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程医疗广东来真的!药费降四成能行吗?

在广东,一个由三甲医院主导并提供医疗资源、第三方网络平台提供设备及技术支撑、社会零售药店和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作为主要接诊

        在广东,一个由三甲医院主导并提供医疗资源、第三方网络平台提供设备及技术支撑、社会零售药店和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作为主要接诊点,再加上目标患者的远程医疗产业链闭环正在形成。本周,上述闭环的实体运营机构—广东省网络医院正式对外宣布对首批接诊点授牌,并对外接诊。依照主导方的说法,计划在年内建成1万接诊点的广东省网络医院,一旦满负荷运营,不仅有助于解决老百姓看病难的问题,看病贵的问题也将有所缓解。依照他们的测算,平均而言,单个处方的药费即可以比大医院的门诊降低四成。那么问题来了,这样的远程医疗产业链能否运作顺畅?

远程医疗


  搭建粤网络医院仅耗时半年

  从宣布启动,到正式对首批接诊点授牌,广东省网络医院只用了不到半年的时间。更值得注意的是,2014年8月国家卫生计生委发布远程医疗意见后,广东网络医院于2014年10月便对外宣布了启动的消息。速度之快,前所未有。

  事实上,在去年8月国家卫生计生委发布远程医疗意见之前,那时的远程医疗还只是医院对医院的B 2B模式展开,直至前述意见发布后,才升级到B 2C的模式,医疗机构可以直接面对患者。

  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医疗拓展部主任张胜明告诉南都记者,目前,省二医是全国第一家获得网络医院批准的医院,目前也是唯一一家。

  “目前接诊网点已开设300家,今年2月前我们计划在省内开设1000家终端,到2015年底开设1万家。”据张胜明透露,截至目前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已经与金康药房、海王星辰、大参林等20多家连锁药店签订了合作协议,未来这些终端将是“网络医院”,提供远程医疗。

  在张胜明看来,在国家政策的鼓励下,网络医院预计大有可为,不仅患者将得益,参与其中的其余各方也将受益。

  主导医院:诊金分成看重引流

  对主导方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而言,主要的投入是医生成本。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目前设有5名左右的专职医生负责网络医院,同时还轮流从各个科室抽调医生,保证每日不少于200名医生待命。

  而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主导广东网络医院的收入则将主要来自以下几个方面:一是正在申请的10元诊金分成,目前该项收费依旧在审批当中,这一收费标准主要参照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诊疗费标准,而主导医院按照合同将分享10元中的3元;二是由网络医院为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带去更多门诊。依照计划,未来分布在广州、深圳、东莞、惠州、中山等地的1万个接诊点布局完成后,广东省网络医院的日接诊量达到2万人次。如果有30%的引流率,那就意味着一年有望为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带去6000人次的门诊或住院病人。

  当然这是理想设想,在一些专家看来,如何能保证参与网络医院问诊的患者被引流到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依旧需要观察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的对接能力和诊疗能力。事实上,张胜明在被南都记者问及试运营期间,有多少从线上转至实体医院的转诊率时,他也坦言,尚未做过统计,数据等正式运营后才能有望对外披露。

  事实上,对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而言,主导广东省网络医院,也面临不小的风险,其中一个比较直接的影响就是药品销售收入的减少。由于网络医院允许处方外配,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将部分丧失药品加成15%销售的收益。

  不过,也有观点认为,对于目前在广州三甲医院梯队中处于第二梯队的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而言,借助网络医院平台,若能成功抢得广州第一梯队三甲医院的部分目标患者,或许依旧是一桩不错的生意。

  一组非官方的广东省2009年医院收入排名显示,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当时总收入为4.69亿元,位列全省第十五名,而广东省人民医院的总收入则高达27.5亿元。4 .69亿元这一排名甚至低于广州市番禺中心医院5.85亿元。当然,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也在不断成长,以病床数为例,2009年当时的非官网数据为730,而今其官网的数字已经变为编制床位1500张。

第三方网络平台:上市公司转型利器

  一直在幕后,甚是低调的广东省网络医院的第三方网络平台—深圳友德医科技有限公司至今并未对外披露公司在这方面的投入,其总经理周智本月8日曾低调现身首批接诊点授牌仪式,但面对媒体的提问,并未做过多回应。

  据悉,广东省网络医院每个接诊点的设备投入约6000-7000元,名义上由主导方出资,但实际却是合作方—第三方网络平台来出资。依照1万家接诊点计算,这笔费用将高达7000万元。

  深圳友德医科技为何甘心投入这笔巨资?或许从其母公司宜华集团转型的脉络中可略见一二。去年7月,宜华集团旗下有着15年房地产经验的宜华地产斥资7.2亿元购入广东众安康后勤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全部股权,由此进入医疗服务产业。此后,2014年12月4日,宜华地产宣布斥资1.2亿元收购深圳友德医科技有限公司20%股权。今年1月20日,正式借深圳友德医科技有限公司进军网络医院行业的宜华地产甚至拟将公司名称改为“宜华医疗”。有数据显示,截至2014年10月31日,友德医科技的净资产为491.8万元。

  依照三方的合同,友德医科技作为第三方网络平台将与主导医院一样,获得诊金当中30%的收益。而因参建网络医院得到的大数据,则不仅将为友德医科技在医疗领域的发展打下基础,甚至不排除为宜华医疗日后布局移动医疗市场提供数据支撑。

  接诊点:处方外流及药品购买

  至于接诊点,也有他们参与网络医院建设的动力所在。有成功拿到接诊点资质的社会零售药店昨日就向南都记者透露,10元诊金一旦获批,按照接诊点、网络平台和医院4:3:3的规划分成,他们将得到40%的收入。但除了诊金,他们更看重由此为药店带去的人流和处方购买。

  南都记者在已经开诊的接诊点看到,患者通过电脑视频和耳机与在线的医生进行对话,可以随时拍照上传到系统,供医生查看;同时,体温、血压、血糖等数据也可通过仪器上传,供医生确诊。若开具了处方,纸质处方会从隔壁的打印机打印出来,上有医生签名、患者病情等信息。通过这张处方,患者可以直接在药房买到处方药。

  三甲医院在社会零售药店和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开设“网络医院”,对接诊点来说,无疑可以提升不少人气,并有助于接诊点自身品牌的建设。金康大药房总经理郑浩涛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就表示,通常处方药约占整个药店收入的20%,而网络医院进驻后,处方药的占比至少有望提升5%.“我们最初预计是每一分店的接入点每天能开10张处方,而这10张处方预计会有30%在药店拿药。”

  此外,优秀医生资源缺乏依旧是目前制约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发展的一大难题,而网络医院的开通,将在一定程度上帮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解决这一棘手问题。而对于传统的社会零售药店来说,由于在药品降价、医保药店严格限制售卖非药品、租金人工大幅上涨等因素的综合作用下,需要继续找到新的利润增长点。

  看病患者:诊金时间药费三方面受惠

  与其他环节相比,纳入参与其中的患者也可能三方面受益。首先是诊金优惠,据张胜明透露,虽然广东省网络医院目前在申请10元的诊金,但这一费用与大医院的专家号或特诊号相比并不贵,且即便10元诊金审批下来,广东省网络医院也不会立马收费。

  二是节省时间,由于专家医生资源紧张,患者要找心仪的医生看病通常需要花费大量时间去抢号、挂号和排队。目前在广东省网络医院的主导下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已安排了200名医生投入该项目,“目前专职网络医院的有十多人,另外全院50多个科室每个科室也将抽调3~4人投入这个项目。涉及的范围包括了全科、中医、消化科、妇产科、骨科、风湿科,主要针对常见病、慢性病。”张胜明表示。

  三是药费更低。依照广东省网络医院方面给出的数据,该院试运营期间,每单处方的总价约60元。而实体三甲医院的处方客单价通常在100元左右。也就是说,患者仅此项就可以节省近4成药费。有数据显示,事实上早在20 10年,广州医疗机构每诊疗人次费用即已经高达193.32元。

  稳赚的买卖也有风险

  从以上各方得益来看,广东省网络医院前景甚好,但作为一个新生事物,依据存在政策性风险、医生激励机制、医疗风险管控、同业加入竞争等方面的问题。

  在医疗改革继续摸索的时期,政策性风险不用多谈。医生作为一个主要的参与群体,是否能在上述闭环中真正得益,也是考验这一商业模式能否成功的一大因素。在一些专家看来,任何一项医疗改革或新生事物,都必须深刻关注到医生这个群体。而依照目前的诊金分配方案来说,医院方面仅能分得30%的收益,这部分收入即便全部给到医生,即每单3元,亦相当有限。

  此外,我国的医疗信息系统相对不够完善,电子病历、保险支付方、药店等方面的信息关联程度较低的问题,在短期内或许还将增加远程就诊的医疗纠纷风险。为此,网络医院暂时还有一个诊疗范围的问题,可能还是以解决常见病、多发病为主。

  最后,广东网络医院的出现,会否令广州其他实力更强的三甲省部级医院加入竞争,也是一大不确定因素。对此,张胜明表示其已经听说有广东当地的大医院在考虑做网络医院项目。

分享给身边的朋友
资讯推荐
困扰女性的更年期问题迎来转机,解决之道就是人工卵巢

困扰女性的更年期问题迎来转机,解决之道就是人工卵巢

CFDA飞检:保持沉默也没用,微信、QQ群都是证据

CFDA飞检:保持沉默也没用,微信、QQ群都是证据

北京各大医院启动“神药”监控,每家不少于15个品种

北京各大医院启动“神药”监控,每家不少于15个品种

数字医疗产业迎利好,产业联盟成“助推器”

数字医疗产业迎利好,产业联盟成“助推器”

可重复使用的血糖传感器,为手机测血糖带来新思路

可重复使用的血糖传感器,为手机测血糖带来新思路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