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医疗APP“看病”靠谱吗?

据调查发现,尽管已经免去了医院里挂号、候诊、收费排队的麻烦,但移动医疗APP的医生资质可谓是鱼龙混杂;由于人们对线上医疗不放心的心理、不能面对面治疗带来的治疗不准确等问题,移动医疗APP目前只具有“咨询”功能,不能实现“诊疗”;同时,法律和监管的空白也让其暗藏隐患。

       头疼脑热、腰酸背痛,身体抱恙时先不急忙着跑医院,先打开手机应用问问医生、搜搜类似病症。自从有了移动医疗APP,人们对这样的场景将不再感到陌生。日前,中国平安旗下的首款互联网健康管理产品“平安好医生”手机APP正式上线。其实,目前市场还有多种类似的风格各异的移动医疗APP。它们将从何种角度改变患者的就诊方式呢?能否切实缓解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

 
  据调查发现,尽管已经免去了医院里挂号、候诊、收费排队的麻烦,但移动医疗APP的医生资质可谓是鱼龙混杂;由于人们对线上医疗不放心的心理、不能面对面治疗带来的治疗不准确等问题,移动医疗APP目前只具有“咨询”功能,不能实现“诊疗”;同时,法律和监管的空白也让其暗藏隐患。
 
移动医疗APP“看病”靠谱吗?
  医生资质难核实
 
  通过手机隔空咨询医生,人们最担心的就是网络那头的医生是否靠谱儿。记者随机下载了几款医疗APP发现,有的软件比较规范,比如“平安好医生”的每位医生都标注了其所属科室、工作经历、擅长方向等,并注明“医生资质真实性由中国平安保险承保”;“春雨医生”的医生都注明了其所在医院、职称、主治方向等,并标有“春雨认证”的字样;但也有APP医生的信息不完整、不规范。
 
  医生在医院工作之余兼职提供咨询,是这些移动医疗APP最多采用的模式。但“平安好医生”的不同之处在于,自建医生团队,全职雇佣医生,目前已有全职在编专业医生300多人。中国平安称,全职医生的背景都经过严格筛选,来自东部沿海地区省会城市的三甲医院,具有医师执业资格,职称为主治医师以上级别,有着至少十年以上的丰富临床工作经验。
 
  自去年年底上线公测以来,截至今年一季度末,“平安好医生”注册用户已达500万,日均咨询量达3万人次,相当于一家地区三甲综合医院日人流的两倍多。
 
  然而,对于方兴未艾的医疗APP,一名不愿具名的医疗机构研究员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现出了对互联网上医生资质的担忧:“互联网上医生水平参差不齐,对方的真实身份和资质很难核实。”
 
  只能咨询不诊断
 
  市民吴女士是个“新手妈妈”,百天的宝宝最近几日一直咳嗽,打针吃药都不见效果,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她下载了一个医疗APP,进入儿科诊室询问医生,聊了10多分钟。“回复的内容也是妈妈们知道的常识,或者妈妈会更清楚,感觉帮助不是很大,希望APP里的医生可以更专业些。”吴女士表示对咨询结果不是很满意。
 
  “没有医生面对面望闻问切、化验检查,就算能传照片、视频,网上看病也怕是不准吧!在线咨询后也还是得亲自去过医院才放心。”有市民直言,对在线看病信不过。
 
  实际上,正如“平安好医生”定位在“在线健康信息咨询服务”,很多移动医疗APP都强调自己只提供咨询,不负责诊断,也禁止医生下决定性结论、出具治疗方案、开出处方药等。比如,在“春雨医生”上提问,APP会标注“医生的回复仅为建议,具体诊疗请前往医院进行”。
 
  “互联网医疗代替不了医院和面诊。移动医疗适用于一些简单疾病的咨询,或者是可以把病症通过图片传给医生的皮肤病等,精神疾病也适用于和医生网上交流,但复杂疾病就没有办法。而且网上交流15分钟也不见得有面对面交流3分钟来得有效率。”那名医疗机构研究员表示。
 
  正是由于移动医疗APP存在的潜在风险,国家卫计委新闻发言人宋树立近日也表示,互联网上涉及医学诊断治疗是不允许开展的,只能做健康方面的咨询。从这个角度看,一些移动医疗APP的业务有打擦边球的嫌疑。
 
  医疗纠纷难解决
 
  数据显示,我国移动医疗APP发展迅速,现阶段已达2000多款。2014年中国移动医疗市场规模将达30.1亿元,比2013年增长26.8%。2017年中国移动医疗市场规模预计将达125.3亿元。
 
  移动医疗APP可以让患者不再因为“一点儿小病就去医院”,同时还可打破地域限制,有效弥补我国优质医疗资源分布不均衡的问题,让人看到了缓解“看病难”问题的希望。但一旦发生误诊或医疗纠纷,谁承担风险,患者如何维权,都是亟待解决的难题。
 
  中国平安称,“平安好医生”提供的线上医疗咨询服务均由平安产险承保,确保出现医患纠纷时用户的实际损失可获得补偿。但对于市面上绝大多数APP,并没有对此做出任何规定。目前移动医疗纠纷责任如何认定、如何监管,都还没有明确的答案。
 
  在“平安好医生”的发布会上,国家卫计委卫生发展研究中心医疗保障研究室副主任顾雪非表示,互联网医疗是对传统模式的挑战和颠覆,随之而来的就是互联网医疗的边界问题,医师的责任、风险问题,监管问题,都需要做进一步的探讨。
 
  “不能期望互联网医疗一下子解决看病难、看病贵。就算在美国,互联网医疗也是处在探索阶段。互联网到底能对医疗领域产生多深刻的影响,这很难讲。但互联网时代已经来了,我们必须要做出尝试。”一名业内人士表示。



分享给身边的朋友
资讯推荐
康复医械大利好,广东首家三甲康复医院诞生了

康复医械大利好,广东首家三甲康复医院诞生了

国家版药代备案征求意见稿本月出台 会有什么不同?

国家版药代备案征求意见稿本月出台 会有什么不同?

医院出局!供应商货款要由医保部门结算了

医院出局!供应商货款要由医保部门结算了

宇宙最大医院——郑大一附院 要“消失”了

宇宙最大医院——郑大一附院 要“消失”了

27道问题!一致性评价官方答疑最全汇总

27道问题!一致性评价官方答疑最全汇总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