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医疗投资:在清晰的道路上,在模糊的风口前

目前没有一家移动医疗企业真正盈利,这一切都还只是在想象之中。

       人们总是在短期内高估科技发展的趋势,但却又在长期内低估它的趋势。所以,我们应该对互联网医疗抱有信心。"这是寻医问药网战略发展事业部总经理姜天骄在6月26日由清华x-lab健康医疗创新中心主办的NewMed"新医疗"论坛上的演讲结束语。作为曾经研究互联网行业的证券分析师,姜天骄围绕着"创新*互联网*资本"的论坛主题,从实业角度分析了当前互联网医疗投资的现状和趋势。


互联网医疗投资:在清晰的道路上,在模糊的风口前
 
       移动互联技术在重组医疗资源
 
       随着我国人口老龄化趋势日益显著,到2020年50岁以上的人口将占30%以上,而老龄化这一特点也成为了目前唯一能够确定的我国人口特征。从另一角度来看,50岁以上人群的发病率要远远高于中青年的4~5倍之多。老龄化与发病率"节节攀升"的现状使得医疗需求愈发强烈。
 
       然而与强烈的需求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有限的医疗供给。目前,国内共有263万职业医师,但真正能看病的医师可能不到40万,还有大量的社区医生根本不具备一些职业能力。从医学教育输送的角度,每年我国有60万的医学毕业生,真正从医的不到六分之一,即每年增量不到10万人,而这10万人中能真正在三甲医院做延续医疗服务的可能要再减十分之一,也就是每年增量不到1万人。
 
       姜天骄认为,是这样的供需矛盾,使得政策和市场必须要找到一种解决办法来提升部分供给资源的使用效率。"医疗供给是有限的,但医疗并不能进口,只能通过自身调节来优化资源配置。"而移动互联技术恰恰是当今解决资源配置问题的有效手段。"提高医疗资源运行效率的首要方式是市场化。不论是国家多点执业的放开,还是处方药政策的预期,都是政府在用市场化手段去提高医疗资源的供给效率。"但同时姜天骄也指出,这种政策红利只是阶段性的,只能起到调节作用。而能够带来持续性资源有效运作的只有技术手段。移动互联技术对医疗资源合理配置所起的作用就此成形。
 
       移动互联技术的确在重组医疗资源方面起着重要的作用。那些"移动医疗无用论"的一边倒说法并不确切。投资互联网移动医疗,不敢说弯道超车,但至少是在一条清晰的道路上前行。
 
       美女VS丑女 低频VS高频
 
       虽然找到了清晰的道路,但互联网医疗投资依然是雾中风景。姜天骄罗列了目前互联网医疗的表现形式、流量入口以及变现工具。互联网医疗的表现形式分为智能可穿戴设备、智能硬件、医生工具、挂号支付;流量入口分为患者端、医生端和医院端;变现工具则有广告、电商、游戏、保险以及服务,其中游戏在医疗领域所起的作用目前来看还非常小。姜天骄认为,这看似清晰的盈利模式,其实只是一个错觉。目前没有一家移动医疗企业真正盈利,这一切都还只是在想象之中。
 
       目前普遍观点认为,互联网医疗投资的未来在于重度垂直,即在某一细分领域不断深挖,开展一条龙服务。由此,慢病成为了资本青睐的领域。然而在姜天骄看来,这些慢性病病种也许只是第一眼美女。姜天骄以糖尿病管理举例说明。"糖尿病管理在慢病领域中看似拥有很多完美的特征,值得投资人进入。"首先我国拥有1.14亿糖尿病患者,市场空间足够大。其次,糖尿病是必须要治但却永远治不好的。那么针对糖尿病的花费将是长期持续性的。这些特征使得大量的深耕糖尿病重度垂直的创业公司开始出现,但是效果却不尽如人意。
 
       与第一眼美女相对应的是行业中有一些"第一眼丑女"。姜天骄以鼾症举例。"睡觉打呼噜这件事情开始很多人都不看好。一是没有人把它当成病,那么不是病就不是刚需。二是全国有多少人打呼噜这件事情调查不出来,市场多大不清楚。三是这种病不牵扯过多用药的问题,消费金额不会很大。"但橙意家人A轮就获得了弘晖资本500万美元的投资。这看上去并无太大商业价值的项目,其实深挖下去会发现,鼾症会导致很多诸如心血管病等相关慢病、司机开车交通事故等与生活息息相关领域。而这些领域正是这"第一眼丑女"的巨大潜在市场。
 
       同时,姜天骄就互联网拥有使用高频的特性,而医疗则相对低频的问题,阐述了自己的看法。"人们希望找到医疗低频领域里的高频部分与互联网联姻,但有时却适得其反。"姜天骄以血透举例。一位患者每年花在血透上面的费用大概是7~10万,这个消费力度是非常诱人的。而且患者基本上两三天就要去做一次血透。这种既是高频消费又是刚性消费且黏性非常强的病种,看似完美符合了互联网筛选产品的原则,但依然没有成功。"原因就是太高频了。一位两天就要去医院看一次医生的患者,根本就不存在医患之间沟通信息不对称的问题,患者有什么问题直接去问医生就可以了。这当中并没有互联网工具能够生存的空间"。
 
       虽然身处移动医疗投资的浪潮中,但姜天骄对于移动医疗投资现状依然保持着冷静克制的态度,包括炒得火热、戴得炫酷的可穿戴设备。姜天骄认为,如果可穿戴设备只是停留在检测层面,无法提供后续服务,依然是"然并卵"的产品。就连医疗大数据这个人人都会提及的互联网医疗产物,姜天骄也在用美国经验在进行质疑。"在美国,上个世纪60年代就有想用人工智能取代医生诊断的思潮。而现在美国已经基本放弃这一想法。中国能不能超越,只能拭目以待。"
 
       虽然互联网医疗投资有诸多不确定性,但仍然不妨碍各方热钱蜂拥而至,在以移动互联撬动传统医疗资源的拥堵道路上,如何拨云见日找到合适的风口,仍有很长的路要走。
分享给身边的朋友
资讯推荐
科技部“点名”辅助生殖技术

科技部“点名”辅助生殖技术

打通商保后,医生集团能从高端医疗变成大众医疗吗?

打通商保后,医生集团能从高端医疗变成大众医疗吗?

趋势!北京15家医疗机构转型康复医院

趋势!北京15家医疗机构转型康复医院

CFDA调整药物临床试验审评:受理60日内未收到否定或质疑意见,申请人可开展试验

CFDA调整药物临床试验审评:受理60日内未收到否定或质疑意见,申请人可开展试验

年薪30万起!深圳罗湖全科医生模式亮了

年薪30万起!深圳罗湖全科医生模式亮了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