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在纵容过度医疗“耍泼”

表面上看,医生开出大处方、进行多余检查等行为与其个人利益直接挂钩,但背后的制度藩篱却远不止这么简单。现有的医疗卫生体制使医生能在其中“游刃有余”地进行过度医疗,“大诊断”“大医疗”已经不是个别医生的不良行为。

       “能吃药不打针,能打针不输液”的世界卫生组织用药原则,在中国早已被严重颠覆。只要进了医院,不管多大的病,不管身体哪个部位的病,毫无例外地统统做个全身检查:验血、验尿、肝肾功、CT、心电图……小病大治,大病豪治,无病滥检的“过度医疗”已累滚成了许多患者心中的痛。


谁在纵容过度医疗“耍泼”
 
       太原市民营医院价格信用分析调查发现:相当多的民营医院存在着不同程度的过度医疗、过度检查、过度用药等问题。
 
       名目众多的处方中究竟还不明所以地隐藏多少不必要的 “无关药”?你知道出入医院时手中长长的诊疗费、药费单据中,有着多少可被压去的水分?而且,哪些检查是正确诊断所必需的、哪些是多余的,有时也受医生经验和水平的影响,对过度医疗的判断也就缺乏具体的量化指标。目前并不完善的监督机制,让一些能够全额或是大部分报销医疗费用的患者出现了“小病大养”的现状,这背后也滋生出不少过度医疗的案例。
 
       表面上看,医生开出大处方、进行多余检查等行为与其个人利益直接挂钩,但背后的制度藩篱却远不止这么简单。现有的医疗卫生体制使医生能在其中“游刃有余”地进行过度医疗,“大诊断”“大医疗”已经不是个别医生的不良行为。
 
       更糟糕的是,现在看来这种制度上的漏洞和缺失完全无法避免。过度医疗没有给医院、医生、药厂带来任何坏处,反而都是好处。对医院和医生的考核制度上,过度强调对漏诊的处罚,却不抓大检查、大诊断,这种政策倾向使得过度医疗之风有增无减。
 
       在民营医院产生过度医疗,最显见的原因是医院的商业化趋利行为。而在公立医院则更多是因为避免医疗纠纷责任,医生实施的一种“防御性医疗”。不论是民营医院还是公立医院,过度医疗都给就医者增加了经济上的负担,背后的医疗器械价格虚高等也给腐败行为培植了温床,对过度医疗的整治已经迫在眉睫。
 
       整治过度医疗是一个庞大的系统性工作,注定是一场持久战。搜狐网友“超人在线”说:“可以从公开医院用药和经营数据入手,通过行业和公众的监督来实现逐步完善。”
分享给身边的朋友
资讯推荐
“阳光采购+两票制” 耗材供应链透明化刻不容缓

“阳光采购+两票制” 耗材供应链透明化刻不容缓

取消耗材加成,大批骨科医生或将走向市场

取消耗材加成,大批骨科医生或将走向市场

“F2C”模式打通医械销售“最后一公里”

“F2C”模式打通医械销售“最后一公里”

山东省医疗器械专项整治13家企业被责令停产

山东省医疗器械专项整治13家企业被责令停产

陕西:二类疫苗集中采购

陕西:二类疫苗集中采购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