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学博士走私医疗器械洋垃圾销往15省市

不久前,公安部发布消息,一个以医学博士崔峰(化名)为主犯的走私淘汰医疗器械入境的犯罪团伙自2010年起,将大量来自国外的各类淘汰医疗器械销往国内乡镇卫生院和私人诊所,其中的二手彩超机还被一些不法机构用来违法鉴别胎儿性别。

在3月31日发起的涉及全国15个省市的打击销售伪劣医疗器械集群战役中,警方一举端掉这一国内目前最大的走私淘汰医疗器械入境的犯罪团伙,仅在河南,新乡市耿黄分局就抓获了包括崔峰在内的14名嫌疑人,捣毁经销窝点公司近20家。
 
  目前,崔峰等嫌疑人均被刑事拘留,涉及走私的犯罪链条正在侦查中。
 
  1、人物
 
  从医学博士到走私团伙主犯
 
  39岁的崔峰是东北人,哈医大毕业2年后,于2000年前往日本留学。7年时间里,从硕士读到博士。毕业后他进了日本一家贸易公司工作。一年多后,觉得公司不景气的他,转而投入和自己所学专业有点相关的医疗器械贸易公司。此后,他逐渐走上走私医疗“洋垃圾”之路。
 
  崔峰是在回国出差时,发现这个“商机”的。崔峰注意到,国内的医疗器械是一用到底,但是日本、欧美等国家所用的是租赁制,他们使用医疗器械只要按月支付租金即可,比如一台机子租赁期是3年,3年到期后,供应方再提供新机子,而这台使用3年的机子就被淘汰下来。“这种二手机子在日本小医院销售十分常见。”崔峰说。
 
  2年多时间里,通过走私途径,他陆续将几十集装箱的淘汰医疗器械引入国内,销往15省市,成为圈内最大的二手医疗“洋垃圾”供应商。“我是整机卖给孔军了。”崔峰说,按照器械不同,销售价各不相同,最便宜的3万元,最贵的30万元。“可我没想到他又整机出售,其实拆零件搞维修比卖整机更挣钱。”崔峰说。
 
  2、对话
 
  “我不做害人的事”
 
  记者:有没有想过,你卖出的器械可能带来的危害?
 
  崔峰:凭良心说,我卖的是诊断仪器,不是治疗仪器,没有危害性。我心里对毒奶粉之类事件也十分鄙视,我自己不做害人的事情,我做人还是有道德的。
 
  记者:如果不能及时、准确诊断病情,不是影响了病人的治疗吗?
 
  崔峰:我买过来的机器其实还是能用的。
 
  记者:一路读到博士,为自己感到可惜吗?
 
  崔峰:我读到博士,却走上这条路,是因为我不懂法。但不觉得可惜,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活法。
 
  (1)意外发现
 
  二手彩超机牵出走私案
 
  深圳皇岗出入境边防检查站,戴着一副黑框眼镜的瘦个男子脸色从容,站在排队人群中并无异样。很快,就要轮到他办手续了,但突然出现的河南省新乡市耿黄分局民警将他拦下。
 
  “简直就是晴天霹雳,我没有想到。”4月20日上午,身在看守所的崔峰说起去年12月26日下午被抓的一幕,突然拔高了嗓门。他不知道,警方早已将他列为网上追逃人员了。
 
  去年4月11日,耿黄分局民警办案过程中,意外发现大块镇卫生院内隐匿着一台彩色B超机,而且是美国二手机器。按照规定,彩超机作为三类医疗器械,必须由省级以上具有销售资格的部门进行销售,性质类似于“专卖”,彩超机本身需有产品注册证、原产单位生产许可证等相关身份信息,而且也不是所有医院都具有购买彩超机的资格。大块镇卫生院就不具备购买资格。
 
  这台“三无”彩超机来自哪里?大块镇卫生院提供的信息显示,它来自四川。可民警核查发现,它的身份信息完全是虚假的。通过调查,得知卫生院是通过一名叫孔军????的男子购买到机器的。4月下旬,办案民警抓获嫌疑人孔军,他承认是通过上线购买到的,他和上线没见过面,只是通过网络联系。
 
  警方继续调查,从孔军的家中找到了大量销售合同,全部是二手进口彩超机的销售合同,除了在河南、山东等地销售外,最远的销售到了甘肃。侦查过程中,剥离层层上下线关系,销售源头均指向嫌疑人崔峰,警方随即将他列为网上追逃人员。
 
  去年12月26日下午,留学日本、拥有医学博士学位,并已在日本安家落户的崔峰准备离境前往日本,但被警方及时拦下。“他这次离开,不准备再回国。”耿黄分局经侦中队中队长徐庆元说。


    (2)案情揭秘
 
  “洋垃圾”供应商否认走私
 
  “新通用医疗器械有限公司,是经国家相关部门批准注册的企业,主营二手彩超、内窥镜。公司位于中国香港新界,联系人,崔先生。”这是崔峰的新通用公司在网络上的广告内容,其中所留的联系电话正是崔峰本人的电话号码。并无医疗器械经营资格的崔峰被圈内认为是最大的“医疗洋垃圾供应商”,而他自称是“二手进口医疗器械供应商”,他只承认从国外引进的医疗设备是二手货,不是淘汰的。
 
  不过,根据我国《医疗器械进出口管理办法》规定,作为洋垃圾的二手医疗器械,是禁止入境的。所以,没有“进口”之说。崔峰也是了解这一点的,他说以前通过海关的朋友打听过,知道“进不来”。正因为此,接受采访时,崔峰一度极力否认自己的二手医疗设备来自国外,他改口说他是从深圳一供应商手中拿货的。“负责的两人一个姓孔,一个姓史。”崔峰一开始推说不认识两人,但最后分别说了他们的姓。“其实这两人都是崔峰的下线。”徐庆元告诉记者,崔峰之所以否认他的设备来自国外,是试图逃避走私的问题。
 
  香港公司成为入境中转站
 
  尽管崔峰否认,说自己是从国内拿的货,但众多证据指向崔峰就是“上线”,而他的货源是国外。被抓获后,从崔峰的随身行李箱内,民警找到了大量报关单据。他从日本、澳大利亚、美国等国家引入彩超机等二手医疗器械的报关单显示,最早时间可以追溯到2010年;货运单信息显示,这些医疗洋垃圾的销售网络遍布国内15省市。
 
  正如他公司“广告”网页中所说,公司地址位于香港,他将医疗垃圾从国外引入国内的中转站就是香港。办案民警调查发现,崔峰和另一名嫌疑人共同在香港注册了旭丰国际香港贸易公司、BOND香港贸易公司等两家公司,通过这两家公司,他将来自国外的淘汰医疗设备引入香港,在香港“中转”后进入深圳仓库。
 
  两年多时间里,崔峰将几十集装箱的国外淘汰医疗设备引入深圳仓库,最后由深圳再发往各个销售下线的所在地。目前,针对香港进入深圳的过程中涉嫌走私的犯罪行为,警方正在加紧追查之中。
 
  成员具备医疗器械专业知识
 
  留学日本的崔峰拥有医学博士学位,是犯罪团伙主犯,除他之外的其余人员也大都拥有高学历,具有医疗器械专业知识。
 
  通过网络,崔峰将公司业务广而告之,宣称自己有大量的二手进口医疗器械出售。同时,他还在众多医疗器械QQ群中,寻找目标客户。记者注意到,崔峰的QQ群里,有10个“好友”,都是和彩超、彩超维修、二手医疗器械相关的。目前,这些QQ群均已不能使用。
 
  QQ等网络渠道是崔峰和销售下线之间的联系方式,所以他和孔军、史某等下线之间甚至都不用见面。孔军是新乡人,平时从事医疗器械维修,他一开始确实通过上线李某“拿货”,但是从2011年底开始,他取而代之直接成为崔峰的下线,销售出去的绝大部分是二手彩超机,销往河南、山东、甘肃等地的中小型医疗机构,主要为乡镇一级的卫生院、卫生所以及私人诊所,甚至还有美容院也购买了这种淘汰彩超机,主要用来做违法鉴别胎儿性别。史某是南京人,他从事的也是医疗器械维修。
 
   (3)牟取暴利
 
  5万买进设备百万卖给医院
 
  警方调查发现,犯罪团伙销售的二手医疗器械种类繁多,查获了彩超机、B超机、医用相机等,几乎涵盖了医院中常有的各种医疗器械。在销售过程中,随着价格逐级翻倍,嫌疑人赚取的利润非常可观。
 
  办案民警以一款二手四维彩超机举例说,崔峰在国外买入的价格为5万元左右,当他出售给下线时要价10万元左右。经过下线之间的转手,医院购买时的价格已变为30万至100万元了。即使如此,依然有卫生院、私人诊所等争相购买,因为相比进口新机子动辄上百万的价格,这些二手器械已经算是便宜的了。而且,除了这个价格能让这些资金相对匮乏的卫生院等机构承受得起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在于他们本身并不具有购买资格,所以要购买的话,只能通过非法途径,这也为崔峰等人提供了广阔的销售市场。
 
  除通过倒卖器械赚取差价牟利外,还有嫌疑人是因提供发票而进入犯罪链条。耿黄分局抓获的嫌疑人中,就包括了专门虚开器械发票的违法人员,他们赚取的是开票费。比如,开一张额度为20多万元的发票,会索要2万多的开票费,在扣除税费之后,开票人员从中获利1万元左右。
 
  (4)社会危害
 
  “洋垃圾”极易造成误诊
 
  明显发黄的键面,使每台彩超机看起来都有些陈旧;没有任何一个中文字,则显示出它的“舶来”身份。3月31日,由公安部发起的打击销售伪劣医疗器械集群战役中,仅新乡市公安局耿黄分局就追缴了10台这样的彩超机,价值1000多万元,还捣毁经销窝点公司近20家,抓获了13名嫌疑人,而作为上线的嫌疑人崔峰此前就已抓获,因此从源头上斩断了这一销售伪劣医疗器械的犯罪链条。
 
  “国外淘汰的二手医疗器械,一般已使用多年,很多功能指标不合格,极易造成误诊及延误、加重患者病情等医疗事故,对群众的生命健康带来极大危害。”公安部表示。同时,没有任何经营医疗器械资质的嫌疑人与乡镇卫生院、私人诊所私下洽谈后,直接下单从上线处购买所需器械,然后运至购买单位,这一购买销售途径逃避了医疗器械卫生部门的监管,埋下极大的医疗器械安全隐患,尤其卫生所、卫生院等购买单位,买了彩超机之后,往往用来违法鉴别胎儿性别。
 
  另外,这一违法行为还冲击了国内正常的医疗器械销售市场。以彩色超声诊断仪为例,国内生产的最低价格为30余万元,国外进口的正常价格是100多万元,嫌疑人购得一台二手机子的价格仅为10万元左右,价格差带来的结果是大量二手医疗器械充斥市场,严重影响了国内正常医疗器械的销售秩序和市场。
 
  “此案也暴露了我国在医疗器械淘汰机制上的管理缺位。”公安部表示,目前针对医疗器械尚未建立起如同机动车强制报废的机制,这也是此案能发生的原因之一。
 
  (5)滋生腐败
 
  县医院院长买洋垃圾受贿
 
  实际购买医疗设备的价格是20万元,但通过虚开发票,票面价格变成了119万元。去年5月,耿黄分局民警办案过程中,意外揪出了一起县医院院长贪污受贿的“案中案”。“嫌疑人一般主动将部分货款以回扣的方式行贿给医院主管负责人,也有部分医院主管负责人利用职务便利,直接要求嫌疑人虚开发票数额,自己从中牟利,产生了不少商业贿赂犯罪行为。”公安部有关负责人分析表示,这类案件极易滋生腐败行为。
 
  嫌疑人孔军和这家医院素有来往,负责医院一些器械的维修。“我这儿有一台进口的样品新机,你要吗?”孔军向院长推销。明明是一台淘汰下来的三维彩超机,却成了“样品新机”。孔军的推销让院长很是动心,最终院长决定购买。考虑到当时医院资金不足,院长自掏腰包买下。事后,孔军提供给院方的发票面值是119万元,所以医院里以为购买这台“样机”的价格是119万元。但在孔军被抓后,警方发现,这台机器的实际销售价格是20万元。因舍不得花费10多万元支付开票费,所以孔军提供的119万元发票是假发票。
 

分享给身边的朋友
资讯推荐
科技部“点名”辅助生殖技术

科技部“点名”辅助生殖技术

打通商保后,医生集团能从高端医疗变成大众医疗吗?

打通商保后,医生集团能从高端医疗变成大众医疗吗?

趋势!北京15家医疗机构转型康复医院

趋势!北京15家医疗机构转型康复医院

CFDA调整药物临床试验审评:受理60日内未收到否定或质疑意见,申请人可开展试验

CFDA调整药物临床试验审评:受理60日内未收到否定或质疑意见,申请人可开展试验

年薪30万起!深圳罗湖全科医生模式亮了

年薪30万起!深圳罗湖全科医生模式亮了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