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科:流量式布局挑战大 快速诊所更具优势

儿科作为一个赚钱难的板块未来到底有没有商业化盈利的可能?我们先要问两个问题,一个是人口结构变化会对这个行业造成怎样的影

       儿科作为一个赚钱难的板块未来到底有没有商业化盈利的可能?我们先要问两个问题,一个是人口结构变化会对这个行业造成怎样的影响?另一个则是传统端如何与移动端结合创造盈利可能?

 先来看人口问题
 

中国80年代生育高峰时候每年新生人口超过2300万,90年代后开始稳步下降,2000年之后逐步降到1500万以下,这个趋势非常明显。同时,育龄期妇女人口减少,未来15年生育主力军是85后、90后,而他们的数量本身相对80-85和70后已经下降很多。因此未来这个市场的用户群呈长期下降趋势。同时伴随这种趋势的是中国缺乏专业幼儿抚养机构,祖辈是带孩子的主力军,因此造成了大量留守儿童,在村镇上儿科的医疗服务能力是很弱的,这里面远程医疗的机会是存在的。
 

此外,儿科用户需求是当下的,且由于年龄变化需求变化大,很难有长期忠诚度,让用户掏钱来盈利很困难。
 


 

儿科的需求分两块,一是医疗需求就是治病,另一点是日常小问题处理和保健,其实这占到绝大多数。和孕期一样,大部分儿科的问题都是常见的,可以通过标准化健康服务来解决。但如果纯粹做健康服务,让消费者掏钱是很困难的。虽然父母更相信来自医生而不是网络的健康信息,对有名望的医生更是愿意追随,但大部分人获取信息的途径仍然是免费的,而且这种咨询很难有长期黏性。
 

在儿童健康出现问题的时候父母会很快追随这种信息咨询,过后就不会忠诚使用下去,其需求是很实际的。举个例子,市场上曾经有儿童医院尝试用会员制的年费模式来吸引病人,但最后效果并不理想,很少有人会为没有发生的情况去支付医疗费用。打包医疗不像打包衣服或者运动卡那样,可以创造需求。

 

 移动端和线下端分割开来很难真正推动服务
 

 虽说大部分咨询纯粹是保健类的,但这也是最难收费的。而父母愿意马上掏钱的就是看病,比如发烧感冒拉肚子这样常见的问题,很多父母会在获得医生诊断并得出了让他们放心的结论后,才转向保健需求。如果没有前期的医疗服务,直接去做后面的保健,还是脱离了最核心的本质。
 

 说到底,父母看重的是作为医病和诊断主体的医生,脱离了这个核心,成为一种咨询,要靠此盈利是很困难的。
 

 儿科虽然是不可能通过大检查和大处方来牟利,但儿科是很看重服务的,尤其是基础医疗。这里面确实有机会,主要是快速儿科诊所。
 

 儿科医院人满为患是因为集中了大量常见病例,相比成人,儿童的情况其实大部分都是常见的,完全可以通过下放到社区的快速儿科诊所来解决。这类诊所的标配不需要太多,主要是血液和粪便等常规检查,儿科加保健医生,以及一些基础行政人员比如提供就医流程服务的护士等。这种诊所前期投入小于常规诊所,可以快速复制。
 

 在有了线下做支撑的情况下,才有可能去做一个健康教育平台。除了针对常规问题,还有儿童慢性病比如哮喘、肥胖和糖尿病等做后期管理。正因为儿童不会表述自己的特性,儿科在虚拟端的应用是有局限的,必须由线下服务为核心去支撑才行。

 

分享给身边的朋友
资讯推荐
北京医改再进一步 政府定价范围将逐步缩小

北京医改再进一步 政府定价范围将逐步缩小

2017之医改:勇涉“深水区” 提升群众“获得感”

2017之医改:勇涉“深水区” 提升群众“获得感”

上海自贸区“证照分离”有了升级版 医疗器械注册证试行

上海自贸区“证照分离”有了升级版 医疗器械注册证试行

9部门联手,广东耗材大整治来了

9部门联手,广东耗材大整治来了

震撼的一天,CFDA停止两医疗器械产品进口

震撼的一天,CFDA停止两医疗器械产品进口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