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医疗或借政策红利迅速崛起

因为不管从哪一个角度,一场医疗行业的互联网变革都即将开始,传统医疗行业由实地变革到了线上,变的可以移动、便捷。

       眼下,在医疗行业内有一个白热化争论的话题,即目前移动医疗未来的发展究竟该称为互联网医疗,还是医疗互联网?因为这两者显然截然不同,前者具有颠覆性,后者则有着产业的延续伸展性。

 
  关于这一争论,互联网、制药界多数人认为应该进一步实现互联网医疗的产业化发展。而医疗界认为,应该医疗产业互联网化,可以变革但应在原有传统的基础上前行。

移动医疗或借政策红利迅速崛起
 
  这一争论或许暂时不会水落石出的结果,因为不管从哪一个角度,一场医疗行业的互联网变革都即将开始,传统医疗行业由实地变革到了线上,变的可以移动、便捷。
 
  比如腾讯领投豪斥1.5亿元开始深度布局移动医疗服务领域。传统制药企业复星医药也和移动医疗电商——挂号网达成共识,将在医药电商和医疗服务领域开展合作。康恩贝拟以现金方式收购浙江珍诚医药在线股份有限公司4230万的股份,此举意在短期内快速切入医药电商领域,完善产业链布局,获得更多的销售渠道以及较强的物流配送能力,实现线上线下渠道业务融合和相互提升……
 
  在移动端,一个名叫“专家号”的APP推出精问诊模式,以全国排名前十医院科室的副主任以上专家为强势资源,首期提供200名副主任以上医师线上问诊。据品牌总监方丹介绍,专家号目前已经完成了天使轮和PRE-A轮,计划下半年完成A轮。目前各路资本正在竞逐中。
 
  移动医疗,伴随着医改的深度推进,正在透过政策红利实现崛起,并被寄予撬动目前就医流程、改变医疗产业格局、推动医改深入的厚望。
 
  热潮期
 
  据相关医疗数据显示,2014年中国移动医疗市场规模达到30亿美元,同比增长52%,预计到2017年将突破200亿美元。
 
  眼下,正是这一市场突飞猛进的阶段。
 
  近日,卓健科技联合创始人尉建锋透露,5年前开始实现移动互联网优化医院诊疗中的服务。今年年初,卓健掌上医院获得腾讯1.5亿元的领投。由此可以看出,腾讯也已经积极深入到医疗服务中的布局中。
 
  5月28日晚间,复星医药发布公告称与挂号网(杭州)科技有限公司签订《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双方就形成线上线下的O2O 联盟达成战略合作意向,将在医药电商和医疗服务领域开展合作。
 
  同一晚间,康恩贝公告称拟以现金方式收购和瑞控股、通联创投、上海国药、魏坚、吴勤富等15名交易对方持有的浙江珍诚医药在线股份有限公司共计4230万股股份。此举,康恩贝意在短期内快速切入医药电商领域,完善产业链布局,获得更多的销售渠道以及较强的物流配送能力,实现线上线下渠道业务融合和相互提升。
 
  就在忙着布局移动医疗市场时,移动端的商家也在抛出橄榄枝,以进一步深度布局移动医疗市场。“我们‘掌上药店’目前有6千万左右用户,每天订单量达2万单,欢迎药店和药企一起来共建移动电子生态圈。”上海药交会期间,掌上药店创始人王浚海说。
 
  就在王浚海谋划广泛布局移动医疗时,华康移动医疗CEO刘波称,华康打造的智慧医院模式,今年能进入200多家医院,明年目标是500家。
 
  或许,“专家号”是新近杀出的一匹黑马,手里握着医疗领域强势的核心资源,“我们先期上线的有200名全国排名前十医院科室的副主任以上专家,主要针对疑难杂症的问诊。”据其品牌总监方丹介绍,未来专家号还将扩展至5000名左右的副主任级以上的专家。
 
  而在去年,移动医疗的热潮就已经初露端倪。据医药行业统计显示,2014年,中国移动医疗市场融资案例超过60起,单笔融资额过亿的有27起,总融资金额超过100亿元,是移动医疗市场规模的3倍多。各类通过认证的移动医疗APP截止到2014年底已达2000款。
 
  在这一轮热潮中,互联网巨头是强劲的参与者和变革者。如阿里,在其收购了中信21世纪后更名为阿里健康,目前几乎现阶段互联网医疗覆盖可能涉及的全部阶段,例如有连接医院的云医院、连接个人的健康移动、连接数据的数来宝以及涉及药品的电子监管平台等。此外,阿里还投资了华康全景网、寻医问药、U医U药等公司。
 
  而百度则开设了健康、医生、dulife三个自主板块,分别对应医院、医生和硬件。并同时对移动医疗电商老兵好大夫进行了投资。
 
  腾讯以投资为主要战略,投资了丁香园、挂号网、pocooc、邻家医生等。
 
  据医药物资协会人士分析,未来200亿的市场空间巨大,这必然促使资本相继狂热起来。所以从今年起,未来两年内不论是在融资案例方面,还是在移动电商的诞生数量方面,都将远超2014年的数字。
 
  政策红利
 
  事实上,移动医疗崛起最主要的因素是借助了政策红利。
 
  5月17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城市公立医院综合改革试点的指导意见》,提出2015年进一步扩大城市公立医院综合改革试点。到2017年,城市公立医院综合改革试点全面推开。
 
  在公立医院改革中,与利益相关最密切的改革为药品零差率销售,政府希望借此消除此前以药养医的弊端。当国家药监局2014年试发第一张第三方网上售药许可证,试探性的将处方药分流到线上,实现医药分家,医疗互联网开始成为医改的外部推手。
 
  随着医改的持续推进,互联网医疗开始由售药转变为多样化,而被这种多样化改变的还有医院诊疗流程和服务。医疗互联网降低成本、提高效率的特性逐渐显现。
 
  中国医药协会人士认为,移动医疗在对公立医院产生影响的同时,将推动医疗生态圈的变革。如阿里健康“未来医院”,计划通过介入医院电子处方环节,以及通过类似“滴滴打车”模式,进军医药电商领域,倒逼医药分家,打造“医院、患者、阿里健康、药店”的O2O闭环,将可能改造传统医院的就医流程甚至整个生态,进而推动传统医药领域变革。
 
  百度健康云则通过“设备、平台、服务”三层架构,方便实现对用户“监测、分析、建议”的完整机制,可为一些疾病的预防创造方便,有助于缓解目前医疗资源极度紧张的局面。
 
  据医疗统计数据显示,全国有260医生,知名、受患者追捧的医生不超10万人。全国每年门诊挂号量78亿人次,目前预约比例在5%左右,也就是约4亿人次实现预约。
 
  而这些网络医院的出现,显然将深度影响现有医院的运行模式。网络医院让患者与医生直接交流,同时网络医院主要针对常见病和慢性病。通过后台初步分诊,患者可选择对应的科室和医生,在家里就可享受到三甲医院的专家服务。
 
  而在2000多个医疗APP中,众多专一提供医疗服务的APP则直接撬动了医院的医生资源。如专家号、挂号网,可以通过现有医院医生提供线上与患者的对接。此方式在解决患者挂号、就医难的同时,还有效的稀释了医院核心资源的垄断形态。
 
  一直以来,医院核心资源的垄断难以释放,这也使得医改的推进较为艰难。虽然多点执业在去年已经获得了政策上的允许,但由于医生的人事、社保等等调节滞后,仍难以大规模实现。而现今移动医疗、网络医院的出现,则巧妙地撬动了这一坚冰。
 
  复旦大学医院管理研究所所长高解春认为,互联网医疗势不可挡,“未来通过互联网医疗可以实现轻症线上询问,慢病上网配药,看病到基层去,急诊可以越级就诊,三级医院再也没有机构臃肿的大内科、大外科了”。
 
  5月29日“发现最佳医疗实践2015健康界峰会”上,北京市医改办主任韩晓芳透露,国家正在研究移动医疗和互联网医疗的政策,未来政策会逐步落地。
 
  当政策逐步出台时,或许医疗实现互联网的步伐将更快。而这一场政策红利背景下的产业发展,也将逐渐变得冷静和有序。
 
  小猪快跑
 
  “现在医疗APP的数量还是在增加,可以说是一个盲目的阶段,谁都想进入。”方丹表示。在业界看来,实际上80%的移动医疗商都会死。未来只有真正掌握核心资源的企业才能存活下来。
 
  目前,移动电商存在着产品类似的巨大问题,由于同质化严重,因此在消费者端下载和使用量都较小。
 
  由于患病是低频偶发性事件,任何一个患者在医疗电商的使用服务中,都呈现低频次状态。在此状态下,医疗电商如果掌握不到核心资源和用户,恐怕将难以持续支撑下去。
 
  此外在移动医疗电商中,另一个硬伤就是医保支付问题。当众多电商在未来的发展中无法实现医保覆盖时,将会被挤到市场边缘。
 
  目前,保险商也已经在构建自己的医疗生态圈,比如平安保险,在推出平安好医生移动端的同时,医疗保险将是其一大卖点,但这仅局限于平安自己构建的医疗生态圈中。而在2000多个医疗类APP,以及众多医药电商中,如果未来医保不予对接部分电商,这将会掣肘电商用户的忠诚度,用户会转移到别的可刷医保卡的线上平台去消费。因此,这部分电商的日子将非常难过。
 
  如从互联网医疗角度看,其性质是通过互联网运行模式运行医疗,也就是说这一模式将不同于现有传统医疗运行模式。如果以互联网模式运行医疗必会对传统的医疗模式进行摧毁性的颠覆。
 
  而医疗互联网,则是在现有模式的基础上微量、逐渐变革,适应新市场。
 
  在这两者之间,第一种显然较为艰难,原有重资产的医院必然会拒绝。因为,医院在面临生存危机的同时,也在面临资源的毁灭。目前虽然互联网巨头、资本们都在布局移动医疗市场,但模式仍然较为依存现有格局。
 
 
  方丹认为,冲破内部与外部制约因素的移动医疗电商将成为市场的香饽饽。而未来市场中,竞争的关键也将转移至服务方面。因为服务好的医生、药店都会成为线上的热点,受到患者和电商们的追捧,而医疗本身就是服务,因此,服务将成为重要胜出因素。同样,支付和交易环节的人性化也是至关重要的因素。
 
  王浚海认为,未来移动医疗领域最大的历史性机遇,就是网上处方药,移动电商们第一个要抓的是电子病例,第二个是电子处方。在大数据时代中,医药企业会上来抱大腿,双方实现产业的变现。“事实上,医疗服务围绕的就是病人、医疗机构、医生、政府。”医药物质协会人士称,在这个生态链中,病人希望就医更便捷,同时价格低一些,找到合适的医生。医院则通过线上的问诊对接合适的患者,医生则通过此种多点执业方式实现收益和工作效率的提升,政府则通过这一模式的循环顺利推进改革,优化整体的医疗结构体系。
 
  在这一历史进程中,移动医疗势必将成为一个新的医疗互联网时代,“在这个比较热潮的阶段,你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哪里就能杀出个程咬金,唯一能做的就是小猪快跑。”方丹认为。
分享给身边的朋友
资讯推荐
“阳光采购+两票制” 耗材供应链透明化刻不容缓

“阳光采购+两票制” 耗材供应链透明化刻不容缓

取消耗材加成,大批骨科医生或将走向市场

取消耗材加成,大批骨科医生或将走向市场

“F2C”模式打通医械销售“最后一公里”

“F2C”模式打通医械销售“最后一公里”

山东省医疗器械专项整治13家企业被责令停产

山东省医疗器械专项整治13家企业被责令停产

陕西:二类疫苗集中采购

陕西:二类疫苗集中采购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