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国内互联网医疗HMO之路的两只拦路虎

拦路虎有两个,一个是医生,一个是控费没有成为医疗模式的根本。

       中国的互联网医疗平台究竟能否转身做HMO?这个模式是否更加适合目前的中国?这里面的根本因素还是老问题:是否以控制成本为先行者。


观点:国内互联网医疗HMO之路的两只拦路虎
 
       HMO(health maintenance organization)是国外管理式医疗(Managed care)的一种形式,如果通俗来理解,可以说是一种“闭环”。在这个闭环的HMO网络里,支付方和服务方都可以存在一定的约定折扣,为会员打包提供较为实惠又质量可控的医疗服务。会员通常被要求选择一名首诊医生(primary care physician)作为守门人,如果需要由守门人转诊至HMO网络内的专科医生。在HMO网络内就医的价格比较低,用户自费部分也很低,如果出了这个网络,会员可能需要自掏腰包很大一部分花费。
 
       一个典型的HMO例子闭环就是加州的凯撒医疗。融合保险和医院于一体的凯撒医疗(Kaiser Permanente)凯撒医疗有950万会员,旗下拥有38家医院,主要集中在加州。2013年的年收入是531亿美元。凯撒的模式是整合医疗服务和产品,形成闭环。既提供医疗保险产品,也拥有供会员看病的医院,以便于集中化控制成本和医疗风险。
 
       HMO的核心和基础是:以控制成本为出发点。这是中国整个医疗大环境缺乏的。
 
       HMO的服务模式和移动医疗有相应契合点确实没错。比方说,和用户的关系比较近,因为用户常年稳定看同一个首诊医生或几个专科医生,用户可以形成较为完整且持续的健康档案,不仅有利于治疗,而且可以进行慢性病管理、术后管理等会员互动措施。同时,这种闭环模式更容易获得有效数据。目前互联网医疗的大部分数据是噪音,或者说是无效数据,对临床诊断没有意义。但如果是闭环,用户同时可以获得线上和线下服务,这样线上的数据才可能有意义。
 
       虽然有这些相通的地方,可中国的互联网医疗要想转身做HMO,拦路虎有两个,一个是医生,一个是控费没有成为医疗模式的根本。
 
       国外的HMO如凯撒医疗核心是医生控制在自己手里。对医院的所有权有利于管理医生的行为,对医生的考核是医疗服务的质量和价值,医院的运营根本是通过费用控制来降低成本,推高盈利。因此医生的核心考虑是让病人少生病。HMO管理者可以通过医生培训、绩效设置来给医生进行健康服务的动力,这样所谓慢病管理、术后管理、随访等手段才有可能进行。
 
       中国的互联网医疗自身没有医生资源,只是网罗资源,这种资源的集合是异常松散的,对医生影响力维护甚微。医生可以赚钱的项目是医病,说到底是处方和检查,他们没有动力去进行看不到利益的服务。
 
       另一个核心是中国的医疗环境不是以控费为目标的,而是以营收最大化为目标的。这有悖于互联网医疗的本质。说到底,医疗的数字化更多的好处是提高效率,拉近病人和医生的距离,帮助病人看好小病,不得大病,得病后也注意管理自身健康。这些出发点就是控制长期医疗费用。可这并不是现在中国医疗体制的考虑,在此前提下谈互联网医疗转作HMO只能是浮云。
 
分享给身边的朋友
资讯推荐
又一个医改模式或将全国推行!

又一个医改模式或将全国推行!

审查太严 第二波药店上市潮退了?

审查太严 第二波药店上市潮退了?

2018年,人工智能将如何通过医疗保健影响人类的生活?

2018年,人工智能将如何通过医疗保健影响人类的生活?

医疗器械注册核查为何通过难?建好质量管理体系才能闯过上市最后一道关

医疗器械注册核查为何通过难?建好质量管理体系才能闯过上市最后一道关

健康医疗大数据中心第二批国家试点启动

健康医疗大数据中心第二批国家试点启动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