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点 ‖ 移动医疗创业者给自己挖了哪些“坑”?

随着“互联网 ”战略的深入,医疗行业与互联网的结合日渐紧密,在资本的追捧下,诞生了一批像春雨医生、好大夫一类的移动医疗企业,不仅提高了医疗效率,还改善了求医体验,方便了患者。

 

       看病难”是民生领域的一大顽疾。随着“互联网 ”战略的深入,医疗行业与互联网的结合日渐紧密,在资本的追捧下,诞生了一批像春雨医生、好大夫一类的移动医疗企业,不仅提高了医疗效率,还改善了求医体验,方便了患者。

 

 眼下,正是移动医疗市场突飞猛进的阶段。伴随着医改的深度推进以及各路资金纷纷杀入互联网 医疗领域,移动医疗可谓千帆竞渡。市场数据显示,2014年中国移动医疗市场规模已达30亿美元,同比增长52%,预计到2017年将突破200亿美元。

 

 对于爆发式发展中的移动医疗,外界依然疑虑重重:未来的医疗会怎样?移动医疗又存在哪些短板?对于这些思考,6月27日的中国创客大会移动医疗专场,各位发言嘉宾对此进行了隔空回应。

  

 对于移动医疗,究竟选择什么样的入口切入?康康血压董事长曾明发援引自己的从业经验指出,饮食、运动等,监测这些数据完全属于个人的事情,不是某一个机构。所以,康康血压从一开始定的就是2C。他说,“有两大因素也助推了这样的选择,首先因为血压是中国第一大慢病,大概3亿多的用户市场。第二,对用户的教育成本相对而言比较低。我觉得测血压是不需要再教育的,不是很麻烦,因为现在基本上成年人都知道测血压,我们只是将血压计这一传统衡器嫁接到了移动互联网,采用这种软硬结合的方式管理人体血压数据”。

  

 他同时指出,康康血压的梦想不是去卖血压计,而是把硬件当成一个能够触及到人本身的一个工具,将个体的血压数据通过长期跟踪积累,最终发挥出大数据的反哺价值。

  

 事实上,不停留于硬件本身、以硬件端抢占入口来采集人体数据,也成为目前很多创业公司纷纷不断上演的举动。而细分领域或将成为未来移动医疗市场上的黑马,也是移动医疗创业团队最可能实现突破的方向。来自糖护士的CEO李承志也认为,要将硬件当一个入口,把这个耗材当成中间联络的一个纽带,增加用户粘性,最终把患者牢牢地抓在你的手上。

  

 当然,对于外界对移动医疗创业者承担的“颠覆者”、“搅局者”角色,与会嘉宾均表示出理性的看法。有嘉宾提出,移动医疗目前还只是在“颠着”状态,有些短板问题亟待解决。

  

 不可否认的是,目前移动医疗发展面临一大掣肘便是——医生端。好大夫在线创始人王航认为,因为现在整个中国的医疗体系是一个最大的短板,如果能够帮助医生突破一些现在的限制,能够激发他们为用户服务的热情,对整个行业才有好处。

  

 对此来自医生端的相对缺失,杏树林CEO张遇升认为,中国1955年以前的医生,本来都是自由执业者。现在的医生则因为西方医学的发展,他在某种程度上需要协作,因为一个人很难解决病患所有的问题,才开始需要医院能提供协作、提供一些个人不能提供的东西。

  

 “不过好在互联网在某种程度上也能够替代这种协作,让医生自主形成一种协作的关系”,张遇升表示。

  

 另外,他在介绍中美移动医疗的区别时指出,在美国,为患者、医生和医院三方服务的企业是三分天下。中国移动医疗的主要瓶颈是患者很难获得高质量的医疗服务,所以试图通过互联网打通这个“途径”的公司不少。

  

 益体康创始人周钷则点明了移动医疗的另一个坑,移动医疗收费是很大的问题,先解决此点,移动医疗真正发展的春天才会到来。的确,带有“开放”、“分享”本质的互联网,让中国的移动医疗成投资热点,但盈利模式的困境一直未能摆脱。像美国移动医疗的支付方,还有非常重要的两股力量:保险公司、雇主。此类机构付费解决了支付问题,而中国还在路上。

  

 “移动医疗的美好愿景长路漫漫,颠覆是个重新洗牌的慢动作。而现阶段用‘引爆’的定义才更贴切。”曾明发认为,物联化、平台化、数据化都是移动医疗未来要努力实现的三大方向。

  

 关于医疗,每一步改革都阻力重重。移动医疗也可谓创业维艰,每个移动医疗创业者往往都身心俱疲。作为一个新兴行业,移动医疗的发展是一个步履维艰的过程,但总需要有这么一批开拓者,总是要有人丢些骸骨在这条路上,后来者才能走的更远。

分享给身边的朋友
资讯推荐
又一个医改模式或将全国推行!

又一个医改模式或将全国推行!

审查太严 第二波药店上市潮退了?

审查太严 第二波药店上市潮退了?

2018年,人工智能将如何通过医疗保健影响人类的生活?

2018年,人工智能将如何通过医疗保健影响人类的生活?

医疗器械注册核查为何通过难?建好质量管理体系才能闯过上市最后一道关

医疗器械注册核查为何通过难?建好质量管理体系才能闯过上市最后一道关

健康医疗大数据中心第二批国家试点启动

健康医疗大数据中心第二批国家试点启动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