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上医疗App已多如牛毛,如何让线下基层医生加盟移动医疗?

 移动医疗绝不只是资本和互联网唱独角戏的舞台,缺少基层医生的移动医疗构想终究是不完整的。在此希望更多的企业把目光放到基层医生的身上,他们应当成为医疗移动化的直接受益者。

      和其他移动互联网行业相比,移动医疗的百亿市场似乎有点微不足道,也正因如此,移动医疗并未成为高谈阔论的焦点。但从医药企业到医药类APP乃至可穿戴设备,纷纷郑重地打出了移动医疗的旗帜,就连BAT也一马当先开始着手布局。


线上医疗App已多如牛毛,如何让线下基层医生加盟移动医疗?
 
  从TalkingData最近发布的《2015年移动医疗行业数据报告》来看,我国的移动医疗用户规模在0.9亿左右,而全年医疗机构总就诊人次却达到了70亿。移动医疗是一个趋势,而要破除移动医疗的发展壁垒,除了在用户层面的推广和政策改革的希冀,许多移动医疗行业从业者只能慢慢摸索出,基层医疗可能终将成为移动医疗的主战场。
 
  为此,笔者接触了在网上小有名气的医疗行业“自由从业者”马震和宁波大学附属医院皮肤科的李医生,在他们看来移动医疗APP解决了哪些痛点,对移动医疗市场来讲未来又该走向何方?
 
  首先基层医疗主要存在三个方面的问题。
 
  第一,基层医生的医疗水平薄弱。对于很多私人诊所或社区医院来讲,不少医生都毕业于大中专院校,甚至在之前只是赤脚医生。这里没有分门别类的科室,医生的专业程度也比较差,几乎所有病状都不问是非情由的为病人打点滴,如果病状没有缓轻则转送到大型医院去。
 
  第二,医生和病人之间缺少必要的沟通。我们很羡慕美国电影里的私人医生,但在中国,即使是公立医院的医生,也鲜有主动询问病人病情的例子。或许我们不应该把原因归咎在医德的问题上,简单有效的沟通工具才是重点。(对于基层的全科医生病人来说,基本都是熟客,所以必要的沟通他们还是很多的,可专业化程度远远不够,倒是在一线城市的三甲医院及其他公立医院,医生和病人之间的沟通却非常有限。或许我们不应该把原因归咎在医德的问题上,简单有效的沟通工具才是重点。。)
 
  第三,基层医生对病历的困惑。不少基层医疗机构,尤其是私立的医疗机构,都没有HIS系统,医生也缺少收藏病历的习惯。在一定程度上来说,基层医生的医术高低是基于行医经验的,而作为医生的职业本能,都想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私人临床或科研资料数据库。
 
  那么移动医疗APP能够解决这些痛点吗?马震是对杏树林的“病历夹”软件推崇备至的,他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通过这款手机APP记录了3000多份病历,无疑是一笔隐形的财富。在医生和患者的沟通上,马震之前一直通过电话和微信与病人保持联系,但现在他更倾向于让病人关注自己的微信公众号,并通过 “病历夹”的APP进行沟通管理。
 
  而如何解决基层医生的医疗水平问题,各APP开发者各显其能。丁香园开发了“用药助手”和“丁香医生”,杏树林上线了“医口袋”和“医学文献”,除此之外,春雨医生还推出了线下诊所。即便如此,这些APP仍有不少欠缺之处。
 
  可以看出,一些基础医生浅尝了移动医疗的益处,但对数量巨大的基础医生群体来讲,移动医疗的影响依然微不足道。而移动医疗APP不过是移动医疗的方向之一,医疗O2O和智能硬件被更多的投资者青睐有加。但医疗O2O能从根本上解决我国的医疗困境吗?智能硬件在医疗方面的应用仍处于概念阶段。对此笔者建议移动医疗的发展应偏向于以下几点。
 
  首先,移动医疗的核心在于医生不在于服务形式。
 

线上医疗App已多如牛毛,如何让线下基层医生加盟移动医疗?
 
 
  不少互联网公司切入移动医疗市场瞄向了“看病难”的问题,纵观BAT在移动医疗行业的投资和布局,除了腾讯对丁香园的4.3亿元投资,其他无外乎医疗O2O和智能硬件领域。,而针对医生市场的APP服务暂未得到互联网巨头的青睐。(这个结论是不是有点问题?丁香园去年刚获得了腾讯4.3亿的投资)由此造成的一个事实便是,即使是在垂直医疗市场位列三强的丁香园、杏树林和壹药网,其核心APP的市场覆盖率仅在0.04%的量级上,从一定程度上来讲,这个领域需要互联网巨头的资本和流量优势。
 
  不管医疗O2O的风口有多大,其受益者仅局限在的无外乎一二线城市的群体,只是改变的了只是医疗行业的服务形式。而对于三四线城市和乡镇居民而言,才是中国最庞大的群体,只有基层医生的医疗素质得到有效提高,才是享受移动医疗红利的可行之路。
 
  其次,移动医疗应加速医生自由执业的发展
 
  在美国,有超过23万的自由执业医生,其中,52.8%为独立行医,37.1%为2-5名的医生团队,6.3%为6-9名的医生团队,3.7%为10名或以上的医生团体。而在中国虽然关于医改的新闻接二连三,但体制下的医生实现自由执业仍困难重重。
 
  医疗的移动化发展为“行医自由”提供了一条捷径,类似于“春雨医生”和“平安健康管家”的APP被不少人所接受,“病历夹”等逐渐成为基层医生青睐的行医工具。但如何鼓励更多的优秀医生加入到服务中来,以及如何保障服务的安全性,离不开资本和技术的支持。
 
  最后,基层医生应成为移动医疗的主要入口
 
  移动医疗的推广有很多形式,但基层医生当属转化率最高的入口。对于不少人来讲,虽然对基层医生的医疗水平颇具微词,却鲜有抵制医生所开具的药方的。不管是APP软件还是药品和医疗器械,从一定程度上说基层医生连接了医疗资源和患者,将是互联网和医疗行业跨界融合的关键一环。
 
  但这一切的前提就是把更多优质的资源集中到基层医生的身上,比如为他们提供一定的培训机会和学习上升空间,提高基层医生的收入等等。杏树林已经开始和上海、宁波的大型三甲医院进行合作,并通过病历夹为基层医生提供高端专家的学术和带教服务。希望会有更多的移动医疗玩家加入进来。
 
  移动医疗绝不只是资本和互联网唱独角戏的舞台,缺少基层医生的移动医疗构想终究是不完整的。在此希望更多的企业把目光放到基层医生的身上,他们应当成为医疗移动化的直接受益者。
分享给身边的朋友
资讯推荐
又一个医改模式或将全国推行!

又一个医改模式或将全国推行!

审查太严 第二波药店上市潮退了?

审查太严 第二波药店上市潮退了?

2018年,人工智能将如何通过医疗保健影响人类的生活?

2018年,人工智能将如何通过医疗保健影响人类的生活?

医疗器械注册核查为何通过难?建好质量管理体系才能闯过上市最后一道关

医疗器械注册核查为何通过难?建好质量管理体系才能闯过上市最后一道关

健康医疗大数据中心第二批国家试点启动

健康医疗大数据中心第二批国家试点启动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