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考丨非盈利医疗服务市场哪里来

与美国市场相比,中国市场医改的整体难度更大,但一旦改革有实质性推进,政策红利也将更大。

       伴随着二战后出生的一代进入到老年时代,全球各国的老龄化都在急剧地上升。面对大量老年人的积累出现,各国的医保基金毫不例外都出现了捉襟见肘的状况,医疗控费的需求也在进一步地增强了。因此,在过去的五年,各国政府都推出了斟酌修改后的医改方案,其中美国尤甚,提出了支付体系的边个理念,很大程度上改变了原有的传统游戏规则。


思考丨非盈利医疗服务市场哪里来
 
  美国的医改提出了价值医疗的理念,要求支付方按照治疗的结果来付费,而不是按照原先的治疗次数来支付,这直接导致了医院营收结构的改变,迫使整体的医疗市场发生了巨大的变革,并直接推动了数字医疗产业的发展。但是,自从2013年医改正式实施以来,美国医改受到诸多的质疑,核心要点主要集中在价值医疗是否真的能够控费。
 
  在过去两年,美国医改并没有节约很大比例的医疗费用。从整体来看,过去两年美国医改主要是政府在推动,对于电子病历的安装和医生协同的要求是分阶段实施的,主要的手段也是以处罚为主,因此,总体的效果还没真正的显现出来。但是,市场和民众希望能够看到立竿见影的效果,而不是要等5-10年。因此,美国医改在未来政治博弈中面临一定的政策性风险。
 
  与美国市场相比,中国市场医改的整体难度更大,但一旦改革有实质性推进,政策红利也将更大。首先,中国医疗体系的基础制度建设尚未完成,整合各利益方的难度过大。中国的各级公立医疗机构都是拥有事业编制、属于政府直接管理的机构。在这一大背景下推行自由执业和医药分开等措施的难度非常大,因为体制对于医生有着巨大的诱惑,大量的公立机构的存在也导致真正的市场竞争机制无法展开。要取消各级公立医院的事业编制,并还医生一个自由身会牵涉到整个医疗系统利益各方,可以说医改首先是体制自身的巨大变革,而不是像美国那样主要从支付方来入手。
 
  除了以上几个常谈到的医疗体制问题,当前医改讨论中核心忽略的一点是非盈利性医院的发展。目前的公立医院虽然定位是公益性的,但由于财政拨款的不足、自身的利益纠葛过深和管理能力薄弱导致的控费乏力,公立医院的逐利性变得非常强烈。而大部分民营医院主要以盈利为目的,这使得当前的医疗服务市场变成一个利益竞逐的空间,而非真正公益性的医疗服务市场。要在短期内改变公立医院的逐利性是非常困难的,只有重点扶持私立非盈利性医院才能逐步化解当前的利益网络,建立一个良性的市场运行机制。
 
  医疗支付方式的变革是决定未来市场走向的关键因素。在商保弱小的前提下,正是中国医保体系的管理能力落后才导致医疗控费步履维艰。如果对医保能进行真正的微观精细化管理,并制定出相应的支付标准和流程,将对医院的费用进行有效的控制,从而引导市场向公益性方向发展,而不是大规模的逐利。
 
  最后,医改的推进源自政府的决心。在医保即将穿底的前提下,政府对于医保控费的决心正在加强,但要理顺体系并成功转型,完全切断现在的利益方的收益将引发较大的反弹。因此,更好的方式是做大产业蛋糕,依靠外部势力来倒逼体制的变革。这就需要政府拿出一定比例的资金进行支持。
 
分享给身边的朋友
资讯推荐
困扰女性的更年期问题迎来转机,解决之道就是人工卵巢

困扰女性的更年期问题迎来转机,解决之道就是人工卵巢

CFDA飞检:保持沉默也没用,微信、QQ群都是证据

CFDA飞检:保持沉默也没用,微信、QQ群都是证据

北京各大医院启动“神药”监控,每家不少于15个品种

北京各大医院启动“神药”监控,每家不少于15个品种

数字医疗产业迎利好,产业联盟成“助推器”

数字医疗产业迎利好,产业联盟成“助推器”

可重复使用的血糖传感器,为手机测血糖带来新思路

可重复使用的血糖传感器,为手机测血糖带来新思路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