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重构医疗连接 或成最后一座金矿

当互联网+全面席卷中国社会经济的每一个角落,互联网医疗被认为是互联网经济的最后一座“金矿”,对于严肃医学和传统的医疗生态来说,互联网+,究竟是不是医生和医学发展的“最好年代”?

       当互联网+全面席卷中国社会经济的每一个角落,互联网医疗被认为是互联网经济的最后一座“金矿”,对于严肃医学和传统的医疗生态来说,互联网+,究竟是不是医生和医学发展的“最好年代”?


互联网+重构医疗连接 或成最后一座金矿
 
  苹果背后的中国医生
 
  苹果全球发布会两个多月后,陈彪和他的医院依然被各种与苹果相关的话题包围。
 
  北京时间3月10日凌晨,全球瞩目的苹果全球发布会上,全新医疗应用ResearchKit正式推出——中国北京首都医科大学宣武医院的LOGO和这所医院神经内科副主任陈彪的视频影像一同出现在了这块“最潮”的发布会直播屏幕上。
 
  随后几小时内,关于北京宣武医院陈彪与苹果合作开发帕金森研究APP的新闻几乎占据了各大网站的新闻头条——作为首批和唯一一家参与苹果ResearchKit研究的中国医院,宣武医院与非营利性质的公共医学研究组织SageBionetworks、美国罗切斯特大学共同开发了帕金森症研究治疗的应用mPower,这款应用可以让有志参与帕金森症研究的用户与医疗机构合作,更好地分析和上传日常监控数据。
 
  作为一款医疗研究平台,ResearchKit可以收集和分析用户的健康数据。
 
  苹果COO杰夫·威廉斯在发布会上解释推出ResearchKit的目的时谈到,目前医学研究仍有几方面的局限性,特别是临床研究的参与者难招募——既然迄今已有7亿部iPhone手机售出,而每部iPhone手机都是一部能记录用户健康信息的智能硬件,何不利用这个庞大的用户群体,让其中的有志者参与到医学研究中?
 
  而这正是宣武医院和陈彪的优势所在。
 
  “我是国际运动障碍病协会的会员,它有一个远程医疗委员会工作小组,我是小组的专家成员,所以苹果公司随后找到了我。”陈彪接受采访时认为,宣武医院在帕金森整体移动管理上的技术在国际上是最前沿的,而病患数量也最多,这是苹果公司找上门的原因。
 
  在国内细分医疗市场,北京宣武医院在神经系统疾病和老年疾病诊疗领域地位权威,也是全国收治帕金森患者数量最多的医疗机构——公开的数据显示,全球500万帕金森患者中,一半的患者在中国;而2014年,宣武医院全年接诊的帕金森患者数量就达到了35000多人次。
 
  与此同时,在宣武医院神经内科副主任的职务外,已经是国际知名帕金森治疗领域专家的陈彪还负责着宣武医院神经生物学研究室和老年医学部两个重要科室——事实上,他的团队已经长期开展了针对帕金森病的基础和临床研究,包括移动医疗的管理模式,这些丰富的临床和研究经验对于苹果想要改变人们生活方式的ResearchKit意义重大。
 
  陈彪告诉记者,在帕金森项目中,宣武医院与牛津大学,美国Rochester大学、加州大学等共同参与开发了依托苹果手机和AppleWatch平台的病人管理APP和可穿戴设备,它可以动态监测追踪病人震颤、步态、动作快慢、发声变化等和基本生命体征以及生活相关的信息。
 
  “它既可以由病人自己监测病情变化,也可由医生参与用于分析这些信息指征与疾病发展或对药物治疗反应的关系,帕金森患者只要对着话筒说话就可以进行指标检测了。”陈彪告诉记者,他们正在尝试用APP检测病人声音、抖动频率、动作速度等,形成长期病情数据。
 
  “我们所接触的数据是非常多的,但只有有目的性获取的数据才是有意义的。”陈彪认为ResearchKit平台“真正启动了移动医疗”,“而在这之前的很多移动医疗都仅仅在关注‘方便’,并没有核心角色‘医生’参与。”他说。
 
  医生的最好年代?
 
  “互联网会改变我们整个医疗的各种连接方式,包括医生和患者的关系、医生和医生之间的关系,以及医生和医院之间的关系,甚至医生和我们检查设备之间的关系——在新的技术条件下,这些过往的关系都已经开始被重构了。”华康移动医疗的首席运营官戴廉向《第一财经日报》表示。
 
  刚刚完成2亿B轮融资的华康医疗业务正在覆盖诊前、诊中、诊后全链条的“智慧医院”业务布局,并聚焦诊后医患交流服务。
 
  事实上,这也是目前医生们最关心的事情,当互联网生态经济已经开始全面“入侵”的时候,传统的医学问诊和个人价值体现,似乎开始面对着最大的可能和“风险”,而怎么做给医院和医生加分的事,并不是看上去那么简单。
 
 
  “我觉得不可能所有的医生都参与,移动医疗比如好大夫这样的软件,有的医生愿意接电话,有的不愿意接电话,不可能都参与。”北京大学医院结直肠肿瘤外科的副主任医师李明认为,医生参与很多情况下是有这个热情、有这个想法,但是没有这个时间。
 
  《第一财经日报》在来自不同科室的上百名医生参与的“最强医学大脑-BMJ挑战赛”启动会上了解到,互联网对医学和医生的“困扰”并不是个案。
 
  北京协和医院胸外科医生、协和青年工作部副部长邴钟兴在会上表示,他在互联网咨询过程中发现,50%的患者问题并不是他的专业,甚至有患者会问他,舌苔发黑究竟是什么情况。
 
  “医疗行业应该说是剩下的几个最难被互联网改变的行业之一,正是因为最难被改变,所以还有很多不那么容易被挖掘的痛点或者不那么容易被变现的痛点。“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合伙人陈鹏辉表示。
 
  作为目前国内在互联网医疗领域投资项目最多的公司,负责医院投资的陈鹏辉说他几乎每周都会邀请一个互联网医疗创业者到办公室来做分享——“以前我们看的很多是药厂、医疗器械和医疗设备公司、医院,最近这两年大部分都在讲互联网医疗。”他说。
分享给身边的朋友
资讯推荐
“阳光采购+两票制” 耗材供应链透明化刻不容缓

“阳光采购+两票制” 耗材供应链透明化刻不容缓

取消耗材加成,大批骨科医生或将走向市场

取消耗材加成,大批骨科医生或将走向市场

“F2C”模式打通医械销售“最后一公里”

“F2C”模式打通医械销售“最后一公里”

山东省医疗器械专项整治13家企业被责令停产

山东省医疗器械专项整治13家企业被责令停产

陕西:二类疫苗集中采购

陕西:二类疫苗集中采购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