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医养结合”模式的探路与实践

2014年全国瞩目的两会上,“医养结合”就成为了其中重点热词。一年过去,“医养结合”这种新模式在发展中遇到什么问题?落地广东,养老服务存在什么困境?

       医院不能养老,家庭医生难进家,养老机构没医生

 
      “医养结合”的养老模式是在重新正确审视养老服务内容之间的关系之后,将老年人健康与医疗服务放在更加重要迫切的位置,以区别传统的单一地为老年人提供基本生活需求的养老服务。

广东:“医养结合”模式的探路与实践 
 
       学术沙龙
 
       养老问题一直是迈向老龄化社会的国家不得不直面的问题。我国医院和养老体系割裂分离,老年人一旦患病就被迫经常在家庭、医院和养老机构间奔波。2014年全国瞩目的两会上,“医养结合”就成为了其中重点热词。一年过去,“医养结合”这种新模式在发展中遇到什么问题?落地广东,养老服务存在什么困境?近日,借着中加养老服务政策比较国际研讨会在广州举行的契机采访了相关专业人士,一探究竟。

       困境:量与质的缺位
 
       量:养老床位不足,空置率却畸高
 
       广东省民政厅社会福利和慈善事业处处长聂元松坦承,目前广东省的养老服务水平和邻近的香港地区相比还存在着一定的差距。他把未来工作重点称为“赶队”。
 
       一组数字足以说明广东省养老服务的不足。目前全国平均千名老人的养老床位已达22.4张,而广东只有19.7张。“养老床位严重不足。省里的计划是2020年要达到每千名老人30张,也就是说,床位数要从目前的总数22万张在五年内增长到35万张,难度颇大。”他说。
 
       但是,非常矛盾的是,一方面养老床位严重不足,另一方面养老床位空置率畸高。2014年广东省民政厅公布的数据显示,养老空置率全省达到了30%以上。这样的矛盾背后正是因为养老机构不能适应现实需要所致,有的老人因为收费太高去不起,有的因为其服务太差不愿去。有的民营养老机构由于服务不到位,收费高,少人问津,又拉高了整体空置率。
 
       质:护理服务单一,队伍不专业
 
       数量以外,养老服务的质量才是制约广东养老服务业发展的最大问题。广州市老人院副院长刘联琦根据多年对广州市内养老机构的研究,总结出影响养老质量的根本原因——养老护理队伍水平太低。“大量护理人员都是下岗再就业、农村出来的高龄妇人,没有任何技术经验。”他说。与此同时,养老护理人员的薪酬低下,也让这个行业吸引力不大,难以补充新鲜、专业的血液。
 
       谈到机构养老模式的不足时,汕头大学法学院教授李平则认为,由于机构养老服务内容目前存在种种不足,尤其是医疗跟不上,老人在养老院只能进行一些简单甚至并不十分专业的护理,这是我们养老问题的一个瓶颈。“这种医养分离的模式亟待改变,只有把医疗灌注到养老服务中,才能让目前单一化的养老服务变得更多元更有效。”她说。
 
       出路:“医养结合”改变养老服务单一模式
 
       实际上,我国对于“医养结合”的探索早已迈开步伐。2013年出台的《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养老服务业的若干意见》(下称《意见》)中提出,推动医养结合发展,探索医疗机构与养老机构合作新模式。在2014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探索医养结合模式,争取列入省级养老事业和养老产业创新发展试点”也引起了市民的关注。
 
       “医养结合”的养老模式是在重新审视养老服务内容之间的关系之后,将老年人健康与医疗服务放在更加重要的位置,以区别传统的单纯为老年人提供基本生活需求的养老服务。“‘医养结合’服务不仅仅提供日常生活照料、精神慰藉和社会参与,更为重要的是提供预防、保健、治疗、康复、护理和临终关怀等方面的医疗护理服务。”聂元松说。
 
       家庭养老已被大幅削弱
 
       “医养结合”的重要性首先体现在传统家庭照料式养老已被大幅削弱,老年人对于养老机构、社区养老的渴求早已超越以往。受计划生育、人口迁移流动和老少分居等因素的影响,自1982年以来我国平均家庭规模持续小型化,大多独生子女无暇顾及老人的生活照料、情感交流和社会参与等方面的需求,尤其对残障老年人、慢性病老年人、易发病老年人和绝症晚期老年人的医疗、护理、康复和临终关怀等特殊需求更是无能为力。在家庭养老功能大幅度削弱的背景下,承接家庭溢出的养老功能,成为社区、机构养老的重中之重。
 
       “医养结合”仍存现实困境
 
        “医养结合”的方向虽然得到认可与肯定,但在实际操作过程中还是荆棘满布。
 
       一方面,大多数养老机构主要以提供简单的生活照料服务为主,医疗服务较少。“很多养老机构既无内设医务室,也缺少与周边医疗机构的合作。”刘联琦表示。实际上,瘫痪卧床或痴呆的老年人是最需要养老服务的群体,但由于养老机构难以提供专业的医疗护理服务,导致养老机构的覆盖人群出现结构性缺陷,基本生活能够自理的老年人受到欢迎,失能、失智等生活存在困难的老人却遭到拒绝。
 
       另一方面,大型医院主要关注急性病症的救治,对那些大病恢复期、后期康复治疗、慢性病、残障和绝症晚期的老年人无法提供细致的生活护理,而一些本应出院的老年人为以防万一,坚持留在医院,导致真正需要住院的人住不进来。“大型医院迫切需要‘医养结合’型养老机构来承担这些老年人的常规护理工作,以实现治疗、康复与护理的无缝衔接。”李平说。
 
       而且,这必然是一个难解的问题,医院缺乏合作动力,医保“隐形门槛”多,民政、卫生、医保三部门多头管理,都使“医养结合”并不容易。
 
       广东:每年培育2000养老医护人员
 
       2014年12月31日广东省政府就通过了《广东省人民政府关于加快发展养老服务业的实施意见》。聂元松认为,省民政厅尤其关注“医养结合”在养老服务中的作用:“《意见》里提到,要为老年人提供形式多样的养老产品,满足多样化的养老服务需求,‘医养结合’就是其中一点。这个思路虽然并不新,但能写在省一级的文件中,着实不容易。”聂元松说。
 
       首先,广东的医生多点执业在全国可谓走在前面,这对“医养结合”是个不错的现实基础,同时也符合医改的大方向。以往养老机构里面设立医疗机构相对困难,多点执业开放后,医生可以在不同的地方执业,养老机构的医疗缺位将有所改善。
 
       其次,广东省下一步将大力鼓励在养老机构里面设立医疗部门。“我们支持在养老机构里面设立医务室,康复医院、老年医院、护理院。”聂元松说,民政部门未来会降低在养老机构设置医疗部门的门槛,把符合条件发展医疗部门的养老机构优先纳入广东省里的倾斜名单,对其提供一定的政策、税收优惠,为坐实“医养结合”提供更多的支持。
 
       再者,专业医护人员是不可忽视的一环。目前一些养老机构的医护人员薪酬跟不上、专业水平不高。省民政厅在未来规划中要重点解决养老机构内的医护人员待遇问题,让他们享受与医疗机构医护人员同等的待遇,解决他们的生活问题。目前,广东省民政厅已经着手实施医护人员的“双签计划”。“我们每年在全省培育2000名养老医护人员,计划到2020年所有养老医护人员都要经过专业培训,并持有上岗从业证。”聂元松说。他还透露,确立养老服务基础医护人员的培训机制目前正在实行,与省内一些职业学校展开合作,开办具备教育资质的养老医护专业,让人才直接流动到养老机构工作。
 
分享给身边的朋友
资讯推荐
康复医械大利好,广东首家三甲康复医院诞生了

康复医械大利好,广东首家三甲康复医院诞生了

国家版药代备案征求意见稿本月出台 会有什么不同?

国家版药代备案征求意见稿本月出台 会有什么不同?

医院出局!供应商货款要由医保部门结算了

医院出局!供应商货款要由医保部门结算了

宇宙最大医院——郑大一附院 要“消失”了

宇宙最大医院——郑大一附院 要“消失”了

27道问题!一致性评价官方答疑最全汇总

27道问题!一致性评价官方答疑最全汇总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