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移动医疗泼点冷水:没有医生参与,轻资产平台难堪重任!

目前主导健康医疗类APP的,还是以科技公司为主,很少有医生或医学专业出身的科班人士参与深度开发。这自然会衍生一个问题,既要
     目前主导健康医疗类APP的,还是以科技公司为主,很少有医生或医学专业出身的科班人士参与深度开发。这自然会衍生一个问题,既要注重科技元素和炫酷概念,又要兼顾专业性和严谨性,一个轻资产的平台公司恐怕难以承担如此重大的责任!
移动医疗

最近痛下决心,打算将伴随了自己几十年的黑痣给“消灭”掉,来到久负盛名的三甲医院,给出的结论是“小肿瘤切除手术”。

为了保险起见,没有医学常识的我连跑了好几家医院,得到的答案却各不相同,有的说用激光,有的说用冷冻,有的说要手术切除才能根治。面对各位专家,心中恍然不知方向。

有学医的朋友说,尽管技术的发展,使得医疗水平已经一日千里,但是在基本诊断以及外科手术上,这个行业本质上还是“学徒”制,由老带新,经验的累积以及学习的过程,都会影响医生的最后判断。

这才猛然醒悟,为何病人都要往大医院跑,越有名的医院越是人满为患,不过求的是“权威”二字。如果有个手机APP能够汇总各个医生的意见,并提供平台让他们切磋交流,那该有多美好。

但这个想法很快被朋友泼了冷水。试想,如果医生不再亲自望、触、叩、听,不再结合患者的发病史、家族史进行系统检查,而是通过移动APP,观察屏幕中患者的表现,甚至仅仅依靠几张检查化验单,就作出诊断,未免有些令人贻笑大方,也无法保证安全。

而且,越是好的医生就越忙,凭什么吸引他们到网络平台来坐诊。如果完全以市场经济的方式,其价格高昂会让大多数人望而却步,互联网无往不利的免费或者低价模式可能会不灵。

对于阿里巴巴这样的平台公司,其对商家最有吸引力之处就是导流量,聚集人气。而患者的需求是什么?是得到更好的治疗,但好的医院并不缺流量,医生看病都忙不过来。导流量对于好的医院来说吸引力不大,而差的医院,患者并不太需要挂号服务。

有人曾在两家国内较为知名在线医疗平台做过实验。第一家,选择了一位三甲医院的医生进行咨询,提交问题后,进入医生“安排中”状态,大约3小时后,系统发来短信称所选的医生排队已满,并安排了另一位三甲医院的主任医师来答复。但是,过了一周时间,这位被安排的医生也没回答提交的问题。

第二家,几乎两分钟内就得到了回复,但并非是三甲医院的专科医生,而是一家企业附属医院的专科医生。事实上,目前在网络平台上较为活跃的,也是二三线城市的主治医生,那些大医院的资深医生还无法被充分吸引到这种新平台上来。

其实,大部分的移动医疗APP都没有很好的活跃用户,在美国,只有10%的手机用户下载过医疗应用,这些应用有时候一次也没被使用,或者只被使用了一次。说明在医疗这个特殊领域,并非是有需求就会有供给。

在医患资源不对等的条件下,吸引患者首次关注或许容易,但如果不能有效获取医生资源,那么这些患者很快就会流失。而在非移动平台中,各方应承担的责任也是一个必须明晰的问题,但往往是一片灰色地带。

说穿了,目前主导健康医疗类APP的,还是以科技公司为主,很少有医生或医学专业出身的科班人士参与深度开发。这自然会衍生一个问题,既要注重科技元素和炫酷概念,又要兼顾专业性和严谨性,一个轻资产的平台公司恐怕难以承担如此重大的责任。在这个领域,BAT可能比不上协和,方便可能比不上安全,海量信息可能比不上专家挂号,虽然不符合互联网精神,但这就是现状!


分享给身边的朋友
资讯推荐
北京医改再进一步 政府定价范围将逐步缩小

北京医改再进一步 政府定价范围将逐步缩小

2017之医改:勇涉“深水区” 提升群众“获得感”

2017之医改:勇涉“深水区” 提升群众“获得感”

上海自贸区“证照分离”有了升级版 医疗器械注册证试行

上海自贸区“证照分离”有了升级版 医疗器械注册证试行

9部门联手,广东耗材大整治来了

9部门联手,广东耗材大整治来了

震撼的一天,CFDA停止两医疗器械产品进口

震撼的一天,CFDA停止两医疗器械产品进口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