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标管制迎重磅一击,或将形同虚设

李克强总理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上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对于价格改革下达了指示:不失时机加快价格改革:取消绝大部分药品政
        李克强总理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上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对于价格改革下达了指示:不失时机加快价格改革:“取消绝大部分药品政府定价,下放一批基本公共服务收费定价权。”

此信息传达出医疗服务价格松绑的信息,因医疗服务同样也属于基本公共服务。


赛柏蓝对此相当赞同,实际上,赛柏蓝认为在政府工作报告之前,政府就已经传达出了放开医疗服务价格的信号,并且规定在20153月底前要出台具体政策。

招标管制

赛柏蓝认为,放开大部分药品价格管制、放开大部分医疗服务价格管制,必将带来医保支付的巨大压力,在医保支付压力下必将被迫推进医保改革,医保付费机制的实质性改革,必将颠覆现有的由卫生主管部门包办的药品招标管制政策。

那么对医药企业意味着什么呢?赛柏蓝认为,发挥市场在药品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将逐步得以实现。

绝大部分医疗服务价格将放开,本月末或出台政策

20141126日国务院出台的《国务院关于创新重点领域投融资机制鼓励社会投资的指导意见》(国发〔201460 号),赛柏蓝在20141227日对此有过分析。单看文件标题,似乎跟医药行业不相干,但是看文件的内容就清楚,放开绝大部分医疗服务项目的价格,在国务院层面已经明确,并且定了时间表。

2013928日国务院发布的《国务院关于促进健康服务业发展的若干意见》(国发[2013]40号),为公立医院改革指明了方向“放宽市场准入。凡是法律法规没有明令禁入的领域,都要向社会资本开放,并不断扩大开放领域;凡是对本地资本开放的领域,都要向外地资本开放。”

然而过去一年多了,在社会资本进入医疗服务领域普遍存在审批过程手续繁、时间长、材料多、不透明、效率低、自由裁量权过大等问题,并通过区域卫生规划等名义形成玻璃门、弹簧门、旋转门现象广泛存在。亟待改革。

“国发〔201460 号”文件在一年后出台,其本义是“打破行业垄断和市场壁垒,切实降低准入门槛,建立公平开放透明的市场规则,营造权利平等、机会平等、规则平等的投资环境,进一步鼓励社会投资特别是民间投资,盘活存量、用好增量,调结构、补短板,服务国家生产力布局,促进重点领域建设,增加公共产品有效供给。”

针对医疗服务领域提出“通过独资、合资、合作、联营、租赁等途径,采取特许经营、公建民营、民办公助等方式,鼓励社会资本参与医疗设施建设。” 这是继“国发[2013]40号”文件之后,相当于给出了社会资本进入医疗服务领域、参与公立医院改革的路径。

在这样的文件背景下,“国发〔201460 号”文件明确要求“民办医疗机构用电、用水、用气、用热,执行与公办医疗机构相同的价格政策。除公立医疗机构提供的基本服务政府定价外,其他医疗服务实行经营者自主定价。”

那么基本服务有哪些呢?原卫生部部长陈竺在2008年接受媒体采访时,对基本医疗卫生服务进行了定义,主要包括两大部分:

一是公共卫生服务范围,包括疾病预防控制、计划免疫、健康教育、卫生监督、妇幼保健、精神卫生、卫生应急、急救、采血服务以及食品安全、职业病防治和安全饮水等12个领域。二是基本医疗,即采用基本药物、使用适宜技术,按照规范诊疗程序提供的急慢性疾病的诊断、治疗和康复等医疗服务。

有分析称,目前纳入国家发改委定价的医疗服务项目有9000多种,其实属于基本医疗服务的项目只有数百种。结合“国发〔201460 号”文件要求和李克强总理35日的政府工作报告来看,这意味着,2015年大部分医疗服务价格将逐步放开,由医疗机构自主确定。

在“国发〔201460 号”文件末尾,国务院还限定相关部委必须在限定时间内出台相关的文件:即最晚20153月底就要出台相关政策,如果相关部委能够按照要求严格执行国务院要求的话,这意味着本月末大部分医疗服务价格将迎来医疗服务价格自主定价的政策。

另据消息人士透露,针对“国发〔201460 号”文件中提出的“打破公立医院垄断,鼓励社会资本投资医疗领域”的具体文件已经由国家发改委起草完毕,静待择机出台。

医保改革将被迫加速,药品招标政策管制或将形同虚设,市场在药品资源配置中将起决定性作用

如果医疗机构能够自主定价医疗服务项目,在公立医院仍然处于绝对垄断局面的条件下,涨价肯定是第一步。但当社会资本在医疗服务领域占据一定是份额(若超过30%的比例),形成竞争性医疗服务格局后,大部分医疗服务项目降价又称为可能。

最近,华西医院已经提高了其挂号费,副主任医师的挂号费从5元涨到了20元。若医疗服务大部分都涨价,对医保基金意味着什么?显然是已经入不敷出的医保资金“压力山更大”,医保是否能够兜住是巨大考验!怎么办?

国务院也早意识到这个问题,在20141117日,“国办发〔201450号”出台即《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加快发展商业健康保险的若干意见》,文件中有关医疗保险的新提法实行“管办分开、政事分开”,可能很多非专业人士之前从来没有听说过,也没有细细思考过。这可是意义重大,从某种意义上讲,医保的管办分开、政事分开,事关医疗保险改革推进的成败。

描述一个现象,同时问一个问题:现在全国很多地方的医疗保险基金不足,甚至严重赤字,已成事实;可是各大公立医院过度用药、过度诊疗、不合理用药现象也非常严重,造成严重的资源浪费(包括医保资金)。作为医保部门难道不知道吗,那他们为什么不去约束监管呢?

这正如全国人大代表刘群所言“医改不是投入不够,而是浪费太严重。”为什么?因为管办不分、政事不分,因为医保是“垄断经营”。在“垄断经营独门生意”之下,主管部门缺乏改革动力和压力。国务院还是明白的、非常清楚的,若医保管办不分、政事不分,可能医保资金的使用效率难以提升,本来资金不足,还浪费严重,怎么办?

国务院出台了“国办发〔201450号”文件,试图解决存在的一些弊端。若文件中提出的要求落地,通过竞争招标的形式引入由商业保险公司来负责经办医疗保险服务。那么作为营利性的保险企业,可能就不能再容忍医院再继续胡乱浪费资源了吧,胡乱涨价了吧?

医院用药“只买贵的”、医生开药只开“回扣多的”的状况可能会发生改变。作为商业保险机构,一定会想出很好的约束机制出来的。总额控费、按病种付费、按人头付费、按服务单元付费等付费机制可能很快得到实质性的推进。

那么,付费机制的实质性改革,这对现有的药品招标采购管制政策,意味着什么?赛柏蓝认为,保险机构自有他的约束办法去约束医院、医生,国外保险机构的好做法,保准很快就学习过来了,必将会激励与约束并举,让医疗机构使用性价比高的药品(不一定是低价药),从而节省保险基金。

‍ 科学的医保控费机制,使药品使用成为医院成本而不再是盈利中心,医疗机构主动规范医生处方和院内药房成为医疗机构控药费的关键。药品不再是医院的盈利中心,主要是科学的医保控费机制带来的结果。

因为医保付费机制的综合改革,通过科学的医保付费约束机制,医疗机构的管理者有被迫降低诊疗成本的压力(包括药品费用),从而才有严格控制医生处方行为的积极性,大大提高了他们降低药品采购价格的动力。那么现在扭曲严重的招标管制政策,也就不再有什么意义了,或将成为形同虚设。

赛柏蓝结合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和近期国务院的相关文件,分析得出结论:放开大部分药品价格管制、放开大部分医疗服务价格管制,必将带来医保支付的巨大压力,在医保支付压力下必将被迫推进医保改革,医保付费机制的实质性改革,必将颠覆现有的由卫生主管部门包办的药品招标管制政策。

那么对医药企业意味着什么呢?赛柏蓝认为,发挥市场在药品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将逐步得以实现。


分享给身边的朋友
资讯推荐
“阳光采购+两票制” 耗材供应链透明化刻不容缓

“阳光采购+两票制” 耗材供应链透明化刻不容缓

取消耗材加成,大批骨科医生或将走向市场

取消耗材加成,大批骨科医生或将走向市场

“F2C”模式打通医械销售“最后一公里”

“F2C”模式打通医械销售“最后一公里”

山东省医疗器械专项整治13家企业被责令停产

山东省医疗器械专项整治13家企业被责令停产

陕西:二类疫苗集中采购

陕西:二类疫苗集中采购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