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博拉疫情尚未完全落幕,危机又重新开锣

最后一例埃博拉病例于几星期前出现在利比里亚。然而在该地区、以及在疫情持续疯狂肆虐的几内亚和塞拉利昂,原先防护就就十分薄弱的公共健康系统在与埃博拉的抗争中被彻底破坏了,儿童免疫接种也接着相应被缩减。研究员对此提出了沉重的警示,认为该后果可能是灾难性的:比埃博拉更为可怕的是,一种爆发性麻疹最严重时将会夺去成千上万人的生命。

       由于埃博拉疫情残酷地摧毁了卫生服务设施,专家正在积极全面筹备以对抗西非的致命性麻疹大爆发。

 
       随着埃博拉疫情逐渐落幕消退,西非地区正隐约酝酿着第二个健康危机。最后一例埃博拉病例于几星期前出现在利比里亚。然而在该地区、以及在疫情持续疯狂肆虐的几内亚和塞拉利昂,原先防护就就十分薄弱的公共健康系统在与埃博拉的抗争中被彻底破坏了,儿童免疫接种也接着相应被缩减。研究员对此提出了沉重的警示,认为该后果可能是灾难性的:比埃博拉更为可怕的是,一种爆发性麻疹最严重时将会夺去成千上万人的生命。
 

埃博拉疫情尚未完全落幕,危机又重新开锣
 
       来自位于马里兰州巴尔的摩市的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彭博公共健康学院(Johns Hopkins Bloomberg School of Public Health)的流行病学家Justin Lessler 指出,埃博拉带来的二次效应会等同于它的直接影响,甚至更为严重。Justin Lessler和他的搭档根据潜在的埃博拉疫情后的麻疹爆发规模,推算得出了骇人的数据。
 
       在受灾地区,麻疹绝不是唯一的也不是最大的威胁。举例来说,由于担心感染疟疾人数的急剧增加,无国界医师组织(Doctors Without Borders)于十月末开始分发治疗寄生虫疾病的药物。然而麻疹的出现是健康系统损伤的第一信号,它出现在早期并会带来严重后果。作为世界上具有最高传染性的病毒之一、传染性为埃博拉病毒的5至10倍的麻疹病毒是出现灾情后最早爆发的一种疾病。在贫穷国家的人道主义危机的现状下,麻疹感染致死率可达20%,尤其是对于那些因营养不良和维生素A缺乏造成身体虚弱的人群。
 
       利比利亚、几内亚和塞拉利昂即便在埃博拉病毒袭击之前就面临着麻烦。人口和卫生调查显示,在2012和2013年,三个国家中预估只有62%至79%的儿童有且仅有接种过一剂麻疹疫苗。麻疹病毒传播非常迅速,95%的人群必须接受两剂疫苗接种以防止感染。
 
       全球免疫部门美国分部、位于亚特兰大的疾病预防和控制中心(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的高级顾问Steve Cochi表示,在这三个国家中,虽然对于麻疹的免疫一直就很弱,但是在去年夏天,免疫能力更是出现大幅下降。利比里亚曾在2014年计划过一次秋季末麻疹免疫接种行动,但因为遭受埃博拉的打击,该计划便取消了。在几内亚和塞拉利昂,这项计划也被延期了。
 
       Lessler和他搭档计划在他们的新研究中预测埃博拉后麻疹爆发的严重程度。这个跨校研究小组采用了统计学方法和地理空间定位法,标出了埃博拉袭击之前麻疹易感儿童的数目、年龄和位置。接着,他们设想了各种中断麻疹免疫接种的后果,中止的日期分别为6个月后、12个月后和18个月后。
 
       可怕的预测结果是:与埃博拉出现前的传染病患病人数(估约为127,000)相比,埃博拉之后的地区性麻疹流行将使患病人数几乎翻倍(估约为227,000),并使死亡人数增加2,000至16,000。最终,死亡总人数将可能超过至今为止埃博拉造成的死亡总人数(约10,000)。Lessler强调道,通过进行大规模疫苗接种,这类死亡几乎都是可以避免的。他说他们的研究小组仅仅是着重于麻疹的研究,而不包括其他方面,例如减少孕产妇死亡率,“因为在这件事中我们知道研究的重点在哪里,而且成本与其他的干预措施相比更低”。
 
       Lessler承认,他们的设想是带有少许的悲观主义。他们认为,在埃博拉爆发之后麻疹接种总数(包括常规免疫覆盖接种及大规模接种)下降了75%,并且要在18个月后才能回到先前的水平。
 
       “他们自己也承认,对常规接种的中断期(18个月)的假设是非常武断的,并将会面临争议”,伦敦帝国学院的传染病学家Nicholas Grassly如是说,“但他们的结论和对行动的呼吁是有理有据,并且是必要的”。
 
       在2014年末,Cochi所在分部麻疹小组的负责人Katrina Kretsinger声明说,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DC)建立了自己的易感人群模型。尽管CDC进行了不同的假设 ,例如疫苗接种数会减少50% ,Kretsinger说他们自己建立的模型达到了一个非常统一的结果,并于1月初向CDC的董事Tom Frieden做了简要报告。她说:“这一定是他(Frieden)迫切想要知道的结果”。
 
       然而,埃博拉的出现使在那些本身就难以着手的地区推行疫苗接种的难度上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Cochi的疑问是:当如此多的医护人员丧生时,谁将来进行疫苗接种?而且考虑到对西方医学的谣传和不信任因素,人们会愿意接受吗?他说:“如果你带着麻疹疫苗去接近人们,他们可能会认为这是埃博拉疫苗”。
 
       虽然如此,在CDC和其他国际合作组织的帮助下,利比里亚正在向前方努力,试图尽早在5月发起一次抑制麻疹行动,目标群体是所有9个月至5岁的儿童。而在塞拉利昂和几内亚实施该计划还很遥远,因为这两个地区目前的目标还停留在抑制埃博拉疫情阶段。
 
分享给身边的朋友
资讯推荐
CMDE:7个器审常遇问题解答

CMDE:7个器审常遇问题解答

中医诊所大爆发,办证只用一天

中医诊所大爆发,办证只用一天

四大热词总结2017中药行业重磅政策与企业大动作

四大热词总结2017中药行业重磅政策与企业大动作

设备捆绑耗材销售,医械企业被罚!上海工商出手了

设备捆绑耗材销售,医械企业被罚!上海工商出手了

北京卫计委发布采购14台大型医疗设备 价值上亿

北京卫计委发布采购14台大型医疗设备 价值上亿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