阻碍外资进入中国医疗市场的三大屏障

中国的医疗卫生行业恰恰正处于这样的一个时刻:一方面,中国希望吸引外国投资,但中央和地方政府在相关规则方面存在的脱节依然严重;另一方面,外国投资者对中国设定的目标心存疑虑。在与跨国制药公司、医疗器械公司,以及有兴趣考察中国医院及老人院

俗话说,旁观者清,当局者迷。同样的道理,各国往往由于并非错在自身而相互心生误解。沟通不畅加上对其他国家所面临的挑战缺乏了解,会在无意中增加困惑。


中国的医疗卫生行业恰恰正处于这样的一个时刻:一方面,中国希望吸引外国投资,但中央和地方政府在相关规则方面存在的脱节依然严重;另一方面,外国投资者对中国设定的目标心存疑虑。


在本人与跨国制药公司、医疗器械公司,以及有兴趣考察中国医院及老人院市场的机构投资者进行的交流中,他们常常流露出以下三种顾虑。


首先,这些企业担心,一旦他们证明自己独有的医疗保健服务模式在中国取得成功的话,他们会发现自己面临中国政府通过卫生部实体或某种国有企业发起的竞争。


这是医院投资者特别担忧的问题:他们担心,一旦他们确认可以向中国中产阶层提供适当的医疗保健服务模式之后,中国政府就会直接照搬他们已探索出的适当模式。


而从中国这方面的角度来看,这种担忧似乎不符合实际。毕竟,卫生部曾公开提出医疗保健总服务量20%由民营医院完成这样的目标。虽然卫生部设有这个目标,加上自2012年以来限制外国私人投资者涉足医院行业的规定持续放宽,但外国投资者眼里看到的是,中国其他行业经历了从向外国投资者开放,到效仿外国投资者采用的经营模式,然后又表现出对外国投资者的态度急剧冷淡这样一个过程。这在中国似乎成了一种模式,而医疗卫生行业投资者对此感到担忧。


其二,中国医疗卫生行业的外国投资者担心,中国如今对外国投资的接受和开放姿态总有一天会突然结束。从商业角度来看,这种可能性关系重大,因为投资中国医疗卫生行业的回报周期会很长。这主要是因为成功的模式不但少且区别很大;再有就是,要想推动可自由支配个人开支流向向自付医疗保健消费,中产阶层的壮大是必不可少的。


无论是对还是错,外国投资者的这种担心反映了许多外国人对中国抱有的顾虑:当中国意识到自己需要外国投资和专长时就搞开放,而一旦这些外国投资者开始要求中国进行其领导人认为不可接受的一些变革时,开放的大门就会关上。


同样,这其中的核心问题不是争辩谁对谁错。中国有理由采取自己的行事方式,没有人会比中国更加了解自己的需求。外国投资者对中国提出问题的同时,最好也扪心自问:别人是怎么看我们的,我们能否用更加清楚明了的方式来做事,从而缓和紧张局势,并且让我们的目的更易于理解?


关于这一点,医疗卫生行业的外国投资者特别担心的一个问题,就在于中国有朝一日不再向外资开放的可能性。


诸多欧美商会及企业对政府机构进行的许多调查发现,在中国的外国运营商越来越担忧,与最初在中国投资时所遇到的相对开放相比,他们正在面临反复无常的标准和越来越多的限制。诸如自主创新等政策已经让在中国经营的外国公司感到灰心。在这方面,中国政府的动机是值得认可的,因为这对于中国经济发展的下一步而言很可能是必要的。


中国需要向价值链上游跃升,并且激励国内生产商,这确实是中国政府需要予以关注一个合乎情理的问题。问题是,中国过去几年以来在各种行业里制定的那套政策以及设立的诸多限制,是否有利于中国经济的其他行业(比如医疗卫生)吸引长期投资。


这一系列担忧引出了为什么中国医疗卫生行业的外国投资者持有疑虑的第三个而且也是最后一个原因:他们想知道,与允许中国国内企业开展经营活动的规则相比,他们将面临的标准能否具有合理的连贯性。这种连贯性问题涉及到规章制度和监管审批等基本问题的核心实质。上述这两个基本问题仍然是医疗卫生行业投资者在完全参与中国市场的过程中所面临的障碍。


在这一点上,我们有必要再次提到痛苦而且似乎无休止的葛兰素史克公司(GSK)贿赂丑闻。西方国家没有人真的质疑葛兰素史克犯下的罪行。受到质疑的是,考虑到中国监管部门放任国内制药企业与公立医院和医生“相互联络”的情况,作为一家外国企业的葛兰素史克是否被套用了某种不切实际的标准。


如果处置葛兰素史克的标准不切实际,那么他们——或者制药行业中的任何公司——该如何与根深蒂固的中国国内公司进行竞争?实事求是地讲,在任何其他市场上经营的外国公司都知道,国内企业将会拥有优势,然而,对外国企业和国内企业采取根本不一致的行业规则,这种感觉会抑制外国投资。


在诸如医疗卫生等行业里,外国投资者尤其担忧这个问题。在医疗卫生行业里,向特定类型的外商独资医疗卫生服务企业办法许可证及政府审批程序的透明度仍然是一个问题。


但是,这些问题都不是无法解决的,中国吸引外资进入医疗卫生行业的愿望正处于一个尴尬的时刻。


对于外国企业而言,中国经济的其他部门正在变得越来越难以立足。问题的对与错并非关键。关键在于,当外国运营商观察过其他行业后,便会问他们自己,面对中国其他行业已经发生的那种令人担心的情况,自己是否愿意承担巨大风险来进入中国。


中国政府需要向医疗卫生行业的外国投资者进一步澄清中国持有的利益和目标,这个要求和以往一样强烈。此项策略的成功将不仅取决于中国政府对医疗卫生行业采取什么特别措施,还取决于外企在其他行业遭遇的一系列趋势和问题。

分享给身边的朋友
资讯推荐
北京医改再进一步 政府定价范围将逐步缩小

北京医改再进一步 政府定价范围将逐步缩小

2017之医改:勇涉“深水区” 提升群众“获得感”

2017之医改:勇涉“深水区” 提升群众“获得感”

上海自贸区“证照分离”有了升级版 医疗器械注册证试行

上海自贸区“证照分离”有了升级版 医疗器械注册证试行

9部门联手,广东耗材大整治来了

9部门联手,广东耗材大整治来了

震撼的一天,CFDA停止两医疗器械产品进口

震撼的一天,CFDA停止两医疗器械产品进口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