指数发生了下行,而这四个月里,美股三大指数的其余两者标普 500 和纳斯达克也纷纷出现了下行。你们看,股市的动作往往是非常统一的。

 

而在这四个月中,全球的天使投资市场是什么样的呢?

 

  • 2013 年 6 月,天使投资 81 起,环比增长 21%;

  • 2013 年 8 月,天使投资 72 起,环比减少 22%;

  • 2014 年 1 月,天使投资 119 起,环比增长 70%;

  • 2014 年 7 月,天使投资 218 起,环比增长 55%。

 

我们可以看到,全球天使投资市场除了在 2013 年 8 月出现了与股市的同调,其他几个灾月都完全没看股市脸色;而且从增幅来看,上涨的势头比股市凶多了。

 

细心的读者会注意到,在论述天使投资增长时,我摆出的数据是投资起数,而不是投资总量。这并不是说投资总量没有意义,只是投资起数的意义更重。

 

听上去好像很反常识——资本的总量有限,每年能发迹的公司就那么几家,投得越多,不就代表竞争越激烈,自己投的公司就越不容易成功吗?

 

这就是一般人对风险投资的理解,也是绝大多数散户对股市的理解。他们误以为成功是可以预测的,而且误以为自己就是可以预测的那个人。

 

 

风险的真相

 

在某种意义上,市场是相对理性、相对可以预测的——但始终不是绝对。在股市中,庄家与散户最大的区别正在于此。

 

  • 庄家知道:①自己可能犯错误;②自己不能操控市场。

  • 散户认为:①我押的就是对的;②庄家可以操控市场;③所以只要我跟住庄家,我押的就是对的。

 

而结果就是,庄家把鸡蛋分到多个篮子里的时候,散户押对了一个篮子——这显然是没有卵用的,尤其当这个篮子错了的时候。

 

那么散户为什么不能像庄家一样把鸡蛋分到多个篮子里?每一个自己炒过股的人都能回答这个问题——首先,篮子越多,操作风险越高(来不及知情、买入、卖出);其次,本来就没钱,要是还分散的话,每个篮子都看不到一夜暴富的希望了。

 

而风险投资完全是一回事儿。为什么风险这么高还要多投?因为风险越高越要多投。我投一百家公司,有九十五家公司完蛋,剩下五个公司每个都有三四十倍收益,赚了,赚得飞起。

 

只有正确认识到风险,才可能利用风险并获得收益。高风险伴随的不是高收益,而是把多数人拒之门外的高门槛——散户没什么机会参与风险投资,投进去也没的可赚,原因一是操作风险,二是没那么多钱。而当这个高门槛使得风投成为少数人的游戏时,他们完全没必要生吃这么高的风险,而是利用广撒网多铺场的方式(类似于对冲),将风险降低到比较安全的程度。

 

风险低了,收益率自然也低——然而每年 10%~20% 足够多数资方吃饱了。只有穷人才盲目追求惊天的收益率,有钱人的风险意识都很强。这个道理可以用来回答中国为什么那么多散户炒股,除了穷还有其他原因吗?在一个充斥着人工智能和高频交易的、相对成熟的二级市场——比如美国——散户的命途是比较多舛的。也幸好美国人不傻,没什么人自己当散户,基本都交给基金 了。

 

多数散户口称掌握基本分析技术,却无法正视市场有可能压根儿不可知的特性(啥,你说市场是完全可知的?明年的也是最后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归你了),结果自诩理性却完全沦落为赌徒心态。投资人眼里的概率问题,在散户眼里简化成了非涨即跌,这不是赌博是什么呢?

 

你说赌博是完全不可预测的,我只能说你没去过赌场——在专业的荷官面前,每个赌徒都觉得自己已经看穿了荷官的手法,下一押准赢。纸牌游戏水深得不可限量,就算大转盘之类看上去很简单的赌局,也能把你耍得团团转。

 

话说回来,为什么 10% 就够吃饱了?一个小天使配置 1000 万资产,一年 10% 就是 100 万;一家大 VC 砸 100 亿铺场,10% 就是 10 亿。相比之下,大学生炒股,俩星期翻三倍,怒赚 4000 块钱。高下立判。

 

那么多一年百倍、两年财务自由、三年呼风唤雨的传奇股神故事在民间流传,也没见几个散户能因此走向人生巅峰的。反倒是不拼命不冒险,稳稳地制定投资计划,稳稳地做好风险对冲,稳稳地拿着不高不低收益的投资人们,又有钱,又有假期,不用九点半上岗十五点离场地熬白了头。

 

这就是风险的真相。

 

(往后两节是软文,对创业不感兴趣的同学可以不用看了)

 

 

创投时代

 

天使投资近来如此火热,主要是因为天使投资市场起步较晚,大势上仍处于明显的上升期。反正铺场就能赚,手里钱多,何乐不为?尤其对于中国的投资人来说,天使投资市场活力蓬勃有几个非常显著的原因:

 

1、移动大潮势不可挡

 

也就是我们常说的“移动互联网”时代。智能手机性能的飞速上升、性价比的逐步提高,以及网速变快、流量降价等诸多因素,造就了移动互联网创业的最佳环境,移动视频、移动商城以及各类 O2O 服务从不可能变为可能、从体验差变为体验好、从昂贵变为便宜,抓住这波机遇的公司势必改写市场,势必成长为伟大的公司,而其投资人的高收益自然也不在话 下。

 

2、国家鼓励政策支持

 

这个也不用多讲了,“草根创业”、“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互联网+”等概念,在一年以来都是李克强总理提了又提,相关的政策支持,无论是工商系统的简化,还是针对初创企业的税费减免,也早都落了地,李克强总理访问中关村创业街更是相当明确的信号。

 

3、基础设施逐渐完备

 

这指的是创业和投资环境。和四五年前相比,现在我们有很多的科技媒体、创投媒体来丰富创业者和投资人的知识;有国内投资人建立的 大量私募基金,他们多数专注于早期投资;有天使汇、创投圈等股权众筹平台,而京东和阿里的加入势必会让融资环境更友善;还有这两年将目光放到了早期投资上的各大 VC 们。

 

这一势头大概从 2014 年开始,而 2014 年新产生的“独角兽”多达 38 家,比 2013 年多了一倍不止。

 

与其一味追逐市盈率 20 倍的 A 股投机游戏,手握大把钞票的投资者们可以适时回身支持一下能够确实拉动就业、带动经济增长的早期创投。每一分对创新的投资都可能造就未来一家了不得的大企业,更可能为投资者带来百千倍的回报。

 

至于中国的实体经济本身,在制造业、房地产双惨淡的情况下,将目光瞄准创新创业不仅是无奈之举,更是要为“新常态”做一个好的开头。创业不仅是三产, 事实上李总理反复强调的“互联网+”更多是针对第二产业的改造,而不仅是互联网的互联网。那些对第三产业一向持鄙薄态度的老牌富豪们,应该比其他人更了解所 谓“转型”、“升级”的意义。

 

 

逆势而行

 

没错,与其说天使投资不太受到股市波动的影响,不如说许多早期企业可能从股市大跌、金融危机,甚至经济严冬中受益。

 

这一乍听十分惊人的结论,在创投市场早已是人所共知的常识。事实上,在入选福布斯 2014 年美国潜力企业榜的 100 家公司中,大约有三分之一的公司是在全球金融危机的阴霾下诞生并成长起来的。

 

这是为什么?我们该如何理解这一结论?

 

实际上也很简单,原因主要有三:

 

首先,金融危机导致资金匮乏

 

在流传甚广的几条关于恐龙灭绝原因的猜测中,不管是陨石撞击、火山喷发还是冰河时代,最初遭殃的都是绿色植物,而植物大量枯萎后,饭量越大的家伙越容易饿死。严酷的经济对企业的考验也是一样的,巨无霸企业需要痛苦地缩减支出,而小企业面对的麻烦则相对小得多——于是,如你所见,娇小的哺乳动物活到了今天,而不是恐龙。

 

其次,金融危机改变市场

 

从 2007、2008 金融危机中走过的人们,不会忘记两样事物在美国的逆势崛起——电子游戏和平价餐饮。当人们大量失业,荷包不再饱满,不能去上班而又无力参加高消费社交活动的时候,买上几盘游戏在家里度过一两个月的时光无疑是明智的选择。同样的,比起上班时为了应酬常去的高档餐厅,失业的人们还是更喜欢廉价又美味的食物。市场因为一场波动而改变,谁能抓住这个机会,谁就胜出。

 

再次,金融危机挤出价格中的水分

 

这个价格包括两部分,一是材料和人工的成本,它们的降价使得初创企业的资金周转更为轻松。二则是处境艰难、难以为继的其他公司,他们为求生存——或者只是为了发出欠了半年的工资——常常会自降估值把自己卖掉,这就让更廉价的并购成为可能。在金融危机及危机过后的一两年,那些最快崛起的野心家们,总能一而再再而三地并购竞争对手,这不仅减少了对手的数量,更使他们的体量飞速发展,令大企业刮目相看。

 

如此看来,持续了近两年的制造业严冬不见得是个坏事儿,正是这个环境给了互联网企业和各家创新创业公司最大的机遇与挑战。金融遭遇互联网金融的倒逼,家电遭遇智能电器的倒逼,传统服务遭遇 O2O 的倒逼,所有企业的竞争意识都被最充分地调动起来。对于那些一门心思打算改变市场格局、颠覆现有模式的创业者来说,“新常态”来得越猛烈,他们一蹴而就成为独角兽的可能性就越高。

 

可以断言的是,一定会有不止一家创业企业在这两年的迷茫与激斗中脱颖而出,届时他们将成长为如 98 级的阿里、携程、搜房,05 级的 58 同城、汽车之家、去哪儿等一样伟大的企业。

 

前几年房市暴涨的时候,人们哀叹中国的钱全进了房市;这两年股市暴涨,有识之士也在高呼股市的繁荣对实体经济的贡献极其有限;而一直稳步上升的创业市场,提供了一个把钱投入到实体经济中的大好机会,那些无处安放的投资,是不是也该找到下一片栖息地了?

分享给身边的朋友
资讯推荐
又一个医改模式或将全国推行!

又一个医改模式或将全国推行!

审查太严 第二波药店上市潮退了?

审查太严 第二波药店上市潮退了?

2018年,人工智能将如何通过医疗保健影响人类的生活?

2018年,人工智能将如何通过医疗保健影响人类的生活?

医疗器械注册核查为何通过难?建好质量管理体系才能闯过上市最后一道关

医疗器械注册核查为何通过难?建好质量管理体系才能闯过上市最后一道关

健康医疗大数据中心第二批国家试点启动

健康医疗大数据中心第二批国家试点启动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