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睡眠医疗面临三大困境

医学研究发现,90%的重性抑郁症患者伴有睡眠紊乱。脾气暴躁、负面情绪、记性变差,都可能与睡眠不好有关。睡眠疾病已成健康最大杀手之一,但患者想看病,却并非易事。

       三成人存在睡眠障碍,全国却没有一个专业的睡眠医师;睡眠诊疗几乎包含了“中华医学会里的所有学科”,却鲜有医院着重设立专门的睡眠科室……现代社会睡眠问题越来越高发,睡眠医学仍是医疗体系的“边角料”。

 
       在第15个世界睡眠日到来之际,多位专家呼吁,加强扎实睡眠医学体系建设,为人们卸下“睡梦中的包袱”。
 

我国睡眠医疗面临三大困境
 
       学科之困鲜有医院专设睡眠科室
 
       医学研究发现,90%的重性抑郁症患者伴有睡眠紊乱。脾气暴躁、负面情绪、记性变差,都可能与睡眠不好有关。
 
       睡眠疾病已成健康最大杀手之一,但患者想看病,却并非易事。
 
       一个北京的睡眠呼吸疾病患者看病,很可能要经历一个长达数月的奔波过程:在协和接受呼吸机治疗,在北大口腔医院做矫正器治疗,如果医生检查后发现手术治疗更对症,那么可能要再被转到其他有相关科室的医院。
 
       “这与睡眠疾病的特点有关。”中国睡眠研究会常务理事兼秘书长、中国医师协会睡眠医学专委会常务委员高雪梅介绍说,目前已经明确属于睡眠障碍的疾病多达90余种,涉及呼吸、神内、精神、口腔、耳鼻喉、中医、儿科等数个科室,“但研究这个领域的专家,通常分散在不同医院,客观上加剧了看病的难度。”
 
       “靠病人自己跑来实现‘会诊’,反映出睡眠疾病诊疗体系的缺失。”一些专家直言。
 
       据了解,在欧美发达国家,对睡眠疾病的重视非同一般。以美国为例,睡眠医学属于一级学科,一个稍有规模的医院都设有睡眠诊所或睡眠中心。在我国,睡眠医学起步较晚,鲜有医院设立专门的睡眠科室或睡眠门诊。
 
       “已有医院在探索,可是如果不能破除医生执业资质认证体制和医院考核制度障碍、没有一个统一机构协调这个事情,就很难有突破。”高雪梅说。
 
       医者之困全国没有一个睡眠医师
 
       世界卫生组织调查显示,我国32.8%的人有睡眠障碍,高于全球27%的比例。
 
       “看病难,睡眠疾病看病难更突出,一大原因是医生培养体系的缺陷。”北大口腔医院正畸科副主任医师贾培增说。
 
       患者之惑超六成人对病情“放任不管”
 
       “可能是最近压力大,挺过这段就好了!”“十个男人九个鼾,不足为奇!”这些轻描淡写的话语,反映出了许多睡眠障碍者对这一疾病的心态。
 
       此前,《小康》杂志社曾联合清华大学媒介调查研究室发起过一次调查,20000份问卷结果显示,超过六成的人遇到睡眠障碍不会向专业机构寻求帮助,9.4%的人会考虑依靠药物缓解,只有约三成人考虑向专业机构求助。
 
       患者对疾病的误解、轻视甚至忽视,从另一个侧面说明了我国对睡眠医学领域重视程度不足。
 
       近几年,睡眠问题低龄化现象日渐凸显。“曾经看过一对双胞胎儿童,由于一个患有睡眠疾病,个头明显就比另外一个小。”贾培增说,话语中不无担忧。
 
       睡眠医学诊疗科学化、规范化已经迫在眉睫。高雪梅和贾培增等专家建议,需要建立从医学院到医生,再到市场全环节的科学体系。
 
       一是在医学院开设完整的睡眠课程,让“准医生”接触到睡眠医学的完整框架;二是建立睡眠医生资质考核体系,破除医院自身考评体系的障碍,实现不同科室间医疗资源共享;三是由一个专门机构牵头,推动在医院中建立睡眠科室;四是加大对市场上睡眠产品的研究。
分享给身边的朋友
资讯推荐
北京医改再进一步 政府定价范围将逐步缩小

北京医改再进一步 政府定价范围将逐步缩小

2017之医改:勇涉“深水区” 提升群众“获得感”

2017之医改:勇涉“深水区” 提升群众“获得感”

上海自贸区“证照分离”有了升级版 医疗器械注册证试行

上海自贸区“证照分离”有了升级版 医疗器械注册证试行

9部门联手,广东耗材大整治来了

9部门联手,广东耗材大整治来了

震撼的一天,CFDA停止两医疗器械产品进口

震撼的一天,CFDA停止两医疗器械产品进口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