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安抢滩移动医疗HMO落地中国还有多远?

目前中国医生的绩效考核与“处方和检查”挂钩,这就造成了过度医疗,而在国际上,为了解决这一问题,如美国采用的是HMO管理式医疗的模式,来达到控费的目的。那么,问题来了。国内这些移动医疗平台,离HMO还有多远?

       自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互联网+”计划,“互联网+”的概念一夜走红,无论在A股市场还是创业领域都受到追捧。

 
  这不,平安保险在4月21日也推出了“互联网+医疗”项目——平安好医生,不过,这一款简单的App背后,“互联网+医疗”=?
 
  实际上,各界大佬布局移动医疗已久。在打造天猫医药馆之后,阿里巴巴近期声势浩大地推出“未来医院”计划,而在去年11月就收购中信21世纪并将其更名为阿里健康,此前更是打造天猫医药馆。当然有马云的地方也少不了马化腾。去年9、10月,腾讯斥巨资分别投资医疗健康互联网公司丁香园和挂号网,并推出“微医平台”;当然更早的移动医疗平台要追溯到春雨医生了。
 

平安抢滩移动医疗HMO落地中国还有多远?
 
  在新医改的推动下,移动医疗平台如雨后春笋般快速生长。“医改最核心的问题就是解决医院和医生的补偿机制的问题。”一位国家医疗政策研究人士表示,目前中国医生的绩效考核与“处方和检查”挂钩,这就造成了过度医疗,而在国际上,为了解决这一问题,如美国采用的是HMO管理式医疗的模式,来达到控费的目的。
 
  那么,问题来了。国内这些移动医疗平台,离HMO还有多远?
 
  抢滩
 
  4月21日,平安集团旗下的“互联网+医疗”项目平安好医生正式上线,意味着其正式进军移动医疗。在平安健康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平安健康互联网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王涛的设想中,做一个APP,可以连接万千医生和病人,颠覆原有的行业格局,改变以药养医的现状,让医生自主创业,成为平安“万家诊所”的合伙人,而病人通过互联网可以实现挂号不用排队,看病可以预约,治疗有人买单——当然刈除乱象的终极目的,你得购买平安健康险。
 
  王涛此前称,整个健康事业将会是一个百亿规模的投入。“集团在资源的倾斜上也可谓不遗余力,除了平安体系内3000万保险用户,还有平安银行(16.30, 0.16, 0.99%)私人银行部的资源对接,以及平安租赁在大型医疗设备的服务支持等等,都给予了集团内部的资源整合。”
 
  “平安目的很明显,通过自建医生团队,是把客户引到自己建设的生态系统上去,其中也包括健康保险的消费。”慧择保险网副总经理蒋力直言,要把进入平安集团的客户留住,不管是保险的客户还是银行的客户,平安好医生给他们提供更进一步的健康管理的增值服务,他们健康管理得好,那么客户的健康档案数据则利于客户的保费计算,后续的保费不排除会有一定的折扣优惠,这样就黏住他们不要流到别的保险公司去,形成一个平安生态系统的闭环服务。
 
  “这就是它和阿里巴巴的区别。”蒋力说,阿里巴巴的淘宝、天猫是综合电商平台类型,以前大家是在上面买衣服、日用品等等,那么现在你也可以在上面买药了。光买药不能够满足消费者需求,还要问诊挂号,线下社区医院的预约,甚至与个人医保的打通,这就有了阿里健康,但是在保险交叉销售方面,它可能会与淘宝保险的项目类目对接,也是可以形成自己平台生态之内的保险交叉销售。
 
  目前,平安好医生的注册用户已达500万,而知情人士透露,春雨医生的注册量已经超过5000万。“用户量越大,矛盾就越明显”,上述知情人士说,大家都想找好医生,都想有自己的私人医生,可是好医生稀缺的事实并不因为互联网技术而改变,互联网只是将许多闲散的医疗资源网络起来。
 
  据统计数据显示,国内医疗健康类APP已多达2000多款,有业内人士预测,预计到2017年年底,市场规模将达到125.3 亿元。
 
  离HMO还有多远?
 
  “行业最大的问题便是客户和医院的道德风险”,是平安最后选择自建线下体系,深度介入过程管理的原因。大量的过度诊疗带来严重控费难题,带来居高不下的理赔率,导致健康险公司持续的亏损。HMO便是国际上解决控费难题的一种方式。“它的核心就是解决保险公司和医疗机构的关系”上述医疗政策研究人士说,医疗机构属于保险公司自己的或者是很强的同盟关系。
 
  实际上,HMO主要是改变了保险公司与医院的结算方式。目前,保险公司是根据医生和医院给客户提供的服务来结算。但是在HMO里,“多是采用预付制,相当于保险公司和医院签约,比如按病种、按床日等方式付费,甚至把服务项目打包付费,医院结余归己,这样医院并有动力去节约医疗资源。”上述医疗政策研究人士指出。
 
http://d5.sina.com.cn/pfpghc/7345e423995c4591ad4ddacc7e929948.jpg
  据上述医疗政策研究人士介绍,HMO由保险公司主导,整合医保和医疗机构,从参保人健康角度出发,提供健康管理服务。“并且对参保人健康进行管理和干预,减少疾病发生带来的支出。参保人做的好的话,第二年可以给予保费优惠,是这种正向的激励机制。”
 
  当然,只是激励参保人也是不够的。HMO对医生的考核不再是处方和检查,而是医疗服务的质量和价值,医生的核心考虑是让病人少生病。HMO管理者可以通过医生培训、绩效设置来给医生进行健康服务的动力,这样所谓慢病管理、术后管理、随访等手段才有可能进行。
 
  显而易见,中国目前的移动医疗没有达到这种效果,普遍停留在利用互联网技术方便消费者问诊、买药、挂号等阶段,未从根本上改变过度医疗现状。王涛曾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我们借鉴过凯撒医疗,也正在尝试消化,将可行的模式在中国本土落地。”
 
  凯撒医疗便是HMO的代表,那么平安能否将HMO落地中国呢?“凯撒医疗核心是医生控制在自己手里”,上述政策研究人士说,所以这就要看平安与医疗机构合作情况以及万家诊所计划推进情况,能不能改变现行支付方式,从而改变医生和医院的绩效考核方式成为关键。
分享给身边的朋友
资讯推荐
北京医改再进一步 政府定价范围将逐步缩小

北京医改再进一步 政府定价范围将逐步缩小

2017之医改:勇涉“深水区” 提升群众“获得感”

2017之医改:勇涉“深水区” 提升群众“获得感”

上海自贸区“证照分离”有了升级版 医疗器械注册证试行

上海自贸区“证照分离”有了升级版 医疗器械注册证试行

9部门联手,广东耗材大整治来了

9部门联手,广东耗材大整治来了

震撼的一天,CFDA停止两医疗器械产品进口

震撼的一天,CFDA停止两医疗器械产品进口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