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为民资慈善办医大开绿灯 慈善医院有很大空间

早在今年“两会”期间,中国医院协会副秘书长庄一强就在不断呼吁推动慈善医疗。目前,城市城乡结合部以及贫穷的农民都有这样的医疗服务诉求。但在中国,很少有民营医院能满足这类群体的需求。近日国务院出台《关于促进健康服务业发展的若干意见》,对

“一说起社会资本办医,方向就是高端医院。但社会资本办医的内涵远不止这些,政府应扶持慈善医院,特别是基督教等宗教办医。这样的医院以低收入群体为服务目标,如果发展起来,有利于缓解我国看病贵、看病难的问题。”一提起这个话题,中国医院协会副秘书长庄一强滔滔不绝。


庄一强一直以来致力于推动社会资本办医,并特别关注慈善医疗。早在今年“两会”期间,他就在不断呼吁推动慈善医疗。在他看来,慈善医院--无论是有宗教背景的还是无宗教背景,目的都是为了服务穷人。


他告诉记者,推动宗教兴办医疗机构最为直接的动力是:这些医疗机构以满足中低收入群体的医疗需求为目的,同时又强调建立正规的医疗服务。


目前,城市城乡结合部以及贫穷的农民都有这样的医疗服务诉求。但在中国,很少有民营医院能满足这类群体的需求。中国发展较好的民营医院多为高端民营医院,比如和睦家医院。医院医疗服务以及质量水准很高,但是低收入群体无力负担。而其他民营医疗机构实力大都弱小、信誉度不高。


除了有市场的需求,近些年,国家对于社会资本兴办医疗机构大开绿灯,为发展各类非营利性医疗机构奠定了基础。2010年5月和12月《国务院关于鼓励和引导民间投资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和《关于进一步鼓励和引导社会资本举办医疗机构意见》(国办发58号文)等两个重要文件下发,从国家政策层面确立了鼓励和引导社会资本办医的基本方向。进入“十二五”时期,医改规划进一步明确目标,非公立医疗机构床位数和服务量要达到总数的20%。


另外,14日国务院出台的《关于促进健康服务业发展的若干意见》,进一步提出鼓励企业、慈善机构、基金会、商业保险等机构,以出资新建、参与改制、托管公办民营等多种形式投资医疗服务业。这进一步为社会资本兴办营利性和非营利性医疗机构营造了良好氛围。


庄一强认为,在上述背景下,民营非营利医疗机构——特别是以满足低收入群体为目标的宗教慈善医院,具有很大的发展空间。民营非营利性医疗机构兴办主体包括个人、慈善基金以及宗教团体,宗教组织包括基督教、佛教等。


大陆基督教会办医样本:泸州福音医院


庄一强对宗教慈善办医的理解,随着他接触相关领域不断深入。9月底,庄一强参观的四川泸州福音医院就是宗教团体办医的典型代表。


庄一强告诉记者,目前在中国大陆,特征鲜明的基督教医院有几个特点:首先是由官方认可的三自基督教会主办,教会是可以公开活动的基督教组织;其次,医院的产权拥有者都是教会;最后,医院资金运转来自教会及各界的捐助。在举办程序上,宗教团体兴办医院和普通民营医院的程序是完全一样的,其医疗质量也接受卫生局的监督。由于医院非营利性质,医院的收入也不能作为分红来使用。


上述提到的泸州福音医院为一级医院,三层面积3500平方米,开放床位最多99张,日门诊量130人,有23个医生,28个护士,实习生18人。该院已经与泸州医学院开展技术合作,并建立了双向转诊快速通道。医院同时是香港基督教联合医院、香港基督教播道医院的远程会诊基地。


事实上,泸州福音医院早有前身。1913年,基督教美道会加拿大传教士Wolferdale和美国传教士Revelle在四川泸州开办教会同时,成立了泸州福音医院,也是当地第一家西医医院。1939年,教堂与泸州福音医院被日本飞机轰炸损毁,外国传教士和医生撤离泸州相继回国。1943年,泸州基督教会重建泸州福音医院。直至1950年,福音医院被政府收编到川南医院(现泸医附院前身)而解散。


随着社会资本办医政策开放,泸州基督教会有了重建泸州福音医院的计划。2008年,泸州基督教会就拿到了卫生行政许可书。2010年,由泸州市基督教会、香港播道会医疗关怀机构、南京爱德基金会、美国福音信义会共同捐资600万元,在原址重建福音医院,2011年1月11日重新开业。


用最低的价格服务低收入群体


“走出一条既不同于公立医院又不同于私立医院的教会医院特色之路”,这是泸州福音医院办院的宗旨。


庄一强告诉记者,不同于其他医院,泸州福音医院的产权属于泸州基督教会,各类服务的收费低于政府标准。医院运营收入用来再建设医院,资金来来自慈善机构的捐赠和捐助、教会的基督徒捐款、病人的捐款,医院向教会以及捐赠人负责。


而医院定位为一级医院,并有计划地继续举办一级医院,它的目标并非大型医院。医院服务的对象,就是那些低收入群体。


“参观这家医院后,我非常惊讶!医院服务的对象就是那些在城乡结合部以及农村的贫困群体,这些群体正是那部分感到看病贵、看病难的低收入人群。我和院长以及教会的牧长们聊过,他们也没有想过办三甲类的医院。他们的目标就是要继续办一级医院和福音诊所,只有基层医疗机构如一级医院和城乡结合部诊所才能在日常生活中帮助到那些穷人、那些农民。”庄一强告诉记者


庄一强介绍,首先医院的很多病人都是新农合病人。只要符合新农合报销标准的,都按照新农合来报销。新农合要求使用基本药物,医院也会符合相关要求,全部走低标准,也不会开大处方。第二步,他们在收费上比政府定价还便宜,相当于让利给了病人。第三步就是申请医疗救助。如果病人还是无力承担,会根据医院相关的流程,申请医疗救助。


以收费价格为例,该院中药塌渍外敷治疗,物价局定价为35元,该院收费是28元,其中绷带免费。


庄一强还亲自见到了病人的一张医疗救助申请单。这个病人是一个住院病人,原本医疗费用2549.63元,新农合报销622.10元,申请救助金额1087.53元,大大减少了病人的自付比例。


他认为,上述这些都是应该鼓励宗教团体兴办医疗机构的明证。“我们鼓励社会资本办医,但现在发展起来的都是高端民营医疗机构,它们的定位都是层次较高的人。现在走低端的市场还相对不成熟,而基督教等宗教办医目的不是赚钱,服务的病人都是贫困人群。这是泸州福音医院的特点,也是基督教会兴办医院的特点。这也就是为什么我呼吁支持这类医院的原因之一。”


推动宗教慈善办医尚需政策开放


不过,基督教等宗教办医的力量在中国相对较弱。典型的问题是办医规模不一、运营状况不佳。9月19日至21日,由中国基督教两会主办、四川省基督教两会及泸州教会承办的“首届中国基督教医疗事工研讨会”指出了上述问题。


这是大陆首届针对基督教会办医的研讨会。据了解,参加这次会议的医疗界人士最远的从西藏、新疆过来,有的还来自河南、武汉、广西、湖南、吉林等省份。参加会议的教会医院不到10家,另外还有10多家基督教爱心诊所。爱心诊所的规模都不大,最少的有2名医生,最多的有7名医生。


对此,庄一强认为,教会医院面临的这些问题,实际上也是现在民营医院的现状。“比如,人才问题、管理问题、运营问题、政策支持问题,这些都和普通民营医疗机构相似。”


其次,基督教等宗教办医面临着宗教政策、慈善环境以及社会资本办医大环境的影响。“首先是中国大的宗教政策,但目前很难影响和改变。第二个是慈善环境,目前中国大多数是富人帮穷人,但穷人帮穷人也很好,很需要。不要说,等自己发财了再去做善事,这是不对的。第三就是社会资本办医的大环境。”庄一强指出。


三大影响因素中,第三个因素--社会资本办医大环境从国家层面来说,还没有为基督教等宗教团体办医放开绿灯。


2010年颁布的《关于进一步鼓励和引导社会资本举办医疗机构意见的通知》这份标志性文件尽管提出了鼓励非营利性医疗机构发展,提出鼓励慈善机构办医,但是并未涉及宗教团体办医。《通知》提出,“鼓励对社会资本举办的非营利性医疗机构进行捐赠“,”鼓励企业、事业单位、社会团体以及个人等对社会资本举办的非营利性医疗机构进行捐赠,并落实相关税收优惠政策。鼓励红十字会、各类慈善机构、基金会等出资举办非营利性医疗机构,或与社会资本举办的非营利性医疗机构建立长期对口捐赠关系”。


针对上述情形,庄一强呼吁,“应该一起呼吁,推动国内宗教办医的力度!我们应该鼓励有爱心的人,鼓励有恻隐之心的人去帮助别人,去开办这些低端医院。那么多有能力、有爱心、想去帮助社会的人想要做事,我们为什么不强力支持呢?”


缺失宗教办医传统对策


不过,不容忽视的事实是我国缺乏宗教团体办医传统--尽管这曾经是历史的辉煌,今天中国顶尖的医院如协和医院、同济医院、华西医院……前身都是教会医院。


对此,国内部分学者认为,可结合中国实际,先发展慈善办医以及企业兴办非营利性医院。


目前国内兴建民营非营利性机构主要几个方式:一个是类似嫣然天使儿童医院,依靠公益基金筹建;另一个是依靠企业投入,同时建设医疗产业集团的模式,比如中信、华夏等医疗集团。基督教等宗教团体办医仅仅是崭露头角,其规模较小,尚未形成台湾等地宗教办医的规模。


这与国外形成鲜明对比。在国外,非营利性机构兴办主体不是以企业兴办为主,而主要来自于捐助。中欧国际工商学院卫生管理与政策中心主任、经济学客座教授、美国麻省卫生福利部卫生政策高级研究员蔡江南指出,“国外非营利性医疗机构的形成主要是通过捐款,而不是通过采取将营利性和非营利性投资结合在一起,来发展非营利性医疗。目前,我国兴办非营利性机构资金来源是个问题。”


据了解,国外严格的税收制度,加上免税等激励办法,可以吸引大量社会资金以捐款的方式投入医疗行业。此外,国外通过严格的税收制度,将营利性和非营利性机构做了明确区分。严格的会计和审计制度也有利于将营利性和非营利性的经营方式进行严格区分。即使一个组织内部存在着两种经营模式,两者之间必须分别核算和审查,从而使得逃税的可能性降低。


针对我国缺乏宗教以及慈善办医,蔡江南认为,从中国的国情来看,建议将营利性和非营利性资源结合起来,兴办非营利性医疗机构。


【历史】


教会医院在近代中国医院中占据中流砥柱的地位,教会医院起源于1835年伯驾在广州创办的眼科医局,此后由于各种因素相互交汇,教会医院数量迅速增加。1876年,基督教新教在华所办教会医院有16所,诊所24所,1905年分别达到166所和241所。


【链接】


台湾宗教团体办医情况


目前,台湾着名的基督教医院有台湾彰化基督教医院、台南新楼医院等。佛教兴办医院最着名的为佛教慈济综合医院。台湾宗教团体办医以及慈善机构办医多以财团法人的形式出现。以下是台湾宗教慈善办医情况:


台湾彰化基督教医院


彰化基督教医院位于台湾中部地区,于1896年由英国传教士兰大卫及梅监雾牧师所创立,是台湾极具特色的教会医院,并通过了JCI国际认证。该院设有临床六十余科别,床数超过一千六百床,专业医护团队达三千余人。


台湾基督教长老会新楼医疗财团法人-台南新楼医院


新楼医院由1865年英籍宣教师马雅各医师创建,是台南第一家西医院。目前,该院医院面积38104.64平方公尺,总病床数445床,每日门诊量约2000人次(包含:门、急、住诊)。


戴德森医疗财团法人-嘉义基督教医院


1961年,美籍宣教士戴德森医师夫妇在台湾创建了”嘉义信义会诊所“。1962年4月更名为”嘉义基督教医院“。至2013年6月30日,该院门诊量平均每日超过3990人次,提供超过四十专科服务。急诊量平均每日超过265人次,病床数1074床,员工数为2863人。


佛教慈济医疗财团法人-佛教慈济综合医院


佛教慈济综合医院是由证严法师设立的慈济基金会成立与经营的医院。目前在台湾有6个院区、1个门诊中心,台湾以外则有1个院区。最早设立的院区为花莲慈济医院,于1986年8月17日启用,2002年升格为台湾东部第一家医学中心等级的医院,也是全球唯一具有医学中心等级以上的佛教医疗机构。

分享给身边的朋友
资讯推荐
困扰女性的更年期问题迎来转机,解决之道就是人工卵巢

困扰女性的更年期问题迎来转机,解决之道就是人工卵巢

CFDA飞检:保持沉默也没用,微信、QQ群都是证据

CFDA飞检:保持沉默也没用,微信、QQ群都是证据

北京各大医院启动“神药”监控,每家不少于15个品种

北京各大医院启动“神药”监控,每家不少于15个品种

数字医疗产业迎利好,产业联盟成“助推器”

数字医疗产业迎利好,产业联盟成“助推器”

可重复使用的血糖传感器,为手机测血糖带来新思路

可重复使用的血糖传感器,为手机测血糖带来新思路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