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改三要素:降药价、互联网、国外经验

导语在国家卫计委主任李斌看来,破除以药补医,改变医疗机构的收入模式是医改推进的核心。同时,她看好新兴互联网医疗这股自下而
 
导语

在国家卫计委主任李斌看来,破除以药补医,改变医疗机构的收入模式是医改推进的核心。同时,她看好新兴互联网医疗这股自下而上的变革力量,也非常重视他国的医疗体系建设经验。

 

——打破以药补医利益链,挑战重重
李斌:三明的改革好像是一个孤岛一样,嗯,有些药厂去,有点像围剿似的。
——暴力伤医事件频发,如何解决医患纠纷
记者:您看到这个情况,当时心里什么感受?
李斌:我非常痛心,非常气愤!
——2015,卫计委启动新一轮反腐风暴
记者:这种利益链没有理顺的时候,这种风险其实是比较大的
李斌:出一起,查一起,绝不能容忍,要零容忍的态度。

中国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主任李斌在谈到医药利益链问题时表示,一定要把一些虚高的药价要降下来。凭什么我们中国用药量这么大,反而还比其它国家还要贵,包括比香港地区有些药品还要贵,那这不正常嘛!
问答中国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主任李斌
1
医药利益链

上世纪五十年代,由于国家财力不足,对公立医院补助有限,在1954年的时候,中国制定了对公立医疗机构用药,顺加15%差价的经济补偿措施。市场化改革以后,公立医疗机构必须要自负盈亏,进而对于药品加成的依赖程度越来越强,以药补医这一个政策也被认为是造成了医生随意开“大处方”、“大检查”,百姓“看病贵”,甚至是激化医患矛盾的主要原因。


自2009年启动的新一轮医改当中,破除以药补医也是重点推进的改革之一。然而,2015年的3月30日,中国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全国医疗卫生服务体系规划纲要》,其中提到,目前中国以药补医的机制尚未有效的破除,科学的补偿机制尚未建立。

 

记者:比如说三明市,它自己做了一个试点吧,还得到比较好的效果,就是把这个医药的价格链给打破了,但是也有听说,说因为现在这个医药的价格体系打破以后,医药价格下来了,但是有一些医药的药商,或者药企反而觉得说,一直鼓吹三明市的这个例子,不适合全国铺开,在给药的时候,有的时候还可能会绕开三明市这种情况,您听说过吗?

 

李斌:我觉得作为一个生产企业、流通企业,都要依法依规,那种恶意的垄断行为是不被允许的,而且是必须坚决查处的,所以如果大的这个改革呀,这个氛围都是一样的话,如果当时你比方说三明的改革好像是一个孤岛一样,嗯,大家说的有些药厂去,有点像围剿似的,是吧,但是不错他们挺过来了,挺过来了还真是搞得不错,群众得到了实惠,价格体系合理了、医务人员的积极性调动起来了,同时他们也在加大政府的投入,使得这个医院回归了公益性。

 

今年这个价格改革,总理的报告里已经讲了,这个任务,而且医药价格和医疗服务的价格要配套推进,要联动。

 

总之要还它一个真正的,今后一个风清气正的,这么一个领域,要这样努力做到这样。

 

记者:您也特别提到,2015年我们要加强这种医药价格的谈判机制,这部分我们的卫计委会做些什么,尤其是对于一些国际的药厂或者是进口药,我们会做什么样的谈判?

 

李斌:今年要准备选几个品种,比方大家比较关心的那几个品种,那么现在还是专利药,就要进行谈判,要建立一个谈判机制、谈判平台,要组织专家,要形成一个规则,现在这些事情都在做,而且不会很长的时间,就会出来了,今年就开谈。就一定要把一些虚高的药价要降下来,凭什么我们中国用药量这么大,反而还比其它国家还要贵,包括比香港地区有些药品还要贵,那这不正常嘛,那么就要通过这些,国际的这些价格的正常的比价,然后再考虑到量价挂钩,来跟对方谈。

 

一方面是破除以药补医,打破公立医院以及医生收入与药品价格挂钩的利益链;另一方面,推进公立医院医护人员的薪酬体系改革,也是医疗体制改革的核心环节。根据2014年广东大学生毕业生的平均收入调查,烟草类的就业达到4571元,研究生临床学就业收入仅为2100元,20个低收入的专业当中,医学类占了13个。

 

这个行业,教育的周期长,我们一般的本科是四年,它要五年,五年再加上三年的住院医师的规范化培训,差不多做一个合格的临床医生,至少要八年,而且他们的风险高,劳动量也很大。在全世界,医生这个行业都是一个薪酬相对比较高的这样一个行业,他们的劳动价值应当得到充分的体现,我们过去这个服务的价格太低了,不能体现医务人员的劳动价值,所以出现一个以药补医等等,这样一个非常歪曲的现象,这个必须要改过来,要充分的体现他们的医务劳动的价值。

 

大金融学家亚当·斯密都就针对医生专门讲过,他说医生是我们要托付生命于他的人,所以一定要是一个信得过的人,那么他们应该得到一个合理的报酬,现在各地都在逐步的探讨,能够建立一个符合行业特点的薪酬制度。

 

2
互联网医疗

2015年,“互联网+”这一个新兴概念火热起来。所谓的“互联网+”通俗理解就是指,企业通过互联网找到新的商机,而市民也将从新的产业、新的业态当中受益。事实上,医药行业拥抱“互联网+”从去年便已经开始,从药企在互联网上布局,到医院与互联网结合改变就医模式。

医改三要素

 

医药行业在互联网上分得一杯羹的同时,市民就医买药的模式也在悄然改变。

 

在今年两会上,政协委员李彦宏便提出,希望全面开放医院的挂号资源,让医院有能力自己把号源放到网上,搭建医患双选平台,把最合适的病人推荐到最合适的医生那里去。

 

李斌:我注意到他的这个提案,我们现在各地的情况不一样,我们倡导运用电子信息化的这样的一个技术手段,来进行网络的挂号,包括进行一些健康的咨询,今后可能也是一个大势所趋,另外也要满足不同的群众的需求,老头老太太他不会上网,就像打车一样,他不会使那个软件,那你说一点窗口的服务也没有,恐怕也不算合适,另外你看看那些好多医院也搞了很多自助的那些机器,我觉得是一个开放的、多样化的这样一个平台。

 

记者:比如说有没有比较好的例子?

 

李斌:你像协和,你们现在去,昨天我看了一个报告,记者可能也没打招呼自己去的,就是明显的改善了。

 

记者:他就是因为在网上预约。

 

李斌:网上预约有很多了,可以绑定的,各种预约的平台,114啊,还有一些我们那个移动啊,等等那些平台很多,然后预约告诉你准确的时段,比方说过去是起大早,大家都在那排队,挤得一窝蜂似的,是吧?然后呢,你看病又在那早早的等着,一会一探头“到没到我”,一会一探头“到没到我”,现在不用了,他们说的这个等待的时间不超过半个小时,就你到这个点,已经告诉你了,你几点去,到这个点你就可以在那(就医),比较舒适,所以群众的获得感正在增加,所以好多都是细节的事情,是的,就你说的,好多都是细节决定成败,好多都是细节的事情,但是细节的做到了,对整个改革它是很大的推动。它是改革链条上的一个小螺丝、小齿轮,没有它还真不行。

 

近年来,暴力伤医的事件频发。就在2015年的2月21日,湖北十堰一位在岗医生和护士被病患家属殴打,其中一位医生视力、听力下降,眼眶骨折,颜面部严重挫伤。而就在李斌到任卫计委主任的前一年,根据新华社的统计,2012年的一年之内,中国有多达7名医生死于医患纠纷。

 

记者:其实您2013年来到了卫计委,当时2013年出现了很多的医患紧张的关系,有一些医伤,您看到这个情况,当时心里什么感受?

 

李斌:我非常痛心,非常气愤,因为不在这个行业里面,没有这种感受,包括去年开两会的时候,那之前发生了浙江温岭的事情,然后又发生了南京的事情,与会的很多医务界的代表,很多委员提出了意愿和建议,要解决这个问题,去年打了组合拳,还是打出成效了,一手就抓这个治理医闹,坚决打击涉医的犯罪行为,我们会同高检、高法、公安等11个部门,出台文件,把那些医闹的行为,怎么治理,明明白白地写出来,加强防范,把这些问题要解决好,这一手要硬;另一手,就是要建立长效机制,“三调解一保险”,所谓“三调解”,第一层医院调解,两万块钱以下在医院内部调解,要疏通患者的这种投诉渠道,两万块钱以上,就要第三方人民调解,每一个地方都要建立人民调解的这样一个机构,“一保险”就是医院都要参加医疗责任险,或者说医疗的互助的责任的这样的一些,这样的基金会等等这样的组织,调解完了,有了结论了,由保险来支付,“三调解一保险”这个机制建立起来以后,那么去年虽然总的诊疗的人次,增加了五亿人次这一年,但是医疗纠纷下降了18%,平稳多了吧,医生也觉得现在的职业环境改善了。

 

我说要是用三年的时间,持续不断的这样的抓,那么这个医疗秩序也好,职业环境也好,就会明显改善的。

 

3
国际合作,反腐

病有所医,患有所保,医改的成功与否,是当下衡量社会幸福感的一个重要指数,虽然世界各国的卫生体系都在变革,但是迄今没有一个国家,特别是大国能够很好地解决这个问题。

以典型的英美两种模式来看,英国国家医疗服务体系是建立于1948年,旨在由政府为全体国民,提供免费医疗服务,并被世界卫生组织认为是欧洲最大的公费医疗机构,和世界最好的医疗服务体系之一,但仍存在着转诊、看病等待时间长等低效率问题。而美国是发达国家当中,唯一没有提供全民医疗保险的国家,最突出的问题便是医疗的费用过高。

 

记者:主任,我们在2014年的7月份,李克强总理特别看了世行,以及世卫组织的领导和专家,要求做一个三方四家的一个国际合作,这个合作希望对于中国的医改能够有所建言,我们不知道这个国际合作我们扮演的角色是什么,然后我们这个国际合作会怎么展开?

 

李斌:这项国际合作目前进展顺利,主要是在我们已有的,确定的深化医改的基本方向、基本原则和总体目标,这就包括一些布局的这个框架下,那么借鉴方方面面的一些好的经验,包括国际经验。

 

那么从我们,主要还是要把中国的医疗卫生体制改革的这种实践,展现出来,然后包括一些案例啊,包括一些分析啊,包括一些数据啊,然后我们共同来分析。

 

记者:从2009年开始推动医疗改革,其实取得了进展,比如说我们的覆盖,到了13亿人口,这种全面覆盖率,这在世界上也是比较难得的。

 

李斌:2009年新的医改实施以来,我们取得了重大的阶段性的成效,我觉得突出的表现有这么几个方面,一个就是全民医保体系更加健全了,那么现在职工医保,城乡居民医保,已经覆盖超过了13亿人,覆盖率一直是保持在95%以上,这在全世界是最大的一张医疗保障网,那么现在保障的水平也在逐年的提高,政策内的报销水平,能够达到70%以上。

 

去年在全国各省都开展了大病医疗保险的试点,这样患大病的患者也能够,在原来报销的比例的基础上再提高10到15个百分点,这样的话去年大体上,就大病保险筹资了155亿元,有240多万人受益了;第二个成效呢,公立医院改革,也迈出了新的步伐,去年公立医院的改革县市已经达到1300多个县,有2500多所县级的医院都进行了综合改革。还有加大政府的投入,十二五以来投入了400多亿,改造、提升这些基层服务的能力。

 

第四个就是药,这大家很关心,就是医药流通领域的改革,那么通过完善药品的采购制度,解决急需药的保障问题,解决儿童用药的保障问题,那现在的状况得到了很多的改善,所以基本用药需求还是能够满足的。

 

记者:您刚刚提到的就是说,在这个国际的经验方面还是值得借鉴的,您也特别就是在出访的时候,去看了一些医改的国家,比如说以色列或德国,你也分别看到它们的优点,也看到它们的一些不足的地方。

 

李斌:比方说到德国,我觉得它的这些医疗制度,就是比较完备的,而且它和我们的整个制度的这个方向也比较贴近,它这个政府、市场、社会组织之间的这种协作和边界是非常清晰的,所以它有很多的那个医疗卫生方面的法律法规,这个要比我们要健全,我们现在,一个基本的医疗卫生法正在制订过程中,现在还没有制订出来,所以这个就需要学习人家这些方面,加快这个法制建设的这个,依法行政的这样的步伐,这也是符合全面依法治国的这个大方向的,但是我越来越觉得,这个医改虽然是个世界性难题,也没有一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一个基本的一个模式,你比方说,我们现在,我们还不富裕,我们的总的医疗费用才占GDP总额的5.56%,这就是去年的水平,那么像法国呀,欧洲的一些国家呀,它们就像德国呀,它们已经达到了10%、11%这个水平,美国就更高了,到了17%,它也要进行医改,所以我们大家都在,我看这世界各国都在搞医改,方向,要解决的重点问题不一样。

 

这个鞋合不合脚,还得穿在自己的脚上才能看出来,所以照搬哪个国家的模式都不行,还得从实际出发。

 

2015年的3月30日,根据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的消息,国家卫计委将会在2015年开展四轮巡视,每一轮巡视3到4个单位,被解读为是对各大医院的一次反腐风暴。而在2009年到2013年,卫计委也曾经对各大医院进行过一轮的例行查巡。

 

记者:当时发现了什么样的问题,而我们这次的大巡查,又希望达到什么样的目的?

 

李斌:加强对医院的巡查,特别对大型医院的巡查,这是我们这几年在做的事情,我们每年的这种检查,都发现一些问题,比方说进展迟缓的问题,财经,违反财经纪律的问题,也有极个别的,在这种腐败的问题,那么这些问题都交给地方,如果碰了高压线的,要坚决查处,那么在这个基础上,我们今年又加大了力度,就是对这40几家大型的医院进行巡查,这种巡查主要是,一个是它的一些重大项目的实施和建设,另外它日常的运行的情况,以及在运行过程中,它是不是符合国家的相关的法律、法规、政策等等。

 

记者:这不会是我们一家的工作,我们会是有第三方机构,也包括审计机构?

 

李斌:哎,对,是我们组织,组织开展的,组织第三方的机构,包括审计师事务所,会计师事务所,还有一些机构,一起组织起来,来进行检查,所以它能够非常严格,又能够很专业,又能够秉公执法。对凡是在医药卫生领域中,出现的贪腐的案件,出一起查一起,绝不能容忍,要零容忍的态度,要坚决惩治。

 

记者:而且其实反腐也是作为医疗改革的,其中一个很重要的抓手,因为一手硬一手去改制度,其实是有利于医疗改革的?

 

李斌:一个事业想发展,必须要有个风清气正的一个环境,如果风不清、气不正,这个路就很难走的好,就很可能有人就要走上歪路,甚至掉进深渊,所以这个通过加强反腐倡廉的建设,来推进我们医改,这也是相辅相成的。

 

记者:其实2015年我们都说了,这个医疗改革进行了一个很关键的时期。您对于您现在所掌管的卫生跟计生工作您有什么样的期望?

 

李斌:我想起一句话,叫做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我觉得这句话挺切合这个医疗卫生的这个行业的,我们现在进行的医改,虽然是个世界性的难题,但是航道已经开通,坚冰正在消融,所以我们人人享有基本医疗服务,建立起一个中国特色的,这样一个基本医疗服务制度,这样一个目标,是一定会达到的。


分享给身边的朋友
资讯推荐
CMDE:7个器审常遇问题解答

CMDE:7个器审常遇问题解答

中医诊所大爆发,办证只用一天

中医诊所大爆发,办证只用一天

四大热词总结2017中药行业重磅政策与企业大动作

四大热词总结2017中药行业重磅政策与企业大动作

设备捆绑耗材销售,医械企业被罚!上海工商出手了

设备捆绑耗材销售,医械企业被罚!上海工商出手了

北京卫计委发布采购14台大型医疗设备 价值上亿

北京卫计委发布采购14台大型医疗设备 价值上亿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