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唐 范冰冰 韩庚:万物生长的故事

“因为内心有肿胀,写出来才痛快”,这就是冯唐创作小说的动机。《万物生长》写于15年前,是他的第一部长篇,真实描绘了他在医学院求学、与尸体和福尔马林相处的那些日子。他说,绝症令他理解了死亡,也影响了他的世界观,贪婪痴想会少一点。

       在时下遍地开花的青春电影中,《万物生长》无疑算是个异类,这皆因其同名原著在众多青春小说中,确实也是个品相奇特的存在。作者冯唐是典型的70后,在老北京胡同里耳濡目染嗅着书香长大,头脑机灵,嘴皮子贫。他先后有过众多不同领域身份:协和医科大学妇科肿瘤专业临床博士,麦肯锡全球董事合伙人,华润医疗集团CEO,以及比较熟悉的中国作家富豪榜上榜作者。在常人看来,想实现其中任何一项都挺有难度,但冯唐过得游刃有余,潇洒自如。

 
       “因为内心有肿胀,写出来才痛快”,这就是冯唐创作小说的动机。《万物生长》写于15年前,是他的第一部长篇,真实描绘了他在医学院求学、与尸体和福尔马林相处的那些日子。他说,绝症令他理解了死亡,也影响了他的世界观,贪婪痴想会少一点。而出入于金融界、医疗界、文艺界的经历,后来都成了他笔下文字的莹润光泽。
 
       在他看来,纵然当下文坛风气浮躁,但好的作家仍然需要丰厚的文学积累与社会阅历。时间会把泡沫文学冲走,代表人类共性经验的文字才会一代一代传承。问他是否看过一些没有主题情节甚至没标点符号的流行青春小说,冯唐疑惑地问,那怎么看,一个字一行?现在很多老作家都连主谓宾都搞错。
 

冯唐 范冰冰 韩庚:万物生长的故事
 
       万物生长,万种风情。或许只有走近冯唐,才能走进秋水那颗迷失的心。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小浪来到了冯唐在北京胡同里的家,边喝他的功夫茶,边听他的闲情话。
 
       评电影《万物生长》:拿出去不丢人 韩庚演过最好的片子
 
       新浪娱乐:《万物生长》在你的写作经历中占据什么位置?
 
       冯唐:《万物生长》是我15年前写的,等于我出的第一本长篇,这么长时间还可以被挖出来,还挺感动的。而且那个书也初步达到我的目的——我的目的是能长销,如果说100万销量,我宁可他每年走个七八万次,走个十多年,一年卖100万。钱钟书的《围城》,现在每年还走三四十万,我觉得还是挺好的。
 
       新浪娱乐:最开始是谁决定把它拍成电影的?
 
       冯唐:李玉自己找过来的,她觉得这个情感小说跟其他的不太一样。我也不会写剧本,所以编剧我也没挂。我觉得难在那个小说更多是气氛,没太多的故事。但是剧本里需要的细节都足够,他们让我给他们100%的自由度。
 
       它原来是一个男的和三个女人的故事,其实这三个女人从时间说来讲代表过去、现在和未来,比如说柳青那个角色,实际上是街上有经验的社会妇女,代表秋水未来能见到的那些事物,女友代表现在,初恋是代表过去。也可能需要冰冰的戏份比较多一点,因为是女一号。还有对我的一个好处是,《万物生长》之前还有个《十八岁给我一个姑娘》,之后还有一个《北京北京》,再拍也挺方便的。
 
       新浪娱乐:对范冰冰和韩庚的表演满意吗?
 
       冯唐:我觉得不错,范冰冰本色出演了。韩庚大家当时有很多怀疑,因为秋水相对来说是一个爱读书、智商比较高的霸道学霸类型。但是韩庚给我和李玉好大的惊喜,这次是他演过的最好的一个片子,其实人有很多潜力,有时候是被激发的。在一个行当做的比较好的人,可能他在另外一个行当做得也会不错,你像韩庚,他做偶像,也是需要很多脑子和能力,因为那么多人,为什么他成偶像了?
 
       新浪娱乐:第一次看完粗剪感觉怎么样?
 
       冯唐:整个小说的内容我太熟悉了,跟那时候的生活本身的大喜大悲相比,电影相对真实地还原了当时的情况。简单地说,我会愿意拉我的朋友,包括我的大学同学,到影院去看这个片子,拿出去不丢人。

       新浪娱乐:你一方面是原著作者,另一方面也相当于原型人物,看这个电影的感觉应该还挺奇妙的。
 
       冯唐:对,感觉怪怪的。我是看电影很少的人,家里也没有电视,所以说我的意见很有可能不是典型观众,但是这次我的确笑了好几次,还有两三个瞬间想哭,我自己还比较满意。
 
       新浪娱乐:关于宋冬野的主题曲的歌词,你是怎么写出来的?
 
       冯唐:因为我是诗人,有一个叫春风十里不如你,就是我写的。我写的诗都特别短,我自己号称超简诗派创始人,借鉴了日本的那个俳句,又借鉴了中国的绝句,我很多诗比20个字还短。本来开始那个诗比这个歌词更短,就是“就这么看你,用所有的眼睛和所有的距离,就像风住了,风又起”,就这么短,我觉得很好地把握了某种特别微妙的心情,就是特别想看见一个人,没有说思念,但是里面有很多思念的成分。它传唱度挺不好对不对?不太容易上口。
 
       其实本来我还有一个词,当时第一个主題曲我是写的那个,最后一句是“我要用尽我的万种风情,让将来你任何不和我在一起的时候,内心无法安宁”,前面就是十八摸。左小祖咒是我很好的朋友。我在想他要是感兴趣,他也可以做一曲,其实拿那个《野合万事兴》的调子就很容易唱。
 
       忆学医经历:选妇科因想为妇女做点事 肿瘤专业让我理解了死亡
 
       新浪娱乐:当时写《万物生长》是处于一个什么样的情景,上学吗?
 
       冯唐:当时特别好玩,前半部是写在我上学的时候,1999年的暑假,我在美国做暑期工,在新泽西那一块超级无聊,当时也没有微博,就想写点东西,就像海明威讲写作对他来说就是排遣,写完了事就过去了,搁在那,跑步了了。当时写完了之后,还给我下铺看,他读到四点读完,然后憋到六点钟给打电话,他说有这么一个东西,以后再过二十年会给孩子看,说当时你们老爸大致就是这个样子,这个还挺让我感动的,其实很大的目的就达到了。虽然里面有各种变形,各种艺术处理,但是从心境上反应了真实。
 
       新浪娱乐:当时是怎么想起学医的呢?
 
       冯唐:我当时是用一个排除法,数理化,我觉得我学不了,文科,我觉得自己看就完了,剩下还剩什么?农林牧副渔,我对这些没什么兴趣,最后剩下只有学医了,就考最好的。可傻了,家长当时也不劝,本来是北医保送,当时就想北医是五年,协和是八年,然后就非不要保送,去高考,真傻,要不就能多玩玩了。
 
       新浪娱乐:专业是你自己选的?
 
       冯唐:是我自己选的,协和都叫临床医学,但是你做某种科研实习要挑科,我当时就找了妇产科,因为我对妇女充满热爱,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想更深刻地理解一下妇女同志,也为妇女同志做点事。
 
       新浪娱乐:你的校园生活,也就是电影里那些医学院场景,常人看起来可能挺惊悚的,天天跟尸体混在一起,经常接触死亡,还有就是选择妇科肿瘤专业,这些是不是会对你的观念产生一些影响?
 
       冯唐:是的,我觉得世界观、人生观有好大影响,基本上你自己要明白,人是会死的,好多人不理解人是会死的,还有一个要理解,在疾病面前,差不多人人平等,我看那些有病痛的人,能好好吃饭,好好撒尿,好好拉屎,他已经很幸福了。要不然就是带着尿袋子、插着管,能吃口吃口,能玩玩就玩玩,怎么开心就怎么来。这些东西潜移默化的搁在脑子里,我觉得贪婪痴想会少一点。电影里有很多跟人体相关的东西,帮助大家不止了解青春,更了解生命,了解人。
 
       新浪娱乐:作家比较感性,商业精英又比较理性,两种思维不会有冲突吗?
 
       冯唐:我觉得还好,其实作家跟职业经理人,有一些共通的东西,比如说对人性都要有了解,有时候你带队伍,需要你协调人性。所以在中国传统里,科举考什么?就考一篇文章,如果你能把那个文章写好,他就给你官做,官是什么?其实从我们现在讲就是经理人。
 
       谈作家生活:很多老作家连主谓宾都搞错 时间会把泡沫文学冲走
 
       新浪娱乐:现在平时都是一个什么样的工作状态?
 
       冯唐:现在是40%的时间读书写字。
 
       新浪娱乐:40%?比原来高了4倍。
 
       冯唐:对,因为从原来的职位退下来了,现在有30%左右的时间做医疗相关的投资,20%做一些跟电影、视频相关的东西,10%我自己出来玩玩,接接代言,就这些事。
 
       新浪娱乐:小说家和职业编剧有哪些区别?
 
       冯唐:职业编剧能够按时间写,小说有时候你想写的时候不见得有,来的时候可能挡不住,有一点天生的东西在里面。职业编剧在某种意义上,更多程度上变成了一种手艺,我是很尊重手艺人的,他们的确是那种松紧度。有些是影像能表达的,有时候是言语,所以最好两边能配上,那会是什么表现形式,你可以写一篇访谈。
 
       新浪娱乐:读你的文字是特别畅快的,你写作的时候是一种什么样的状态?是写完就不管了,还是说也要字斟句酌、练字修改?
 
       冯唐:我不会音乐,但是我写东西感觉有点像他们弹钢琴,有即兴感,现场感,通常那种现场的东西我会在后面的修改中故意保留下来。就说几点:第一,基本的用词语法,我的句子主谓宾都是对的,现在不止年轻作家,老的人主谓宾都错了。第二在这个基础上我就喜欢那种现场感,一泻而下的那种现场感特别爽。第三,我写长篇,通常每次我都会从头重新读一遍,越读越快,然后你每回到一个地方,想加一点减一点你可以再进行处理。所以说我写完最后一章的时候,我基本就不改了,我甚至不再从看一遍了,就可以交稿了,保持连贯性。
 
       新浪娱乐:有点像古代人,喝口酒然后开始写诗。
 
       冯唐:对,我喝酒喝的也挺多的。因为写稿可能都是在应酬之后,因为没有太多时间,就只能喝酒之后写,他们去第二场我就回去写东西,很多是在这种状态下赶出来的。喝酒人容易胆大,写文章开头难,喝点酒之后,就愿意开头,我是有这种体会。
 
       新浪娱乐:所以治疗拖延的办法,就是以后经常喝点酒。
 
       冯唐:你不能喝太多,喝太多你就想睡觉,好像写作的人多多少少都有一点拖延症。我写作速度并不快,比如说像那种1300字左右的千字专栏,要写三五个小时,然后再改一遍。每月交稿的时候,也挺烦恼的。
 
       新浪娱乐:你说过你属于《世说新语》和《史记》这一派,这个怎么讲?
 
       冯唐:相对来说比较求真,比较求灵气,稍微厚重感要少一点,比较爱开玩笑,比较没个正兴,我觉得偏这类形容词,与之相对的是《汉书》,比较厚重。相对来说我的篇幅不会特别长,你看写杂文就千字,要是写小说,我通常10万到15万我基本就结了,我至今没有写过20万以上的。
 
       新浪娱乐:现在很多年轻作家一夜成名,有很多出头的机会,比如说新概念作文大赛,或者某个网络帖子,然后突然就火了。那么文学修养是不是依然有必要?
 
       冯唐:我当然觉得是肯定的。你首先得有手艺,如果没有手艺,创造依附在什么地方?这好像你的语法、用词,都没有一个基本的能力,你怎么把意思表达出来都是成疑问。时间会把一些泡沫冲走,我喜欢能够沉淀下来了东西,这些才是代表着人类共性的经验,作为一种遗产传下去。至于那些一过性的东西,有太多东西可以替代它,比如说你可以打游戏,可以跑跑步,但是我承认它存在的价值,毕竟是一种杀时间的方式。
 
       新浪娱乐:接下来打算写什么新书?
 
       冯唐:我又接了一个电影,现在在写文学剧本,挂第一编剧,明年春节档上映。这个是大片,我给他们两万字,然后他们找职业编剧写脚本,我接着把它扩成长篇,明年发小说。其实今年我还有另外一个计划,我已经写了一万字,就是乾隆和三世章嘉的故事,我一直对清朝有一些疑问,因为我在北京长大,经常看故宫、天坛,天坛离家也很近,是清朝的审美。另外曾经有个人跟我提了一个挑战,可能是激将法,他说你总写这么色情的,有没有本事写一个连手都不拉的黄书,没有任何肉体动作和器官描写,但就是觉得很色情,这样的片还挺有挑战的,我就想写一个男男小说。
 
       新浪娱乐:耽美小说?要去体验生活吗?
 
       冯唐:对,体验生活我没有,作家一个很大的本事是想象。
分享给身边的朋友
资讯推荐
科技部“点名”辅助生殖技术

科技部“点名”辅助生殖技术

打通商保后,医生集团能从高端医疗变成大众医疗吗?

打通商保后,医生集团能从高端医疗变成大众医疗吗?

趋势!北京15家医疗机构转型康复医院

趋势!北京15家医疗机构转型康复医院

CFDA调整药物临床试验审评:受理60日内未收到否定或质疑意见,申请人可开展试验

CFDA调整药物临床试验审评:受理60日内未收到否定或质疑意见,申请人可开展试验

年薪30万起!深圳罗湖全科医生模式亮了

年薪30万起!深圳罗湖全科医生模式亮了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