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网络医院正式落地 借力药店抢占处方药市场

“原来的远程会诊都是B2B医疗机构对医疗机构之间的,但是去年国家对远程会诊作了全新的定义,医疗机构可以借助信息技术来对医疗机构以外的个人开展诊疗服务,意味着为目前的B2C打开了一扇窗口,这也是我们网络医院开始运行的基础。”
         自去年8月国家卫生计生委发文对远程医疗正式“开闸”后,不但引起阿里健康等行业巨头与资本大鳄的高度关注,就连白云、九州通、海南海药等医药公司也纷纷先后抛出橄榄枝。
 
 
广东网络医院正式落地 借力药店抢占处方药市场
 
  2月8日,国内首家网络医院广东省网络医院在低调试运行三个月后在金康大药房车陂店举行首批接诊点授牌启动仪式。据了解,该项目由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进行主导,深圳友德医科技有限公司倾力提供第三方网络平台支持,并计划在今年底将接诊网点数量从目前的300个扩容到一万个。
 
  “原来的远程会诊都是B2B医疗机构对医疗机构之间的,但是去年国家对远程会诊作了重新定义,医疗机构可以运用信息技术来对医疗机构以外的个人开展诊疗服务,意味着为现在的B2C打开了一扇窗口,这也是我们网络医院开始的基础。”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医疗拓展部主任张胜明透露,目前广东省网络医院已经与金康、海王星辰、深圳国大、东莞国药、中山中智等二十多家连锁药店企业签订合作协议,下一步准备将接诊点拓展至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网络医院接入药店
 
  去年8月,国家卫生计生委发布了《国家卫生计生委关于推进医疗机构远程医疗服务的意见》,其中规定“医疗机构运用信息化技术,向医疗机构外的患者直接提供的诊疗服务,属于远程医疗服务”。而以前,这种“远程医疗”只限于医疗机构之间进行。
 
  据张胜明介绍,目前广东省网络医院的具体运行方式主要有两种:一是与大型的连锁药店合作并在实体药店建立接诊点,医院提供设备和医生、药店负责提供场地及运行所需的水电人工成本、深圳友德医提供技术支持,三者最终按照一定比例分成诊金;其次是与街道社区服务中心合作,同样是由医院提供设备和医生,街道提供场地,两者按照一定比例分成诊金。
 
  “这种模式如果运行得好,对推进医药分流、解决看病难看病贵等问题都有积极探索作用。”广东金康药房连锁有限公司总经理郑浩涛透露,目前金康旗下40多家药店已经成为广东省网络医院的首批接诊点,患者无需到医院排队挂号,只需打开电脑戴上耳机,即可与三甲医院医生“面对面”网络视频问诊。
 
  据悉,广东省二医院为此项目准备了200名医生,其中专职网络医院的有十多人,确保每天随时在线医生有4到5个。目前已上线科目包括全科、中医、妇科、消化、骨科、风湿类等,开诊时间从早上9点至晚上9点。
 
  患者在药店主要通过视频聊天与在线医生进行远程会诊,同时还有一些简单的可穿戴仪器将体温、血压、血糖等检测数据上传至系统,供医生断症。若医生最终开具处方,纸质处方将会从打印机打印出来,上面附有医生签名、患者病情、用药情况等信息,供患者直接在药房购买处方药使用。
 
    对于网络医院的盈利模式,张胜明解释称,由于此前一直处于试运行阶段,因此对患者实行免诊金推广,但目前已经向当地物价部门申请,诊金将是未来网络医院收入的其中一部分。但在他看来,最重要的还是网络医院的引流作用,“接诊点没办法解决的或者需要更专业检测的患者,可以直接通过网络医院开单,患者直接到医院缴费就可以了。”张胜明说。
 
  一位有份参与接诊点的社会药店负责人透露,广东省二医院和多家药店协商后初步拟定的诊金费用10元/次,药店、省二医院及友德医按照4:3:3的比例分成。“项目最初其实是友德医发起的,先后找了省一和省中医院合作,但对方都不太感兴趣,最后省二接受了。”上述社会药店人士认为,医药分家是未来趋势,一些缺乏拳头专科的二三甲医院都十分担心会被淘汰,因此更愿意在互联网医疗上迈出大步。
 
  据张胜明透露,目前广东省二在网络医院项目的前期投入已达数千万元,主要是用于购置和安装设备,此外还要招聘额外的医生专职网络医院。但据了解,受部分设备没到位以及安装调试需时影响,原计划在2014年底完成的千个接诊点目标不得不延迟到2015年春节前后。
 
  抢占处方药市场
 
  事实上,对于受新版GSP(《药品经营质量管理规范》)及网上药店双重打击的零售药店来说,涉足网络医院也是他们一次“半赌”的新尝试。今年底我国的实体药店将迎来新修订药品GSP的大限,据最新发布的《2014中国单体药店发展状况蓝皮书》披露,去年新版GSP已经进入执行的关键一年,全国单体药店数量从2013年274415家降到了2014年的19万家左右。
 
  郑浩涛算了一下,若按照新版GSP标准对现有药店进行改造,单是IT系统升级就要1万元/个,执业医师每个月人工约6000到7000元,空调系统少说也要1万到2万元,加上零零散散的装修和规范,每个店至少需要投入5万到6万元。
 
  “这对于一些本来就在盈亏线上挣扎或者少有一点盈利的药店来说都是一笔大费用,所以有的人干脆就不做了。”但郑浩涛认为,由于部分注销的药店是转到连锁集团旗下,因此去年实际上关门倒闭的实体药店为3万家左右。
 
  郑浩涛坦言,相对于网络医院“微薄”的诊金,实体药店参与网络医院看重的是其带来的人流和处方药购买。“我们曾经核算过,一个接诊点要2个平方,12个小时开诊,而且由于患者很多是中老年人不懂计算机,还得配一个人在旁指导,租金、水、电、纸、人工,诊金没有个五六十元根本没法维本,而且如果当天没有人就诊我们还要给医院12元作为设备的折旧费。”郑浩涛说。
 
  据张胜明表示,该项目在前期的三个月试运行期内,平均每天可接待患者约200人,其中大概有五到六成会开出处方,处方的价格平均在60元左右。若接诊点从目前的300个拓展至最终的一万个,那么每天开具的处方将超过2万元。
 
  “我们最初预计是每一个接入点每天能开10张处方,而在这10张处方中预计会有30%在药店拿药。”郑浩涛说。而上述药店负责人则透露,目前处方药约占其药店总收入的20%左右,随着网络医院的进驻,处方药的占比提升了5%。
 
  俨然,网络医院已成为各路资本争夺处方药市场的突破口。据九州通旗下全资子公司北京好药师大药房连锁副董事长蒋志涛日前透露,布局网络医院已被纳入该公司今年的重点发展方向。此前好药师与北京中环肛肠医院签订战略合作协议,明确表示将借助北京中环肛肠医院的医生资源,布局网络医院。
 
  而根据广东省网络医院的计划,今年内将在广东省内建立1万个接诊点,其中广州、深圳、东莞、惠州、中山等城市有望在春节前完成千个接诊点的建设。
分享给身边的朋友
资讯推荐
“阳光采购+两票制” 耗材供应链透明化刻不容缓

“阳光采购+两票制” 耗材供应链透明化刻不容缓

取消耗材加成,大批骨科医生或将走向市场

取消耗材加成,大批骨科医生或将走向市场

“F2C”模式打通医械销售“最后一公里”

“F2C”模式打通医械销售“最后一公里”

山东省医疗器械专项整治13家企业被责令停产

山东省医疗器械专项整治13家企业被责令停产

陕西:二类疫苗集中采购

陕西:二类疫苗集中采购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