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医疗的困惑与出路(上)

目前各种移动医疗服务连接在一起,充其量是仅仅满足了用户移动医疗需求的三分之一,尚有三分之二,不管是业界合力还是单枪匹马,都很难去撬动这块更大的蛋糕,去满足这一真正的更急需的需求。

       去年,互联网医疗健康领域可以说是大热,其中移动医疗更是无出左右地炙手可热,成为投资界趋之若鹜的香饽饽。然而,移动医疗虽然已有不少公司涌现,也有不少资本规模性涌入,但对于受众的用户端而言,却是有着有苦难言的痛。如果只能用一句话来说,那就是目前各种移动医疗服务连接在一起,充其量是仅仅满足了用户移动医疗需求的三分之一,尚有三分之二,不管是业界合力还是单枪匹马,都很难去撬动这块更大的蛋糕,去满足这一真正的更急需的需求。


移动医疗的困惑与出路(上)
 
       困惑1、医生资源的是与非
 
       当前,我国慢性病患者与日俱增。而无论是线下就诊还是线上求医问诊,对患者而言,最需要的便是能与医生进行连接。这种连接既包括预约挂号,也包括医前咨询以及医后交流。
 
       目前,从好大夫到春雨掌上医生,从挂号网到支付宝挂号,无一不是在患者与医生的连接上做文章。然而,预约挂号一时半会无法实现全国化的统一服务提供。简单的一个例子是,被腾讯巨资看中的挂号网,仅仅是以上海地区的医院挂号资源为主,而北京则是以官方开办的统一挂号平台为主。支付宝目前则是通过各个击破的策略与北大六院等个别医院通过其服务窗推出了预约挂号服务。而这三种模式,都很难做到快速、全面在全国实现无障碍预约挂号。搞笑的是,在淘宝上,搜挂号信,倒是可以看到全国各大知名医院的黄牛,他们以“众包”的力量和高昂的收费阴差阳错地实现了这种全国知名医院、名医的代挂号。
 
       困惑2、远程诊疗的能与不能
 
       确切的说,国内尚无真正的远程诊疗。目前来看,国内所谓的远程诊疗主要是由远程问诊、远程会诊为主。其中,远程问诊既包括了像好大夫、春雨这样的平台,也包括了像血管科医生张强的微信服务这样的名医服务模式。至于远程会诊则更多地为医院所用,是基于远程诊疗平台的一种医院服务,尚很难在O2O中有所作为。
 
       不过,不能忽视的是,国内许多以慢性病特别是肿瘤类疾病为主题的社区论坛中,却常常出现更容易为患者接受的远程问诊服务。这种服务,一般是由患者发布求助信息甚至上传影像资料,再由现实身份为医生的版主进行答复。
 
       其实,不管是电话、网络,文字、图片抑或视频,远程诊疗在没有可穿戴医疗健康设备的介入下,很难做到真正的诊与疗。而尽管可穿戴健康硬件如雨后春笋,但距离大数据化、现实应用尚有很大距离,其普惠全民更是鞭长莫及,短期内很难实现。
 
       困惑3、急症:移动医疗的空白与盲区
 
       有句话叫做病急乱投医。但投来投去会发现,移动医疗APP很难为急症患者提供及时、到位、全方面的服务。
 
       何为急症?这里并非是从医学角度来定义的。而是从用户或患者角度来给出的。作为用户,今天是正常人一个,柴米油盐酱醋茶。明天,可能就成了穿着病号服的住院患者。人吃五谷杂粮难免不生病,但一旦生病,移动医疗能提供哪些帮助?目前来看,不管是拉肚子还是骨折,移动医疗都很难为患者提供应急服务支持。
 
       困惑4、独生子女:一个移动医疗忽视的群体
 
       这里不是说独生子女有病,而是说独生子女尤其是80后、90后随着父母的渐渐老去,要面对的父母身体健康问题越来越多。但目前移动医疗服务中,真正为这个群体提供服务的几乎没有。这也侧面反映了当前移动医疗在定位和目标用户群体识别上的同质化以及眼光的短浅和对需求及潜在需求认知的乏力。
分享给身边的朋友
资讯推荐
科技部“点名”辅助生殖技术

科技部“点名”辅助生殖技术

打通商保后,医生集团能从高端医疗变成大众医疗吗?

打通商保后,医生集团能从高端医疗变成大众医疗吗?

趋势!北京15家医疗机构转型康复医院

趋势!北京15家医疗机构转型康复医院

CFDA调整药物临床试验审评:受理60日内未收到否定或质疑意见,申请人可开展试验

CFDA调整药物临床试验审评:受理60日内未收到否定或质疑意见,申请人可开展试验

年薪30万起!深圳罗湖全科医生模式亮了

年薪30万起!深圳罗湖全科医生模式亮了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