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亢药因利润低全国停产 武汉5万患者难觅救命药

廉价药品接连告急,暴露出现行药品定价机制的缺陷。基药低价竞标机制不合理,价格失衡背离市场供需,导致价格低廉的基药停产。以这次的甲亢药短缺为例,廉价的国产“他巴唑”断货了,同样成分的进口药“赛治”取而代之,吃亏的依然是患者。

眼看每天都要吃的甲亢药“赛治”就要断档,跑到6家医院去买,都被告知“无货”。近日来,武汉的甲亢患者杨先生一天比一天着急。


杨先生的遭遇,并非个例。

图为:既是原料厂商又是生产厂家的燕京药业是最晚停止生产“他巴唑”的一家


今年5月,52岁的李女士被确诊患有甲亢。当时,医生给她开了一盒50片的“赛治”,1日1片,并告诉她至少要坚持服用两年。7月初,“赛治”吃完了,李女士到湖北省新华医院内分泌科复诊,却被医生告知:“赛治”缺货。紧接着,李女士又找到同济、协和、武汉市中心医院3家大医院,都没有买到“赛治”。


迫于无奈停药1个月后,李女士心慌、多汗的症状开始反复,最终昏倒在家中,被送医抢救。


在医生的建议下,李女士放弃市面上紧缺的“赛治”,选择替代药物——“丙硫氧嘧啶片”。


然而,李女士吃下这种替代药后,脸部及脖颈出现红疹等过敏症状,只得住院治疗。“其实,医生建议李女士使用替代药,也是委曲求全之举。”省新华医院内分泌科主任医师刘佩文介绍,甲亢药物主要有两大类:甲巯咪唑类和丙硫氧嘧啶类。前者有“他巴唑”和“赛治”两种药物,是首选用药;后者是替代用药,不适合肝功能不良等患者,且容易引发过敏等副作用。“赛治的缺货,已经持续了半年多,主要还是因为其同类药他巴唑的停产引发。”同济医院、中南医院等多家大医院药房负责人介绍,国产甲亢药“他巴唑”今年年初全国停产,巨大的用药需求全部转移到了进口药“赛治”身上。但是,供应量本来就不多的“赛治”,对于许多医院来说,通常两个月才能进到100盒左右,两三天就会被病人“一抢而空”。有些医院迫于无奈,甚至会对该药实行“限购”。“国产的早已断货,进口的日渐紧缺,替代的有副作用。”相关专家告诉楚天金报记者,按照发病率推算,武汉市的甲亢患者不少于5万名,这种“一药难求”的状况,影响巨大。


甲亢患者一旦停药性命堪忧


“甲亢病人不能随便停药换药,甲亢药可以说是我们的‘救命药’,但是现在一下子买不到,大家都很着急。”患者孙小姐对记者说。在生产厂家——北京燕京药业的官方网站上,咨询“他巴唑何时恢复生产”的提问多达20页,提问最早的时间显示为2013年1月21日。


湖北省新华医院内分泌科主任医师刘佩文介绍,我国甲状腺疾病患者高达3亿人,其中甲亢患者至少在1000万人以上,武汉市的甲亢患者不会少于5万名。甲亢患者一般需要服药2-3年左右,有的年轻病人可能吃药一段时间后痊愈,但大部分人需要持续服药数年,一旦突然停药,不仅患者之前长时间的治疗浪费了,而且还可能导致甲亢复发,严重时会形成甲亢危象,可致虚脱、休克,甚至危及生命。


甲亢“救命药”在汉遭遇限购


近日,楚天金报记者对甲亢药紧缺的现象,展开了更为深入的采访。


记者调查了10家大医院,“赛治”这种德国生产的进口药,在协和医院已断货达半个月以上;同济医院刚调到少量药品,每人限购一盒;武汉大学人民医院,断货3周以上,上周才到货200盒,每人限购3盒;广州军区武汉总医院,每人限购3盒;武汉大学中南医院、武汉市第三医院、武汉市中心医院、湖北省新华医院,断货2-3个月。


记者走访汉口和武昌的普安大药房、天成大药房、福恒生大药房、中联大药房、金药堂大药房等20家药房,均没有“赛治”销售,至少断货2个月以上。药房工作人员均反映,几乎每天都有人前来询问是否有“赛治”到货。


记者了解到,和今年年初全国停产的“他巴唑”相比,“赛治”的纯度虽略高一些,但价格却高出10倍。一瓶国产“他巴唑”100片,5mg/片,价格2元至4元不等。“赛治”是50片,10mg/片,价格为33元。


探因


甲亢病人的救命药——“他巴唑”,明明需求量不小,为何会全国停产?


据了解,一瓶100片的“他巴唑”,价格仅为2-3元。原料药紧缺涨价,药价低没利润,厂家没有生产动力,被业内认为是停产的最大原因。


9月底,记者前往北京,实地探访3家生产“他巴唑”的主力药企,探寻“他巴唑”遭遇停产的根源。


GMP认证门槛推高成本3家原料厂商停产断供


金报记者在国家食品药品监督局网站上查询到,该药在国家基本药物目录之内,全国共有18家制药企业有生产资质。记者致电多家有资质的生产厂家,北京、上海、江苏等地的药企都表示已经停产两年了,厂家给出的原因出奇地一致:“没有原料,原料药厂家停产了。”


原料停产是否是“他巴唑”停产的原因?为了一探究竟,金报记者9月25日专程前往北京进行调查。国内仅有的3家具有生产甲巯咪唑原料药资格的药企均在北京,分别是:燕京药业、太洋药业和北卫药业。


北京燕京药业一名姓孙的经理向记者介绍,甲巯咪唑原料药属于化学原料,该厂从去年开始停产,主要原因是相关生产线环评不达标。


为何企业不采取污染净化措施减少污染、实现生产?孙经理坦言,相对于高血压、糖尿病等多发病而言,“他巴唑”属于“小众”病种,该药的需求量相对小,利润也很低,但减排的成本太高,只能放弃生产。


北京北卫药业有限责任公司的营销经理魏东告诉记者,两年前就没生产甲巯咪唑原料了,因为当时国家对药企启动新一轮的GMP认证,需对厂房、生产线进行改造,同时还要实现环保达标。但该药利润太低,治理生产污水得花上百万元,与其花那么大成本去改造生产线,还不如直接放弃。


基本药物限价压低利润18家生产厂家集体逃离


采访中,记者还听到了另外一种声音。有业内人士认为,“他巴唑”是因为生产没有利润才被厂家所抛弃。“100片的零售价才2-3元,生产企业感到无利可图,甚至亏本,自然没有生产积极性。”同济医院药学部副主任方建国介绍。


生产成本上涨,药品价格为何不随之“水涨船高”?燕京药业、太洋药业相关负责人都表示,因为“他巴唑”在国家基本药物目录中,基本药物的价格并非市场定价,而是由国家发改委制定基药全国最高限价,各省再通过省级集中招标采购形成统一的采购价格。


据介绍,“他巴唑”的全国零售最高限价为4.9元/瓶(5mg×100片,下同)。而药品统一招标过程中又是“价低者得”,厂家想中标就必须低价。因此“他巴唑”的实际售价维持在2-4元/瓶,即使生产成本变高,企业也只能以中标价卖出。


“招标的方式分为评标和议标。如果一种药品的生产厂家很多,往往就采取评标的方式;如果生产的厂家比较少就采取议标的方式。在评标的情况下很多厂家为了能中标相互压价导致了价格过低。”燕京药业孙经理介绍,燕京药业生产的“他巴唑”在多省的中标价为1.68元/瓶,其余厂家生产的“他巴唑”的中标价格也大同小异,都是一两块钱的“白菜价”。


“成本一涨再涨,还按中标价生产,卖一瓶亏一瓶,虽然放弃生产线很可惜,但赚不到钱甚至亏本,谁还愿意生产?”北卫药业的魏东经理道出生产企业集体“逃离”的原因。


展望


“他巴唑”最快明年初恢复供应


据了解,今年7月,因为甲亢病人缺药的呼声太高,由北京药监局牵头落实原料供应与生产,通过行政手段临时恢复生产1800万片(5mg),缓解临床供需矛盾。但孙经理称,“1800万片,对全国近千万的甲亢病人来说真是杯水车薪,装起来只有几百件,光供应北京的市场都不够,湖北市场一个月的需求就要1000多件。”


不过,国家相关部门和厂家正在着手解决国产甲亢药“药荒”的问题。孙经理向金报记者透露,在国家有关部门的扶持下,该厂正在解决环保达标问题。待原料药生产解决后,燕京药业就会恢复生产,预计最快明年年初恢复药品供应。


追问


“价廉即停产”魔咒如何摆脱?


同济医院药学部副主任方建国说,现阶段缺货甚至消失的“廉价药”,远远不止“他巴唑”,还有一批廉价有效的好药都面临消失的尴尬。2011年,心脏手术用药鱼精蛋白出现全国性紧缺,由于没有替代药品,医院一度面临停做心脏外科手术的局面。造成紧缺的原因,也是该药长期维持低价,影响企业的积极性,导致唯一生产厂家——上海第一生化药业有限公司决定停产。


采访中,很多医生都提到现有的招标机制不完善,导致廉价药生产成本高、利润低,甚至出现价格倒挂,中标厂家生产不积极以致“主动停产”。


廉价药品接连告急,暴露出现行药品定价机制的缺陷。基药低价竞标机制不合理,价格失衡背离市场供需,导致价格低廉的基药停产。以这次的甲亢药短缺为例,廉价的国产“他巴唑”断货了,同样成分的进口药“赛治”取而代之,吃亏的依然是患者。


据了解,国家基本药物目录中一批廉价药消失,已经引起国家相关部门的重视,对部分常用基本药品实行指定厂家定点生产。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于去年下发了《关于开展用量小、临床必需的基本药物品种定点生产试点的通知》,今年9月第一批有6个品种进入定点生产,但其中暂时没有“他巴唑”。


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医药卫生事业管理学院方鹏骞教授认为,对于患者,无论是“药价高”还是“药品缺”,都不是好消息。在药品定价上,一方面,国家要通过专家评估、行业评审等制度确定药品成本价,形成药品的合理定价机制,让廉价药回归一个合理利润空间,保证公众不至于因为“市场失灵”而陷入用药的危机。政府还需要运用调控手段,保障药品不会因低价竞争而“招标死”。


另一方面,对药品需要适度放开价格管制,降低中间行政审批环节成本,让生产者有利可图,以市场的力量,刺激更多药厂加入到生产行列中来。在正常的市场状态中,让药品供应充足、价格合理。


此外,对一些特效的、甚至是救命的,且价格低廉的药品必须保护。国家应该建立一套廉价特效药的储备制度,由政府指定药厂生产,并给予补贴、减税等扶持政策。此外,还可提高廉价特效药的报销比例;引进激励机制,鼓励医生使用廉价药。


■ 小知识


全国甲亢病人一天需要3740万片药


按照2010年全国第六次人口普查的结果,全国共有13.7亿人口,全国甲亢患病率为1.3%,照此算来全国约有1781万甲亢病人。其中,约七成甲亢病人需要服药治疗,即全国约有1246.7万名病人需要服药。一名甲亢病人每天最少需服用3片甲巯咪唑,如果病重每天则需服用6片,按3片计算,全国的甲亢病人一天需要服用3740万片甲巯咪唑片。

分享给身边的朋友
资讯推荐
康复医械大利好,广东首家三甲康复医院诞生了

康复医械大利好,广东首家三甲康复医院诞生了

国家版药代备案征求意见稿本月出台 会有什么不同?

国家版药代备案征求意见稿本月出台 会有什么不同?

医院出局!供应商货款要由医保部门结算了

医院出局!供应商货款要由医保部门结算了

宇宙最大医院——郑大一附院 要“消失”了

宇宙最大医院——郑大一附院 要“消失”了

27道问题!一致性评价官方答疑最全汇总

27道问题!一致性评价官方答疑最全汇总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