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三甲医院取消门诊,我们去哪儿看病?

必须以民众的角度亲自体验,解决了民众的所有后顾之忧,能够用明媚而真实的事实解除民众的各种不放心,无论我们去二级医院还是三级医院都能得到一流的医疗技术和服务体验,没有谁会舍近求远。

      上海正在规划将二级医院改造为护理院解决老龄人口护理难题,三甲医院取消门诊,只接收疑难杂症以及住院。

 
       国家建立分级诊疗制度的思路很明确,但务必循序渐进,合理规划和设计,更应加大医师教育培训的力度和投入,提升基层医师经验和待遇,合理调配医生资源,鼓励大医院骨干医生去基层医院挑起大梁,或以医联体管理输出方式带动低端医院整体提升。否则,以各种强制手段,无论是用报销比例还是直接取消门诊,直接的后果真的会酿成很多人间悲剧。
 

未来三甲医院取消门诊,我们去哪儿看病?
 
       社区医院,为何尴尬?
 
       三甲医院最有价值含量的是拥有大量有经验的医师资源和先进的诊疗技术和设备,在一些严重疾病的及早准确发现、急症紧急救治、重症挽救和康复方面远远胜过二级医院。基层医院医护人员虽然热情质朴,但经验十足有限。以疾病确诊为例,亲友的老人患病,在北京最好的社区医院拍片检查都很正常,都以为只是普通小感冒。为了放心还是约了三甲医院的呼吸科主任,结果发现感冒引起老人心衰,需要紧急住院治疗。如果不是主任细心负责,医术全面,不仅精通本领域本科室,对其他领域也多为了解,晚发现或者误诊漏诊,后果不堪设想。
 
       社区医院不是人们主观排斥,而是功能实在有些太局限,同样在北京最好的社区医院,傍晚因手部划伤就近去包扎,结果夜间只有内科,不设外科急诊,上药包扎都无法做到。只能要么驱车去市中心的大医院,要么想办法自行购白云南药和绷带自给自足自我医疗解决。一个手部外伤如此让人忧心,那些更严重的急性病症和不明病症、复杂病症,在医疗技术和经验如此令人不放心的基层医院能否得到准确而及时的诊断和救治?那些需要和死神赛跑、用精湛医术、果敢的身手将急救病人从鬼门关挽救回来的分秒必争的生死时刻又怎么办?就连想就近去开药的慢病老人,近8成反馈社区医院找不到平时用的药,只能继续倒回大医院或药店。
 
       如何能缓解看病难题?
 
       越是北上广这些大城市大医院资源越丰沛,慕名前往的外地患者也更为集中。之所以大家扎堆在大医院,还是出于对当地医疗资源和基层医院医疗经验和资源不够放心。相关部门统计,2014年全国医疗卫生机构总诊疗量达76亿人次,比上年增加3亿人次。按全国人口数量,人均看病近6次。其中对住院是按住院次数记为一次还是按住院日加和统计为多次未知,但总之都是一个天文数字。按前一种统计方式,如果按全国人口中每年近半数的人去医院看过病的概率,那么看病者人均每年要跑10趟医院。按后一种统计方式,则意味着全国有近1亿人每年住院7-10天。其中很多时候由于不够放心,患者会去多家医院进行复核和确认,求个心安。极端的情况,由于一些体检中心不够规范,一人查出不可思议的家族遗传问题,连带着全家去大医院集体复查,前前后后跑了几十趟。如果每一家医院都能做到规范有序、医疗水平一流,医德让人放心满意,至少可以将这方面的重复就诊减少20%-30%以上。
 
       同样也需看到,国家对县级医院加大投入力度,在建高楼、投设备的同时,医师教育和培训以及有效补充和配置有经验医师的规划必须提上日程,才能真正步入良性循环。否则国家投了钱,基层医院空着,人才留不住也招不来,新毕业的学生缺乏有经验的师傅领路,只能靠给病人看病积累经验自学成才。如果真的有什么危急病症,医生束手无策,病人命垂一线。有什么比患者健康和生命更为宝贵?拿什么来对患者负责?答案只有经验和责任心,医术加医德。
 
       健康教育普及长期缺位
 
       确实,在人头涌动的大医院里,有些患者就是普通的小感冒、小头痛,如果他们有自我药疗的概念和经验,没有必要花钱排队,在医院人挤人地来感受这种并不愉悦的体验。问题是,如何来教会大众掌握一般性疾病的防治方法和保健常识,科学饮食,科学锻炼,科学作息,放松身心,保持健康的生活习惯和卫生习惯。这些科学健康常识的普及可以有效降低疾病发病率,更可从根本上缓解人群的看病难。很多病症是由不科学的生活习惯引发的,从源头开展健康促进教育,堵住了疾病的入口,医院里排队的人群将就此下降20%以上,更能大幅度节省医保开支。
 
       因为姚贝娜,器官移植被大家所认知、理解和积极效仿。明星代言各种保健产品的很多,但人们对于保健常识却只能通过各种养生节目和铺天盖地真伪难辨的保健常识宣传进行获取,里面不乏很多纯粹为推广企业产品而进行的伪科学常识宣传,为何不能象艾滋病宣传、献血宣传一样,注重大众健康教育普及和宣传? 国家在疾控和健康教育方面投入一,未来在疾病治疗费用方面将节约百、千、万。这些比将医疗费和药费加加减减,摁起葫芦又起瓢对于国民健康和国家医保增收节支更有实质性意义。只有科学系统地建立起各项完善体系,而非注重短期行为,运用各种不尽科学和合理的强制手段,以专业化和管理为核心,以国家和民众为本,才能实质回归。
 
       管理建设OR 自由执业?
 
       越来越多的中青年骨干医生倒在了岗位上,鼓励医生用个人时间多点执业,开展互联网问诊,其实忽略了医生们最需要的是休息时间和陪伴家人的时间,不能让他们象机器人和陀螺一样24小时旋转不已。同样忽略了人才的流动、使用和培养,用管理输出、人才选拨的方式让更多的骨干医生去基层有更多的机会独挡一面,培养更多的基层医师力量,而不仅仅是靠一个人拯救一个世界,累倒了医生,也无济于事。
 
       上海社区医院建设在全国数一数二,但依然有大量的全科医生缺口待补充。高龄老人家里全部安装了呼叫系统,随叫随到。家庭医生模式也备注关注和推崇。但是否急于关闭三甲医院的门急诊,还需三思。假如外滩事件发生时,急诊全部关闭,救治如何展开?
 
       未来民众去哪儿看病,专家必须以民众的角度亲自体验,解决了民众的所有后顾之忧,能够用明媚而真实的事实解除民众的各种不放心,无论我们去二级医院还是三级医院都能得到一流的医疗技术和服务体验,没有谁会舍近求远,在乎这是瑞金还是普陀区医院。在此之前,还需好好练好内功。
分享给身边的朋友
资讯推荐
又一个医改模式或将全国推行!

又一个医改模式或将全国推行!

审查太严 第二波药店上市潮退了?

审查太严 第二波药店上市潮退了?

2018年,人工智能将如何通过医疗保健影响人类的生活?

2018年,人工智能将如何通过医疗保健影响人类的生活?

医疗器械注册核查为何通过难?建好质量管理体系才能闯过上市最后一道关

医疗器械注册核查为何通过难?建好质量管理体系才能闯过上市最后一道关

健康医疗大数据中心第二批国家试点启动

健康医疗大数据中心第二批国家试点启动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