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微信等新媒体逐渐成为无证医疗美容广告“重灾区”

美容可以分为医疗美容和生活美容两类,而注射美容明确属于医疗美容范畴,生活美容只能做洁面、护肤等。然而事实上,现在市面上许多毫无资质的美容院也在悄悄进行着医疗美容。

       中国整形美容协会日前在首都北京举办的“赴韩整形维权失败案例新闻通报会”上通报了近期赴韩整形失败患者维权失败事件,引发广泛关注。

 
  医疗资质“分不清”,无证越界行医多
 
  据了解,美容可以分为医疗美容和生活美容两类,而注射美容明确属于医疗美容范畴,生活美容只能做洁面、护肤等。然而事实上,现在市面上许多毫无资质的美容院也在悄悄进行着医疗美容。

微博、微信等新媒体逐渐成为无证医疗美容广告“重灾区”
 
  湖南省常德市市民李小姐透露,湖南常德市高山街一家名为“瑞丽”的美甲店就存在超范围经营的现象。“他们只带在店内做指甲的熟客去打针,在确定一些顾客有整形需求后,会把她带到旁边的居民楼上进行注射。”李小姐说,自己问过这家店的店员,得知这只是一家美甲店,根本不具备做医疗美容的资格。
 
  中华医学会整形外科学分会常委、北京医学会整形外科学分会副主任委员、北京大学第三医院整形外科主任医师马勇光告诉记者,“只有正规卫校毕业且具备执业医师资格证和医师资格证的专业医师才有资格为顾客进行整形美容治疗。”马勇光说,“《医疗美容项目分级管理目录》中将医院资质分为四个等级,再依据手术难度和复杂度及可能出现的医疗意外和风险大小将美容外科项目也分为四级,不同的项目根据级别不同只能在具备相关资质的医院中进行。”
 
  马勇光告诉表示,目前我国在中华医学会整形外科学分会注册的正规整形美容医师只有2700多人,“此外,据我们估计,在各个地方通过当地卫生主管部门核准的具备美容外科执业资质的医师大约只有六千到八千人。”马勇光说,“但事实上真正的从业人员却远不止这个数。”
 
  目前市面上许多美容机构打着“韩国医生”来中国进行手术的幌子欺骗消费者,对此,马勇光表示,各地方对于外籍医生来中国执业都有自己的规定,以北京为例,如果外籍医生要具备到北京行医的资格必须要通过外国医师在京短期行医资格考试。“据我了解,每年参加这个考试的外籍医生十分少,而去年通过考试的韩国医生只有一人。”马勇光说。
分享给身边的朋友
资讯推荐
一年蛰伏,“过山车”后幸存的互联网医院,是一路坦途还是曲折前行?

一年蛰伏,“过山车”后幸存的互联网医院,是一路坦途还是曲折前行?

从高价获取医疗记录,看苹果如何颠覆健康数据行业

从高价获取医疗记录,看苹果如何颠覆健康数据行业

微信分享功能大调整:小程序、App、公众号、H5 将全面受限

微信分享功能大调整:小程序、App、公众号、H5 将全面受限

每日热闻丨暴走漫画无限期关停整改;突发精神病后的谭秦东和鸿茅药酒和解

每日热闻丨暴走漫画无限期关停整改;突发精神病后的谭秦东和鸿茅药酒和解

为什么这类企业并购会为市场注入生机?

为什么这类企业并购会为市场注入生机?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