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国医疗行业,莆田系医疗有何特殊之处?

截至2013年十月,全国10877家民营医院中,“莆田系”旗下有8000家,占73%以上。去年,中国医疗健康产业发展策略联盟主席冯仑接受媒体采访,讲述他和“莆田系”的合作。

       究竟是什么原因让冯仑瞄准了医疗健康产业?又是怎样的因素促成了他与莆系的携手合作?他们之间的合作又是采取了一种怎样的策略?在一个周末的温暖午后,冯仑将他的经历、思考和故事,娓娓道来。


在中国医疗行业,莆田系医疗有何特殊之处?
 
       医疗产业符合“三高一低”的标准
 
       在城市化发展当中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是,究竟是以房地产为引导还是以产业为引导来带动城市化?我们可以从过去历史上看的很清楚,每个城市的发展无疑都是产业带来居住、商业、公共服务、教育等,这是一个逻辑。可是,这么多年很多地方仿似无所觉地一直走着相反逻辑,变成了卖地、搬迁、盖住宅,而产业没有,以至于资源大量浪费。结果是城市化变成了房地产化。
 
       城市本身只有简单一个卖地的GDP,后面的可持续发展的产业没有能够建立起来。很多城市无限蔓延不说,关键空城很多,给大家带来极大不方便。这样的话,新城、老城都很别扭。
 
       从这个角度,我们三年多以前在研究立体城市的时候就一直在考虑一个事:立体城市要产业主导应该选择什么产业?理论上说,有无数多的产业可以选择。这需要我们在筛选产业的时候确定一个选择的方法。
 
       我们考察了很多以后就想,立体城市应该用什么样的可持续发展的产业?首先我们假定对所有产业都不带有任何偏见,然后确定三个标准作为我们选择产业的标准。
 
       第一个标准是高就业系数。有些产业就业系数很高;有些产业,比如金融,就业系数不是很高。因为一个人可以管一百亿、一千亿财产,最多再加上几个辅助的。有些就业系数还可以,比如餐饮,但是这些产业的就业人口收入比较低。而我们则是需要就业系数不仅高而且就业的人收入还要相对比较高,这就是所谓高端服务业。后来我们根据这个标准发现,医疗的就业系数很高,高端的医疗大概一个床位四到六个就业机会。而且医生、研究人员相关的收入也比较好。
 
       第二个标准叫做高需求弹性。所谓高需求弹性就是,每给一个单位的满足就刺激出新的需求。比如餐饮就弹性小,再牛的人一天也不能吃八顿饭。我们要找的是弹性大的产业,这种弹性大的行业,能够吸附非常遥远的人来,而且可以持续增长甚至增长是无限的。它的吸附力和辐射力都很强,而且市场无限大。按照第二个行业标准,我们发现医疗、教育都属于需求弹性大的。比如说健康,人从来不拒绝。越健康的人不等于说不需要健康,而是越需要跟生命有关的东西,相对来说需求弹性比较大。
 
       第三标准是高增长。每个行业它都有一个高增长的阶段。我们看医疗卫生产业,未来十年二十年属于刚开始、制度刚开放的阶段。根据过去三十年改革的经验,制度每一次开放,都意味着一次高增长。实际上,我们这几年改革有一个事情很有意思,就是要素的市场化。只要要素市场化,就可以带来商业的膨胀、快速的增长。比如说土地当初的开放,要素市场化后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商业机会。医疗正在进行体制改革,很多要素市场化。比如医生多点执业所带来的人的市场化。所以,医疗产业未来有八万亿、十万亿的这样一个市场容量。
 
       这是“三高”,还有“一低”,就是低替代率。这个产业几乎不能替代,否则我们这个城市过两天换一个产业,过两天换一个产业。根据这个“三高一低”的产业标准,你可以看到,医疗健康产业就是高就业系数、高就业弹性、高增长,但是低替代率。
 
       “五五七”落地,与民营一拍即合
 
       文化基因跟民营医院的文化基因是一样的。
 
       把医疗健康产业做了研究以后,我们认为在立体城市里面,把它变成一个核心产业是可以支撑得住的。
 
       现在可以回答你们的问题,为什么会关注医疗产业。我们毕竟是商人,把这研究完之后不是到此为止写篇论文就完了,最大的问题是把医疗健康产业这七个项目落实下来。落下来的时候我就发现,医疗体系从体制和运行方式上来说有三大部分。
 
       一个体系是公立系统,这个系统很庞大,但很难谈、很难合作。他们都有行政级别,也不差钱,而且医院办得好不好跟他们个人也没啥关系。第二个体系是国外的体系,看起来高端大气。我们也考察很多,但是引不进来。为什么呢?因为在国外好的医疗机构都是公益组织,而且也有研究体系支持,不是有市场就能引入的。它们一定要价值观吻合、研发配套才行。所以到目前为止,能够引进的只是一些医疗研究和咨询管理类的机构。
 
       再有就是民营的体系,很好很精彩。我们的文化基因跟民营医院的文化基因是一样的,都是从草莽开始,最初什么都没有。但是在二十年里,民营的医疗机构居然发展出一万家,有八千家都来自莆田。这太有意思了。然后,我们开始跟他们认识、讨论、研究,一起来把民间医疗做一个整合、提升。
 
       我不是办医院的。国外医疗投资发展的体系特别像酒店,开发商、投资商和运营商是分离的。按照国外这个模式就发展得很快。比如我们是开发商,我们知道全世界医院怎么设计、谁设计最好;莆系的医疗机构都是运营商;投资商可能是保险公司等其它机构。我们合作到一起形成互补结构。
 
       这样在我们整个医疗健康产业落地方面,就解决了,我们次序就出来了。先是民营,再就是当地的公立部门,再就是国外的机构。
 
       至此,冯仑所展示出来的更多是一个商人的逻辑——市场远景与合作伙伴。但这仍就无法解释整个链条中的关键一环:莆系医疗。
 
       在中国医疗行业,莆系医疗极为特殊
 
       莆系医疗是中国医疗产业无法绕开的话题。因为数量庞大,莆系医疗举足轻重;又因为“野蛮生长”,莆系医疗饱受争议;还因为远离舆论,莆系医疗低调神秘。但不能忽视的是,经过了二十几年的沉浮,莆系积聚了雄厚的力量。
 
       那么,冯仑究竟看到的是怎样的莆系?他如何看待那些挥之不去的争议?他们又是为什么能够一拍即合?而作为他们合作的平台机构,医健联盟又是怎样一个组织?
 
       我们就跟莆系医疗的这些朋友开始打交道,研究、了解他们,也跟他们学习、讨论。关于莆田争议太多了,但对于我来说这事太简单了。这历来都是民营企业发展的逻辑。你们都觉得他不好,我看到他健康的一面。你看见的是缺陷,而我看见的是生命力。
 
       我们从莆系这八千家里找到了最主要的带头大哥,在莆系医疗里非常好的带头人。
 
       这个过程非常简单,民营企业都有他的基因和历史,首先得找大哥,跟他们先交流。交流非常简单,大家都苦出身嘛,生长基因都一样。很亲近,立即就有共鸣。然后我们再介绍一下中城联盟怎么弄,再组织一下他们去了趟西安,结合立体城市这个事儿开了一次研讨会,吃了一次饭,后来在汽车上又继续讨论,最后在汽车上有了初步的想法,建立联盟。
 
       很有意思,大家做事都非常痛快,这就是民间的力量。举个例子来说,组织联盟得有钱,当时刚开始弄,有些东西还没完备,那就翁国亮给个账号,大家都把钱打翁国亮那儿就完了,没含糊。这种就是信任。于是我们就开始了。
 
       现在有几个非常重要的进展,除了跟立体城市相关的以外,还有跟整个行业发展相关的。第一个就是获得平安银行100亿的授信,我们首先解决了再发展的一个资金问题。第二个已经获准成立中国第一家HMBA,就是健康MBA,在莆田学院,这个MBA就是为了提升莆系的管理水平,招的学员以莆系为主,兼顾别人。然后他们有一万家机构,多少人都得培训,这个HMBA就是培训中高层的管理人员。第三个组建管理公司,就是三甲医院的管理公司,现在工商管理那里正在注册。接下来还将组建一个基金。
 
       在短短的时间内,莆系医疗经过这样一个组合提升,更重要是彼此之间的交流形成了一个积极、向上、健康、奋斗的一个价值观。这样使莆系医疗在市场上更有长久的竞争力。
 
       国家政策持续对社会资本办医的鼓励、医疗服务市场的不断壮大,都预示着民营医院的成长和发展将是必然的趋势。从这个角度讲,两个新兴事物的结合又像是必然。
 
       目前,困难和障碍仍旧存在,莆系医疗能否真正赢得信任和尊重也需要时间的检验。这些不确定因素的存在,导致了很多犹疑和忧虑的出现。而当下,谁都没法给出确切的答案。
 
       早期一定是有很多与生俱来的优点和缺点。首先莆系医疗不该我评价,我也没资格评价,但实际上它和任何民营行业发展的历史过程是一样的。这些企业早期粗制滥造,市场假冒伪劣,这都是早期。但是现在你看,你还说民营企业是粗制滥造吗?现在制造的很多东西都是民营企业造的。
 
      
分享给身边的朋友
资讯推荐
科技部“点名”辅助生殖技术

科技部“点名”辅助生殖技术

打通商保后,医生集团能从高端医疗变成大众医疗吗?

打通商保后,医生集团能从高端医疗变成大众医疗吗?

趋势!北京15家医疗机构转型康复医院

趋势!北京15家医疗机构转型康复医院

CFDA调整药物临床试验审评:受理60日内未收到否定或质疑意见,申请人可开展试验

CFDA调整药物临床试验审评:受理60日内未收到否定或质疑意见,申请人可开展试验

年薪30万起!深圳罗湖全科医生模式亮了

年薪30万起!深圳罗湖全科医生模式亮了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