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炭总医院改制半年“静悄悄”

煤炭总医院宣布改制已经过去半年有余,院领导对改制仍然三缄其口,原计划为医院改制召开的职工代表大会也迟迟未能举行,在部分医护人员眼中,半年前宣布的改制,或许只是一个“玩笑”。

       2015年1月6日,凤凰医疗宣布与北京煤炭总医院合作建院,此举不仅被业内视为其在医疗模式布局上的全新突破,也引发了业内人士对于二者合作的诸多猜测。而今,煤炭总医院宣布改制已经过去半年有余,院领导对改制仍然三缄其口,原计划为医院改制召开的职工代表大会也迟迟未能举行,在部分医护人员眼中,半年前宣布的改制,或许只是一个“玩笑”。

 
       很显然,改制之事,似乎并没有实质性的进展。
 
       然而,在业内人士看来,煤炭总医院的改制不会就此停滞,企业性质的医院改制必然会走在公立医院改制的最前端。
 

煤炭总医院改制半年“静悄悄”
 
       一篇报道引发院长震怒
 
       5月中旬,一家媒体发表一篇题为《北京煤炭总医院拟改制》的200字短消息,内容为安康医疗将对煤炭总医院实施资产改制,并以公私合营模式与煤炭总医院及石龙医院进行合作共建。这则消息尽管当时在网络上被广泛转发,但熟悉煤炭总医院的人都知道,该院宣布改制的消息,实际上是在四个月以前。

       凤凰医疗集团有限公司于今年1月6日发布的一则公告:该公司将与中国安监总局及中信信托有限责任公司订立一份不具约束力的合作共建框架协议,同时设立合营公司--安康医疗产业投资(北京)有限公司。安康医疗合建初期,将对安监总局下属的煤炭总医院和职业安全卫生研究中心石龙医院实施资产改制,并以公私合营关系下的“重组-运营-移交”(PPP-ROT)模式与煤炭总医院及石龙医院进行合作共建。
 
       不难发现,尽管媒体发布的那则消息是一篇旧闻,但并非是虚假或凭空编造。不过,接近煤炭总医院院长王明晓的一位业内人士称,院长当时看到这则新闻时可以用“震怒”形容。随后,在健康界与王明晓的一次通话中,证实了这种说法。“这简直是瞎报道,对方必须道歉!”王明晓说。但是对于医院改制方面的追问,王明晓并未正面回应,只是始终在强调要追究那家媒体的责任。
    
       一场没有举行的全院职工投票
 
       一篇旧闻引发院长提出法律维权,从中可以看出,与半年前签约时的风光相比,如今改制一事,成了不能触碰的话题。
 
       煤炭总医院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医生告诉健康界,医院中层干部向下传达了两点意见:1、凤凰医疗、中信信托与安监总局签署改制和共建煤炭总医院的协议只是框架性协议,并不具有法律效力;2、本院改制一定会跟着中央政策走,即坚持公立医院公益性。
 
       其实,煤炭总医院原定于今年上半年就此举行一场全院职工投票,投票的结果将影响凤凰医疗对医院的改制最终是否成功。时至今日,这场投票未能如期举行,在部分医护人员站在院内打出“反对凤凰集团并购”的牌子时,就可以想到,即使举行投票活动,结果也会让改制再添变数。

       改制为何遇阻?
 
       尽管医院对改制一事讳莫如深,但煤炭总医院改制放缓早已是业内公开的秘密。北京立方社会研究院特聘专家李军考斯多年来一直专注于凤凰医疗产业布局的研究,在见证了其参与的门头沟区医院改革之后曾著书《第三路径》剖析改革。李军考斯告诉健康界,早已听说煤炭总医院改制暂缓的消息,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是,作为煤炭总医院的上级单位,国家安监总局的高层领导意见不统一,斗争十分激烈。“公立医院改制实际上是利益的再分配,大的方向是推动改革,可一旦涉及到领导层面的既得利益者,如果反对的人太多,改制只能暂时搁置。”
 
       最近十年,凤凰医疗加速了北京地区的产业布局。相继完成健宫医院、燕化医院改制,参与门头沟区医院改革后,依靠“托管+供应链”商业模式,成功在香港上市,成为国内第一只民营医院股。有别于参与之前几家医院改制的顺风顺水,此次凤凰医疗参与煤炭总医院改制为何会遭遇了前所未有的难题?对此,李军考斯表示,门头沟区医院改制成功,源于上层领导并没有太多利益牵扯。“门头沟区医院改革在前期做了大量工作,还调走了反对改革的院长。”李军考斯说,改革并不是政策对了就能走下去,改革动谁的奶酪,都不可能顺利走下去,从目前来看,煤炭总医院与凤凰医疗在年初所签订的协议只是合作框架,因此只能说改制尚未正式启动,也不牵扯成功与失败,只是前期准备不够充分。
 
       不过,也有业内人士并不完全赞同上述观点。多年来,我国一直不乏企业医院改制成功的案例。煤炭总医院改制遭遇到的阻力也是国内多家企业医院改制遇到的问题,那就是来自医护人员的反对,如何协调好医院职工的利益,是改制成败的关键。然而需要正视的是,企业性质医院职工缺乏生存危机,改革的动力并不强烈。
 
       北京鼎臣医药咨询负责人史立臣认为,企业医院股份制改造经常遭遇职工抗议,其中关键问题是国家没有具体政策。长久以来,对于社会资本托管公立医院,国家没有明确的政策法规来管理和规范。此外,在改制过程中公立医院医护人员编制问题,也没有国家层面的说法。
 
       田立伟曾任齐鲁石化医院院长,离开医院后曾任北京天健华夏医疗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在职期间参与四家公立医院改制。在田立伟看来,院方和投资方“闭门造车”是职工抵触情绪强烈的重要原因。“保障职工利益是医院改制的前提,要让职工明白改制之后能得到什么好处。”
 
       在合作模式上,按计划,凤凰医疗以股东身份进入煤炭总医院改制后,将在以往只能通过托管医院实现药品、器械销售的基础上,实现综合医疗服务业务的发展。史立臣认为,托管模式基本上只顾及企业利益,与医务人员无关,资本才是最大的赢家,并且托管模式并没有扭转患者“看病难、看病贵”的现状,因此从国家政策上不一定会大力支持。
 
       改制只是放缓,并非全面停滞
 
       尽管改制裹足不前,但在业内人士看来,煤炭总医院改制,并不会彻底叫停。
 
       “公立医院改制是大方向,企业类医院一定会走在改制的最前端,未来会有大批医院进行股份制改造,在国家层面出台政策解决人事编制问题后,之后的问题就会很好解决。”史立臣认为,在医院做过资产评估之后,管理权、人事权和经营权这三个核心权力有可能会让给社会资本。
 
       田立伟表示,公立医院改制没有放之四海而皆准的“金模式”,每家医院的地理位置、文化传统、职工需求等都不同,各医院需要从实际出发,因地制宜地制定改制方式,才能在稳妥中将改制向前推进。
分享给身边的朋友
资讯推荐
CMDE:7个器审常遇问题解答

CMDE:7个器审常遇问题解答

中医诊所大爆发,办证只用一天

中医诊所大爆发,办证只用一天

四大热词总结2017中药行业重磅政策与企业大动作

四大热词总结2017中药行业重磅政策与企业大动作

设备捆绑耗材销售,医械企业被罚!上海工商出手了

设备捆绑耗材销售,医械企业被罚!上海工商出手了

北京卫计委发布采购14台大型医疗设备 价值上亿

北京卫计委发布采购14台大型医疗设备 价值上亿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