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儿童就医难:建立儿科医疗补偿机制 完善服务体系

3月5日,参加正在火热召开的两会的全国人大代表、首都儿科研究所病毒研究室主任钱渊接受采访时表示,我国儿童专科医院的总数量目前仅有67家。钱渊说,公益性的儿童医院远远不能满足儿童的就医需求,是政府亟待考虑的问题。

       3月5日清晨4点20分,在首都儿研所的挂号大厅可以看到两排大概80米长的队伍,这是等待6点钟开门开始挂号的家长们。破解儿童看病就诊难的问题,社会期待,代表委员关注。


关注儿童就医难:建立儿科医疗补偿机制 完善服务体系
 
       基层儿童医疗点严重匮乏
 
       3月5日,参加正在火热召开的两会的全国人大代表、首都儿科研究所病毒研究室主任钱渊接受采访时表示,我国儿童专科医院的总数量目前仅有67家。钱渊说,公益性的儿童医院远远不能满足儿童的就医需求,是政府亟待考虑的问题。
 
       公益性儿童医院缺乏所导致的一个现象不容忽视。据了解,农村儿童患病,有的选择去乡村诊所看病,有的到省城,还有人远赴北京等大城市求医。全国人大代表、贵阳市妇幼保健院副院长孙袁建议,国家发改委应拨出专项资金,推动全国县级医院尤其是西部地区县级医院的儿科建设。孙袁表示,这在很大程度上能减少农村儿童远赴外地就诊的奔波,也能避免患儿病情延误。
 
       对此,钱渊持相同看法,由于基层儿童医疗点匮乏,四线、五线城市可能没有儿科专科医院。基本医疗保障保健不能覆盖辖区,不仅部分患病儿童无法得到及时救治,儿童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应对力度更是严重不足。
 
       “在我们医院,儿科医生从来不放假,没法儿放假!”全国人大代表、保定市第一中心医院院长郭淑芹这样说。
 
       说起儿童看病难,郭淑芹首先对记者谈到儿科医生的短缺。她表示,现在儿科研究生非常少,关键是本科的儿科专业已被绝大部分的医学院校取消,再者,儿科医生收入低、工作风险高、压力大,也导致相关专业的研究生报考人数很少。
 
       推动建立分级诊疗
 
       家长盼着孩子看病容易,医生希望改善工作环境,提高收入。解决这一双向问题的破题点在于建立与完善儿科服务体系。
 
       对此,郭淑芹建议,恢复普通医学院校的儿科系,同时,专科医院应扩大规模,综合医院要改善儿科的诊治条件。
 
       “不管有多困难,一定要保障儿童的看病需求。”郭淑芹说,改善儿童就医难现状的举措很多,提高医护人员的积极性也非常重要,这不仅要提高儿科医生的待遇,尊重其职业尊严,还要杜绝医闹和伤医事件的发生。
 
       孙袁表示,建成一个规范的、分级的、完善的儿科服务体系,才能真正解决全国特别是西部农村儿童看病就医难的问题,进而提升农村儿童的健康水平。
 
       郭淑芹呼吁推动分级诊疗,加快医改步伐。在她看来,分级诊疗的核心是强化基层医疗,基层医疗目前的困境是好医生下不去、留不住。基层医疗机构的服务水平上不去,病人自然会向上级流动。因此,她认为,强化基层医疗机构建设,改善社区儿童就医难状况,要先补人才短板,培养基层全科医生。她还强调了改善儿童医院的就医环境,特别是园林式、娱乐式的就医环境对儿童身心健康的重要性:“这一点,我们确实需要向国外学习。儿童医院应该有最好的环境。”
 
       郭淑芹还表示,儿科用药量少,收入低,医生的付出得不到相应回报,政府应加大对儿科医疗的政策扶持和财政投入,建立儿科医疗补偿机制。
分享给身边的朋友
资讯推荐
困扰女性的更年期问题迎来转机,解决之道就是人工卵巢

困扰女性的更年期问题迎来转机,解决之道就是人工卵巢

CFDA飞检:保持沉默也没用,微信、QQ群都是证据

CFDA飞检:保持沉默也没用,微信、QQ群都是证据

北京各大医院启动“神药”监控,每家不少于15个品种

北京各大医院启动“神药”监控,每家不少于15个品种

数字医疗产业迎利好,产业联盟成“助推器”

数字医疗产业迎利好,产业联盟成“助推器”

可重复使用的血糖传感器,为手机测血糖带来新思路

可重复使用的血糖传感器,为手机测血糖带来新思路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