挂号网探路团队式医疗服务

按照挂号网的规划,2015年将要发展5000个专家组。若每组专家团队带50名医生计算,仅2015年“微医集团”即可带动至少二三十万名医生上线。

       切入互联网医疗近5年,如今每个月有超过800万到1200万的病人通过挂号网获得医生的帮助。6月4日下午,在北京中日友好医院,挂号网创始人兼CEO廖杰远作了一场演讲,主题为“高科技医学发展与互联网医疗”,台下的听众是来自中国顶尖医院的专家们。

 
       2014年被各路资本竞相追逐的移动医疗公司,今年更加活跃,他们纷纷摩拳擦掌,意图在解决传统医疗痛点中觅到“下一代医疗”的风向—当天,来自中国最顶尖的20家医院的100组专家,选择在同日集中率团进入挂号网新近推出的“微医集团”。

挂号网探路团队式医疗服务
 
       带动大批医生上线
 
       按照挂号网的规划,2015年将要发展5000个专家组。若每组专家团队带50名医生计算,仅2015年“微医集团”即可带动至少二三十万名医生上线。若以每个团队至少3人负责分诊计算,全国将有1.5万名专业医护人员为公众提供类似家庭医生的分诊导诊服务,公众可以就近找到可信赖的医生。
 
       廖杰远这样解释“微医集团”这款产品的设计思路:这是基于“微医”APP的同病种跨区域在线医生协作组织,瞄准的是中国医疗服务体系的几大痛点:专家缺乏对症病例;基层医生缺乏足够患者;患者无法就近找到信赖的医生;顶级医院缺少可提升实力的疑难病例,整个行业医疗资源配置严重失衡。
 
       “通过团队医疗,专家把主要的时间和精力放在对症的疑难病诊治,而医生可以共享专家团队的品牌。对于老百姓来讲,只要找到一个合适的医生团队,把主诉告诉医生团队,医生团队的分诊组会把患者准确、对症地分给最合适的医生。”廖杰远说,患者所获得的服务类似于家庭医生的雏形。
 
       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甲乳外科主任邹强表示,专家时间有限,特别希望在有限的时间找一些与专业相对应的患者,否则就是浪费专家资源和时间,因此将医生专长与患者疾病进行精准匹配就显得尤为重要。
 
       邹强举例道,一名外地患者不一定非要跑到上海来治疗。如果当地一名非常优秀的医生,恰在我的团队,患者就可以就近获得这位医生的服务。如果病情需要,我们可以通过网络平台进行异地交流和远程会诊。在学科之间和异地之间,都可以通过互联网做适当补充。让病人在短时间内得到更好的治疗。
 
       “由于医疗体系的复杂性,最了解这个体系的应该是有经验的医生,我们现在坚持以医生为核心来做任何事情,‘微医集团’实际上是重组了医生的经验和时间。”
 
       “微医集团”发展速度很快,大大超出廖杰远的预期。据了解,自从3月28日发布“微医集团”后,挂号网技术部门接到专家团队上线申请的数量已经超过了1200组。
 
       试解分级诊疗难题
 
       “微医集团”这个产品推出的初衷,是解决医疗资源严重失衡的问题。从实践看,分级诊疗无疑是解决患者扎堆大医院这一问题的良方,团队医疗则成为实现分级诊疗的突破口。作为新医改攻坚阶段的重头戏,如何构建分级诊疗是一个避不开的话题。
 
       互联网能解决这个问题吗?在廖杰远看来,中国的互联网医疗大致可以划分为三个阶段,分别是线上轻服务、医院服务流程优化和医生团队协作。前两个阶段能够帮助患者提升就医体验、帮助医院提升服务效率,但是无法解决医疗资源失衡的问题。
 
       “现在国家在大力度地推动分级诊疗,我们希望通过互联网能够更彻底地探索医疗资源均衡应用的模式。”在廖杰远的设想中,以团队医疗作为突破口,分级诊疗未来要实现的终极场景是:老百姓用最便捷的方式找到合适的医生;每个医生背后都有一个强大的专家团队提供支持;让大专家专注于疑难病症的研究、诊治以及学科建设、培养人才。
 
       更有想象空间的是“医”和“险”。廖杰远认为,互联网医疗促进产业效率的提升,比较典型的是对医、险和药的提升。“医”包括诊前的在线预诊,诊中的医院面诊,诊后的在线复诊,“险”是商保直付结算。
 
       “这一模式在国外已有成功的案例,廖杰远告诉记者,美国医疗专家分析认为,经过医院面诊后,有三分之二的复诊是可以通过在线和视频来完成的,而且从商保直付平台开始。“我们和医院规模连接之后,正在连接大型的商业保险公司,让每一个保户在医院里享受类似基础医保一样的商保直付结算。”
 
       挂号网在去年底控股了金象网,并与复星系形成了在药品供应和配送上的协同。对此,廖杰远曾表示,“挂号网前期所积累的医生、用户、医院资源代表了医药的需求方,金象网代表供应方,很自然地需求与供应就对接上了。”
 
       如果挂号网的医生和患者直接对应到药品源头,那会怎样?这一进程正在加速进行。“随着电子处方等的相关政策的落地,要不了几年,过去B2B2C的售药模式会根本性的改变,药品的流通从B2B2C(商品或服务的供应商到电子商务企业,再到消费者)到C2B(消费者到企业),患者的需求会真正直接到达药厂,到达最终的供应商。”
 
       廖杰远说,“未来中国老百姓的健康险方面一定会走向HMO(在美国广泛应用的一种健康管理计划形式)的形式。”
 
       大幅降低候诊时间
 
       现在的挂号网,最基础的连接已经完成。廖杰远说,“连接最直接的表现就是医院的窗口,过去所有患者获得医院服务的唯一途径就是在医院的窗口,现在随着智能手机的发展,完全可以把医院的窗口服务外移到手机上,大幅度降低患者在医院的候诊时间。”
 
       连接之后,很多服务变得简单:分诊导诊、预约挂号、院外候诊等。比如,候诊的时候,把医院的候诊服务外移到手机上,病人不再担心过号;把检查检验报告的结果直接推送到患者的手机上,便于保存。在挂号网业务最为成熟的上海,同济医院八成以上的窗口服务是通过手机和卡来完成的。
 
       大家应该看到真正的互联网医疗痛点在哪里?疏解痛点最大的可能性就是利用资源匹配的能力,而不是差那么几个诊所。今天的中国还差几个诊所吗?”廖杰远表示。
 
       不去开线下门诊部,挂号网却申请了微医门诊部。“微医门诊部是互联网公司第一个拿到的医疗机构的资质,刚刚获得正式的批复。”廖杰远透露,微医门诊部正在加紧建设。“这个牌照只是满足在我们平台上的几十万医生进行远程医疗资质许可的需要。”
 
       业内人士分析,一旦诊所正式运营,理论上讲,其微医平台的所有医生都可以将微医诊所作为多点执业注册地,随后再在微医平台开展包含诊断在内的远程医疗服务。如此而来,挂号网通过微医诊所,不仅可以实现诊所对医院(H2H)的远程医疗会诊,还可以实现对患者(H2C)的在线医疗服务,并且完全符合目前的政策规定。
 
       对于时下流行的大数据,廖杰远亦有自己的把握。他说,“医疗数据的利用,且等三年五年,平台上面没有一两个亿的用户,用户没有把他的电子病例真正地沉淀在你的平台,用户对平台没有一个深刻的信任度,这个时候想什么数据合作,都是虚幻的。”
分享给身边的朋友
资讯推荐
困扰女性的更年期问题迎来转机,解决之道就是人工卵巢

困扰女性的更年期问题迎来转机,解决之道就是人工卵巢

CFDA飞检:保持沉默也没用,微信、QQ群都是证据

CFDA飞检:保持沉默也没用,微信、QQ群都是证据

北京各大医院启动“神药”监控,每家不少于15个品种

北京各大医院启动“神药”监控,每家不少于15个品种

数字医疗产业迎利好,产业联盟成“助推器”

数字医疗产业迎利好,产业联盟成“助推器”

可重复使用的血糖传感器,为手机测血糖带来新思路

可重复使用的血糖传感器,为手机测血糖带来新思路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