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四招助力人民币在2015进入SDR篮子

下半年,另一场人民币秀肌肉的机会又将到来。IMF将于2015年下半年对特别提款权(SDR)一篮子货币的构成进行每五年一次的复核。尽

       下半年,另一场人民币“秀肌肉”的机会又将到来。IMF将于2015年下半年对特别提款权(SDR)一篮子货币的构成进行每五年一次的复核。

尽管人民币贬值已成为2015年的焦点,但比起在过去4个月纷纷兑美元贬值愈10%的欧元、日元、澳元等发达国家货币,约2%的贬值幅度足以证明人民币的坚挺。下半年,另一场人民币“秀肌肉”的机会又将到来。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将于2015年下半年对特别提款权(SDR)一篮子货币的构成进行每五年一次的复核,一旦IMF把人民币纳入货币篮子,IMF所有成员国的央行将通过持有SDR自动获得人民币敞口,人民币跻身美元和欧元行列的梦想或不再遥不可及。
 

2月9日至10日,二十国集团(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在土耳其伊斯坦布尔举行。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易纲在会议上表示,在IMF份额改革问题上,2010年改革方案至今未能生效已严重影响G20信誉,同时危及IMF资源充足性,当前迫切需要拿出解决方案。敦促美国尽快批准2010年改革方案。期待IMF在现有标准基础上对扩大特别提款权(SDR)货币篮子进行评估。
 

如何利用2015年剩余的时间为人民币助力?“第一,强调人民币进入篮子对SDR的作用。即人民币加入篮子,可以增加其代表性,提高其稳定性;第二,解释人民币与“自由使用”标准的差距;第三,分别做好欧美等不同国家的工作;第四,政府与民间相互配合,做到官低民高、外松内紧。” 卓越发展研究院院长、上海发展研究基金会副会长兼秘书长乔依德在接受记者专访时表示。
 

SDR是IMF于1969年创设的用于补充会员国官方储备的记账单位。其价值由一篮子货币决定。目前,SDR篮子由美元、欧元、日元和英镑组成。


 

人民币进入SDR

当前,SDR在国际舞台上的地位有所减弱,目前仍然强调SDR的概念对中国和世界而言有何好处?
 

“人民币进入篮子有战略性标志性的意义,对今后人民币跨境使用有推动作用,也可以增加SDR的代表性。篮子货币所代表的GDP自2000年以来持续快速下降(到2012年下降到40%),如果人民币能够加入篮子,篮子货币所代表的GDP会有较大的上升,也会大大减缓其下降的趋势。”乔依德表示。
 

去年印裔经济学家Arvind Subramanian指出,东亚十国中已经有七个国家的货币与人民币的紧密度超过了美元,人民币升值1%,这七个国家的货币会升值0.55%,而美元升值1%,七国的货币只会升值0.34%。
 

此外,人民币进入篮子可以提高SDR的稳定性。如果人民币在上一次评估时加入篮子,则2011年以来,SDR相对美元、英镑和人民币的汇率波动会有较大的降低。根据我们的计算,可以分别下降13%、21%和17%。
 

不容忽视的是,IMF章程中有一种规定,成员国有义务推动SDR。“不重视不代表可以不推动。金融危机爆发以后,国际货币体系内在的缺陷,一个国家主权货币来作为全球信用货币是不合适的。周小川在2009年讲到,超主权货币能克服这个矛盾,虽然路很长,但不能不采取行动。”乔依德告诉记者。
 

人民币离当前,要进入SDR篮子货币有何具体标准?人民币又与标准有多少差距?是否尚存回旋余地?
 

当前标准有二,其一是“主要出口国”标准,其二是“自由使用”标准(“Free Usable” Criterion,简称FU)。2010年评估认为,人民币已经符合“主要出口国”标准,但与FU标准仍有差距。
 

关键问题来了,人民币离“自由使用”还有多大差距?
 

乔依德表示,从数据来看,人民币在国际使用和交易方面仍有差距,且在国际外汇储备中的份额排名仍然靠后;从政治角度看,美国的态度很关键。当前美元处于强势地位(从2014年7月至今升值近20%),加之当前美国处于选举周期,SDR对其而言微不足道,不关注的事项就没有动力去推进。
 

根据2010年实际使用的FU评估指标是1)该货币在国际货物和服务贸易中的支付,2)该货币在国际银行借贷、国际债券和国际储备中的计值以及3)该货币在主要外汇市场上的交易情况。其后,2011年IMF对标准又进行了研究,提出了两项重要建议,一是对FU标准的评估指标进行了修改,二是提出了替代方案——储备资产标准(“Reserve Assert Criterion”,简称RAC)。
 

“相关数据表明,采用RAC对人民币挑战较大,但这需要IMF 85%及以上投票权通过,可行性较小。”乔依德认为,这可能有利于人民币。
 

四招抓住2015

就当前而言,在自由使用标准方面,人民币是否存回旋空间?对此,乔依德开出了四大“药方”。
 

首先,要强调人民币进入篮子的作用,即可增加SDR代表性和提高稳定性。
 

第二,最关键的是要解释或人民币与FU标准的差距。“必须要澄清和纠正对标准的错误说法。应当指出可兑换性、完全自由浮动、资本账户开放都不是一种货币进入SDR篮子的前提。但当1981年日元进入SDR时,也没有完全开放,日本是直到1983年才开放的。澳大利亚出口额并不大,但可以自由使用,因此排名并不等于FU。”乔依德强调。
 

此外,对于人民币在国际外汇储备中的份额排名仍然靠后,这一点要如何解决?
 

乔依德认为,根据IMF《国际收支和国际投资头寸手册》,进行货币互换的中央银行所获得的(外汇)存款作为储备资产处理,央行货币互换可以视作国际储备的补充。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中国人民银行已经与28个国家或地区签署了货币互换协议,总金额达3.1万亿元人民币。此外,人民币在国际使用和交易中的增速非常快。
 

在国际债券计值中,按近四年来的增速计算,人民币未偿付国际债券总额将在2016年底接近日元当前的水平。在外汇市场现汇交易和衍生品交易中,人民币所占份额分别按近三年(2010-2013)增速计算,外汇市场现汇交易和衍生品交易的人民币份额都将在2019年调查时超过英镑当前的水平。
 

说到第三招,既然是加入SDR货币篮子这个“大家庭”,中国就要分别做好不同国家的工作。
 

对于欧洲和发展中国家而言,G20关于IMF份额和治理结构改革已经有146个国家77.07%投票权通过,如果争取到它们的支持,调整篮子货币的70%投票权要求就能满足。
 

对美国而言,2011年中美华盛顿联合声明第33条中指出,“中美双方认同纳入特别提款权的货币应仅为在国际贸易和国际金融交易中广泛使用的货币。鉴此,美方支持中方逐步推动将人民币纳入特别提款权的努力。”乔依德认为,中国就此可以对美进行交涉。
 

最后一招便是加大政府与民间相互配合。“类似金融四十人论坛、上海发展研究基金会这样的民间组织多做一些研究和呼吁。总体上做到官低民高、外松内紧。”乔依德称。
 

金融改革仍是立足之本

总体而言,人民币今年加入SDR货币篮子的希望有几成?
 

乔依德表示,“能进则进,如果进不了,中国还是要坚持金融改革,这是真正实现人民币国际化的基石。”
 

他特别强调了抓紧2015年剩余时间进行金融改革的重要性。“当前有一种误解,认为2014年底是判断两个标准的截止期。其实,每隔五年审核一次的“五年”指的是出口额在过去五年的使用,自由使用并未提及。“如果在评估前,人民币的跨境使用能有很大进展,这也将在IMF评估时被纳入考量。”


 

分享给身边的朋友
资讯推荐
“阳光采购+两票制” 耗材供应链透明化刻不容缓

“阳光采购+两票制” 耗材供应链透明化刻不容缓

取消耗材加成,大批骨科医生或将走向市场

取消耗材加成,大批骨科医生或将走向市场

“F2C”模式打通医械销售“最后一公里”

“F2C”模式打通医械销售“最后一公里”

山东省医疗器械专项整治13家企业被责令停产

山东省医疗器械专项整治13家企业被责令停产

陕西:二类疫苗集中采购

陕西:二类疫苗集中采购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