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妇女儿童医疗中心:儿科医生缺口大 有科室七年招不到人

把整个医疗行业的价值比作一件西服,目前儿科的价值只能相当于西服的扣子。儿科价值很大,但目前的薪酬体系影响了医生的积极性。

       广州妇女儿童医疗中心副院长龚四堂表示,如果把整个医疗行业的价值比作一件西服的话,目前儿科的价值只能相当于西服的扣子。“但要是没有扣子能称为西服吗?儿科价值很大,但目前的薪酬体系影响了医生的积极性。”

 
       孩子生病,心急如焚,但匆匆赶往医院,面对的却往往是“排队数小时,看病几分钟”的尴尬。
 
       尴尬乃至恼火的背后,是医院儿科“患多医少”的窘境和儿科大夫超负荷工作的无奈。面对这一窘境,家长担心的是,如此火急火燎的接诊时间是否会影响病情的诊断;业界忧心的是,在儿科医生“两高一低”职业特点未能得到改变的前提下,若干年后去哪里能找到数量足够的合格儿科医生?
 

广州妇女儿童医疗中心:儿科医生缺口大 有科室七年招不到人
 
       难:一小时接诊31人 有科室七年找不到人
 
       “六一”儿童节刚过不久,全国最大的儿童医院之一——广州妇女儿童医疗中心就迎来门诊历史最高峰。

       据医院内科部副主任徐翼介绍,近两个月来,医院单日门诊量屡屡突破1.4万人次,6月以来更是创下15743人次的单日最高纪录。
 
       “面对这种情况,医院只能采取减少医生休息时间、抽调住院部医生等办法应对,现在儿科医生加班、拖班非常普遍,每名医生都是在超负荷工作。”徐翼说。
 
       该医院副院长龚四堂说,5月份,以该医院儿科门诊接诊量最高的医生为例,平均一天要接诊186人次,一小时接诊31人,平均每人接诊时间仅为两分钟。
 
       同样在广州,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儿科教授、主任医师宋元宗说,本月早些时候,科室内有一名急诊医生在同事临时调班而找不到人替班的情况下,只能连续工作24小时,总共看了305名病人。
 
       一方面是在职儿科医生不堪重负,另一方面医院正在经历“招聘危机”。上海市儿童医院人力资源部主任高春辉表示,近四年来,其门诊量从以前的96万增长到去年的173万,增长了近一倍。而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医院儿科医生却增长乏力,有些年份是个位数增长。
 
       深圳市儿童医院社工部主任钟伟梅表示,医院一直“求贤若渴”,但发布招聘信息后,应聘者却寥寥无几。一个极端的例子是,该院儿科重症监护室曾遭遇七年招不到人、两年无人投简历的尴尬处境。
 
       问:需求缺口怎么如此之大
 
       儿科医生短缺的现象其实并非“新闻”。
 
       根据《中国卫生年鉴》统计,在2012年全国分科执业医师构成中,儿科执业医师仅占医师执业类别的4.3%。
 
       此外,中国医科大学盛京儿童医院许巍等发表的研究文章显示,2012年中国平均每千个儿童只有0.43位儿科医师为他们治疗,而美国平均每千名儿童则拥有1.46位儿科医师。若以此标准衡量,中国儿科医师的短缺数至少达到20万。
 
       业内人士表示,儿科医生职业的“短缺”存在一些重要原因。
 
       ——人员短缺导致恶性循环。由于常年处于短缺状态,医生加班加点是常事,造成健康透支。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儿科副主任宋元宗表示,近几年来该院儿科自然减员的五名副高以上职称儿科医生中,三人是由于恶性肿瘤,一人猝死,一人出现严重腰椎疼痛。
 
       “包括我们自己培养的学生也不愿留下来,宁愿选择一些压力没那么大的科室,儿科由此陷入了短缺—工作强度大—招聘难离职多—更短缺的恶性循环。”宋元宗说。
 
       ——“哑科”压力风险高。龚四堂说,儿科是“哑科”,医生很难与孩子交流,风险就更大一些,儿科发生医疗纠纷的几率比其他科室高出许多,仅在上月医院就发生了三起伤医事件。
 
       “我们有一名工作二十年的急诊护士因为维护正常就医秩序,而被一名孩子家长打了耳光,情绪非常低落,这种事件影响的是所有医务人员的情绪。”龚四堂说。
 
       ——收入普遍低于成人综合医院。高春辉表示,按照药品加成的补偿机制,儿童的用药量一般只是成人的1/4,也意味着同样看一个病人,儿童专科医院从收取的费用中所能获得的补偿要比看成人少3/4,不少儿童专科医院职工的收入低于成人综合医院。
 
       宋元宗表示,由于儿科对医院创收的贡献较小,儿科医生地位自然就低,以至于业内有“金眼科银外科,一钱不值小儿科”的说法。
 
       上述三大主要因素,导致儿科医生招不到,留不住。中华医学会儿科分会的数据显示,平均每年每家医院都有2名儿科医师离开岗位。2012-2014年广州市妇女儿童医疗中心医务人员离职人数分别为50、67、52人,而儿科医生的离职率比其他科室高出了许多。
 
       盼:儿科价值不再成为“西服的扣子”
 
       相关专家表示,要从根本上扭转儿科医生短缺的不利局面,首先需要从提高医务人员的待遇入手,让其收入真正体现劳动价值。
 
       龚四堂表示,如果把整个医疗行业的价值比作一件西服的话,目前儿科的价值只能相当于西服的扣子。“但要是没有扣子能称为西服吗?儿科价值很大,但目前的薪酬体系影响了医生的积极性。”他表示,希望政府相关部门加强对儿科的政策倾斜和扶持力度,比如,可以在收费机制上进行适当调整,提升医务人员积极性。
 
       其次,有专家建议应尽快恢复本科儿科专业的招生。资料显示,1999年教育部对《普通高等学校本科专业目录》进行了调整,取消了儿科学专业。受访专家表示,这虽然有利于拓宽一些医学专业的就业面,但事实上切断了儿科医师的稳定来源,导致近些年来儿科医生培养步伐缓慢。
 
       高春辉等建议,应该让有条件的院校尽快恢复本科儿科专业招生,并建立一定的培养激励机制,比如可以借鉴师范院校模式,对儿科专业学生给予一定学费减免,对参加儿科住院医师规范化培养的医学生给予特殊补贴等,引导人才向儿科专业流动。
 
       同时,应下大力气加强基层儿科建设。北京儿童医院院长倪鑫表示,目前我国儿科资源分布不均,80%儿科医生在大城市,但我国70%—80%的孩子在城乡,这导致我国儿科服务能力不足。业内人士认为,应建立社区儿科医师队伍,完善三级转诊体系。在这一制度下,社区医生看完后向上级医院转诊,专科儿童医院承接门诊预约,这就可以缓解儿童只能“扎堆”到大城市大医院看病的现状。
 
       “包括我们自己培养的学生也不愿留下来,宁愿选择一些压力没那么大的科室,儿科由此陷入了短缺——工作强度大——招聘难离职多——更短缺的恶性循环。”宋元宗说。
 
       ——“哑科”压力风险高。龚四堂说,儿科是“哑科”,医生很难与孩子交流,风险就更大一些,儿科发生医疗纠纷的几率比其他科室高出许多,仅在上月医院就发生了三起伤医事件。
 
       “我们有一名工作二十年的急诊护士因为维护正常就医秩序,而被一名孩子家长打了耳光,情绪非常低落,这种事件影响的是所有医务人员的情绪。”龚四堂说。
 
       ——收入普遍低于成人综合医院。高春辉表示,按照药品加成的补偿机制,儿童的用药量一般只是成人的1/4,也意味着同样看一个病人,儿童专科医院从收取的费用中所能获得的补偿要比看成人少3/4,不少儿童专科医院职工的收入低于成人综合医院。
 
       宋元宗表示,由于儿科对医院创收的贡献较小,儿科医生地位自然就低,以至于业内有“金眼科银外科,一钱不值小儿科”的说法。
分享给身边的朋友
资讯推荐
“阳光采购+两票制” 耗材供应链透明化刻不容缓

“阳光采购+两票制” 耗材供应链透明化刻不容缓

取消耗材加成,大批骨科医生或将走向市场

取消耗材加成,大批骨科医生或将走向市场

“F2C”模式打通医械销售“最后一公里”

“F2C”模式打通医械销售“最后一公里”

山东省医疗器械专项整治13家企业被责令停产

山东省医疗器械专项整治13家企业被责令停产

陕西:二类疫苗集中采购

陕西:二类疫苗集中采购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