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围观”移动医疗的投资人

移动医疗领域的估值太高,特别是BAT等进来以后,瞬间搅乱原来的市场,如今很多初创期的项目动辄要价上亿元。

       “移动医疗领域的估值太高,特别是BAT等进来以后,瞬间搅乱原来的市场,如今很多初创期的项目动辄要价上亿元。”

 
       近日拜访了医药生物领域专业投资人L君,他说考察了20多个移动医疗项目,但还没有真正出手。
 

那些“围观”移动医疗的投资人
 
       为什么不投?
 
       据公开信息统计显示,目前已成功融资的移动医疗初创企业早已超过百家之多。从融资额来看,低的有数百万元的天使投资,战略投资则高达上亿美元。特别是今年以来,在医药电商这个细分领域,数亿元一笔的融资事件更是接连上演,同时医生工具类的项目也被热捧。
 
       虽然,有诸多大佬级、新锐投资人重金砸上移动医疗。但是,在记者所接触的多位投资人都透露过“看而不投”的情况。
 
       “移动医疗领域的估值太高,特别是BAT等进来以后,瞬间搅乱原来的市场,如今很多初创期的项目动辄要价上亿元,这是我们目前选择继续观察的判断依据之一。”L君表示。
 
       另一方面,项目的高复性以及对商业模式的朦胧认识,也令部分稳健型的传统投资人选择继续观察。
 
       正如行业人士刘谦所言,移动医疗行业刚刚经历了英雄大会,创业项目之多、投资人之慷慨,令一个相对封闭的医疗行业变成了能与TMT旗鼓相当的热门领域。但是,一个现实的问题就是,项目数量虽然极为可观,但相互之间产品或业务的相似度很高,先不说一众运动健康监测的软硬件产品,就是在糖尿病、肿瘤等慢病或专科领域,同类型的初创项目也相当多。
 
       又回到创业者基因论?
 
       在趋势之外,投资人也极为重视创业项目的团队。
 
       L君介绍了三类主要的移动医疗创业者:一是脱胎于BAT等互联网公司的团队;二是在医药行业如商业流通渠道摸爬打滚过的行业人士;三就是部分医生或医生群体联合推出的一些移动医疗项目。
 
       该投资人表示,第一类创业者在互联网技术、用户推广方面有其优势,这一类型的团队非常多,而且在拿到投资的企业中也占了很大一部分;医生作为移动医疗创业者,占比还不是太多。
 
       L君比较看好第二类,他说像医药代表、医药经销或医药商业群体,其优势就是特别了解医生需求,对患者与医生之间的痛点把握得更好,特别是对商业模式的设计,不了解行业的话基本很难进得去。
 
       L君对此的看法,倒是与百洋集团董事长付钢有关“健康互联网和互联网健康”的比较分析有相通之处。
 
       L君还举例表示,不同创业团队在项目初期的着力点和思维也是极为不同。如具备BAT等互联网基因的团队更加侧重于用户数的增长,而行业人士的更加偏向医生或患者痛点的把握,在一些投资人看来,产品完全可以外包给第三方团队,而对行业的理解是稀缺资源。
 
       对于这一现象,新康界还特别采访了某移动医疗创业者,他表示这一现象确实存在,但就他们这个出身医药行业的团队来说,在打磨产品的同时,类似于互联网公司的那一套KPI考核也比较重视,因为对一个移动项目来说,一定数量级的用户才是产品做活的基础。而且,如果产品确实能击中用户痛点,病毒式的传播以及所带来的用户数的快速增长的目标也是统一的。
 
       先驱在浮现,模式渐明朗
 
       在L君看来,很多功能较为基础的健康运动类移动医疗项目,与真正的带有医疗服务性质的移动医疗项目的发展空间是相差悬殊的。
 
       诸多的移动健康类项目门槛不高,比如记录血压、步数、睡眠质量等,消费电子完全可以解决这个问题,如手环、智能手表、手机的功能基本能解决,对其发展前景并不是很看好。
 
       比如,很多的预约挂号、轻问诊服务项目,所承受的压力将越来越大,由服务粘性不强,随着微信、支付宝等超级互联网入口的强势推进,很可能成为先驱。当然,我们也看到不少公司的转型,比如春雨医生发力医药电商业务等等。
 
       而真正的移动医疗项目,如慢病随访和管理,专家与患者之间的教育等具有较高门槛的领域,想象空间就大得多。
 
       在商业模式方面,有的是倾向于医疗服务的某一节点,有的则是打造平台,针对某一疾病领域提供全产业的服务,从早期的预防、找医生,再到后期的随访,深耕垂直领域。
 
       比如,据某肿瘤领域移动医疗创业者对新康界表示,目前医院处方中约一半与肿瘤有关。他们通过多个独特的针对医生提供的价值点,比如帮助医生找病人、帮助建立肿瘤专科医生圈子、帮助其树立医生个人品牌,以及搭建基因检测、科研项目等第三方的平台搭建服务,使得医院、医生对这一块也很有兴趣,在移动医疗企业激烈争夺医生这种稀缺资源的情况下是非常不错。
 
       而且,专注于某一领域的模式,也不会去追求数十万的平台签约医生数量。该创业者对新康界表示,他们觉得,两至三万的肿瘤医生即可以满足全国市场的需要。
分享给身边的朋友
资讯推荐
北京医改再进一步 政府定价范围将逐步缩小

北京医改再进一步 政府定价范围将逐步缩小

2017之医改:勇涉“深水区” 提升群众“获得感”

2017之医改:勇涉“深水区” 提升群众“获得感”

上海自贸区“证照分离”有了升级版 医疗器械注册证试行

上海自贸区“证照分离”有了升级版 医疗器械注册证试行

9部门联手,广东耗材大整治来了

9部门联手,广东耗材大整治来了

震撼的一天,CFDA停止两医疗器械产品进口

震撼的一天,CFDA停止两医疗器械产品进口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