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新亮点 移动医疗会甩掉医生吗

 “互联网+”时代扑面而来。在传统医疗行业,排队3小时、看病3分钟的就诊模式,会否因技术革新彻底颠覆?移动技术闯入追求严谨、权威的传统医疗行业,三个问题难以回避——

       今年的全国两会,“互联网+”第一次写进政府工作报告。第三方机构调研明确显示,2014年我国移动智能终端用户规模创造性达到10.6亿,较2013年迅速增长231.7%。全国平均每部移动设备上配置安装34款应用,每台设备平均每天打开20款应用,教育、医疗、运动等与生活紧密相联的细分型应用渐有喷涌之势……

 
  在互联网行业,依据外部大环境,研判大势,抓住机遇然后顺势而为,便是制高站上了“风口”。当“互联网+”悄无声息地融入民生行业,越来越多人好奇,生活将带来怎样的变局?本报今天起推出系列报道,关注“互联网+”的下一个风口,聚焦移动互联中正在或已经显露巨大商机的新兴产业,追逐风的方向。
 

"互联网+"新亮点 移动医疗会甩掉医生吗
 
  “互联网+”时代扑面而来。在传统医疗行业,排队3小时、看病3分钟的就诊模式,会否因技术革新彻底颠覆?
 
  变化正在发生:实时监测自我健康数据、点击挂号预约专家、线上医患互动咨询,甚至网上购买送药到家……公开资料显示,作为资本市场竞相追逐的热土,2013年我国移动医疗市场规模已达22.5亿元,预计到2017年可达120亿元。去年,掌上春雨医生APP拿下5000万美元融资,马云将打造阿里健康云端医院新概念,苹果也正研发全新可穿戴医学类工具ResearchKit。
 
  移动技术闯入追求严谨、权威的传统医疗行业,三个问题难以回避——
 
  在线医生,资质何以认定
 
  专家资源少、病人需求多,供需不平衡造就医疗环境现有困境。跨越时间与空间屏障,互联网带来解决困境的新途径。
 
  目前,申城多家医院开设网络预约服务,一定程度上缓解了病人就诊流程上的繁琐。互联网经典的O2O模式,亦在移动医疗中得到充分体现:通过好大夫在线、春雨医生、新浪爱问医生等线上诊疗,病人登录点击,即可线上问诊,实时咨询。以最早致力于打造分诊平台的好大夫在线为例,迄今已在国内拥有注册医生27万名。在上海,多家三级医院的医生是这个网站的注册医师,签约网站目前属于无偿行为,院方亦不干预。
 
  互联网释放更多医生能量,便捷病人问诊,看似一举两得,但也不乏质疑声。专家指出,在线医生平台难免良莠不齐。此外,诊治属相当复杂的医疗行为,同样是头疼症状,网上咨询时病人主诉病史可能避重就轻,导致延误、漏诊;医生资质尚无统一、规范的认证系统,不少山寨医生在其中鱼目混珠。
 
  华山医院副院长马昕表示,在线医生的诊疗服务目前大多局限在咨询层面,鲜有涉及核心医疗行为。医疗行业有其特殊性,移动平台虽是大势所趋,但要成规模、谋发展,规范资质、服务范围是必由之路。较理想的模式是,与医师协会等合作,实现专家资质认证,同时明确网上服务范围、签约知情,在框架下最大程度发挥互联网灵活性。
 
  万物互联,隐私何以保障
 
  通过时髦的可穿戴设备来实现健康管理,正成为国内外移动医疗领域的关注焦点。波士顿科技公司最新报告显示,71%的美国人相信可穿戴设备能够帮助改善健康状况。报告预测,至2016年,美国远程心脏监控的市场价值将达8.67亿美元; 至2017年,全世界将售出5600万件健身小工具,如心率监测仪、周期计算器、计步器等。
 
  物联网技术在申城医疗界已然起步运用。中山医院呼吸科白春学教授领衔团队,设立首个睡眠呼吸疾病物联网管理技术平台。病人只要“传感器+无线肺功能仪+手机”三件套,就能实现实时监测疾病。
 
  然而,健康信息采集绕不开基本伦理问题:病人隐私如何保障?2013年,国家卫计委发布关于征求意见稿提出,电子信息应仅限于为病人提供医疗服务,若为科研、教学等其他目的使用,应告知病人。但健康物联网负责人杨武庆表示,要真正实现隐私保护,难度不小。
 
  专家建议,管理部门应尽快完善相关法律法规,同时向大众普及隐私应用与保护的意识。对信息的采集利用,除病人知情同意外,还要严格规定访问和应用的权限,促进技术规范应用。
 
  网店送药,监管何以到位
 
  电商颠覆传统销售行业。药品虽属特殊商品,但同样避不开网络销售模式的冲击。
 
  去年,阿里健康在石家庄试水,消费者只要对着药品条形码扫一扫,传到网上等待药店抢单,选中最合适的价格,便可轻松坐等药店送药上门,整个流程与抢单打车如出一辙。无独有偶,承诺28分钟送药上门的叮当送药,因其便捷可及、私密性高,受到网民欢迎。曾经尝试过叮当送药的赵小姐,对第三方售药颇为青睐。她说:“上次宝宝发烧,家里退热药没了,只要按图索骥,下单付费等送货即可,非常方便!”
 
  看似便捷的第三方送药,隐忧也不少。自2005年我国允许网上售药以来,仅200多家企业取得 《互联网药品交易服务资格证》,其中网上药店162家,有不少网络药店其实为“黑店”。此外,根据国家食药监总局要求,送货人应为药店自己的配送队伍。可见,这里的第三方送药更像打了个擦边球。
 
  有专家指出,药品并非普通商品,配送要求相对较高,相关法律法规空白地带亟待填补,如配送设备条件、配送药店资质认证、药品召回机制、药品反馈机制等。
分享给身边的朋友
资讯推荐
北京医改再进一步 政府定价范围将逐步缩小

北京医改再进一步 政府定价范围将逐步缩小

2017之医改:勇涉“深水区” 提升群众“获得感”

2017之医改:勇涉“深水区” 提升群众“获得感”

上海自贸区“证照分离”有了升级版 医疗器械注册证试行

上海自贸区“证照分离”有了升级版 医疗器械注册证试行

9部门联手,广东耗材大整治来了

9部门联手,广东耗材大整治来了

震撼的一天,CFDA停止两医疗器械产品进口

震撼的一天,CFDA停止两医疗器械产品进口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