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医疗难啃医院改制“硬骨头” 遇转型难题

携手中信信托,身揣更雄厚殷实的资本,凤凰医疗又马不停蹄开启了转型式扩张:通过资本手段渗透参与医院改制,调整业务结构,增强综合医院相关服务;从而有能力规避在压缩中间环节,降低医疗费用医改实战背景下“供应链”生存模式风险。

       依靠“托管+供应链”商业模式,凤凰医疗已在2013年底成功荣耀登陆港交所,成为国内第一只万众瞩目的民营医院股。现在,携手中信信托,身揣更雄厚殷实的资本,凤凰医疗又马不停蹄开启了转型式扩张:通过资本手段渗透参与医院改制,调整业务结构,增强综合医院相关服务;从而有能力规避在压缩中间环节,降低医疗费用医改实战背景下“供应链”生存模式风险。但显然有别于此前参与改制燕化医院集团、门头沟区医院等中小型公立医院过程的顺风顺水,这一次,凤凰医疗的扩张之路遭遇了来自煤炭总医院医务人员集体抵制。

 
凤凰医疗难啃医院改制“硬骨头” 遇转型难题 
 
  重量级的“硬骨头”难以啃下,转型遇到了难题。业内人士分析,现在煤炭总医院的事件给出了一个预兆,凤凰接下来通过资本手段拿下公立医院实现转型将困难重重,尤其是像煤炭总医院这种规模不小的医院。
 
  “托管+供应链”模式遭遇不确定性风险
 
  “为什么刚刚上市就急于转型?因为凤凰对自己的盈利模式也有充分认识,这种模式是难以长期持续的。”前述医疗业内人士表示。
 
  凤凰医疗的盈利来源有三个方面:“综合医院服务”、“医院管理服务”和“供应链”。
 
  “综合医院服务”是指其收购的医院,比如北京健宫医院。这一块的收益,2007年占总营收的73%,如今为51%。2013年上半年,综合医院服务毛利率为17.2%。
 
  与之相对的,是来自集团“供应链”的贡献。2013年的数据显示,供应链业务的毛利率为19.2%,凤凰医疗77%的净利来自供应链业务。
 
  根据凤凰医疗的公开资料,其所谓“供应链”业务的具体操作模式,是指集团向供应商规模采购(以降低采购价)药品、医疗器械以及医用耗材,然后以招标价或当地政府机关设定的其他价格上限卖给集团旗下医院及诊所。旗下的医院和诊所,多为凤凰医疗所托管的公立医院,如燕化医院集团、京煤医院集团、门头沟区医院以及门头沟区中医院等。这4家医院目前是凤凰医疗的4大客户。
 
  凤凰医疗集团设立了专门的子公司来完成这一行为。目前,集团旗下有两家全资控股子公司,分别经营医药及医疗器械,其业务定位为“负责集团成员医疗机构药品、医疗设备、医用耗材、试剂的采购管理工作”。
 
  这就涉及凤凰医疗的另一块业务——“医院管理服务”。该业务是指,凤凰医疗借着公立医院改革等契机,先后与医院的所有者达成协议,从而拥有了对它们的管理权。
 
  根据公立医院所有方和凤凰医疗的协议,凤凰医疗掌控了药品采购。招股书中写道:“据IOT协议,本集团有权管理相关医院,因此我们能够控制、整合及管理该医院和诊所的采购,包括促使其向我们的供应链采购药品、医疗器械和医用耗材。”
 
  “这种盈利模式全靠双方合同约束。而且合同的另一方是明显更强势的政府。这种情况下,保姆能不能长期做下去、能不能一直有采购权,这都是问题。”复旦大学医院管理研究所副所长章滨云表示。
 
  除此之外,来自政策的隐忧始终存在。国务院国有资产管理办公室副主任文宗瑜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一直以来,对于社会资本托管公立医院,国家并没有一个明确的政策法规来管理和规范。
 
  新医改要求降低医疗费用和压缩药品的中间环节,“所以这其中也有很大的政策不确定性”,章滨云说,“万一将来对这种做法一刀切了呢?
 
  而鼓励社会资本办医院政策背景下,通过资本手段参与公立医院改制,就成为了凤凰医疗规避这一风险看似最好的选择。
 
       携手中信信托参与改制,遭打横幅抵制
 
  因之前曾参与燕化医院集团、门头沟区医院、健宫医院的成功改制,所以,2015年新年伊始,当凤凰医疗1月6日宣布“再下一城”,参与煤炭总医院改制时,不少业内人士一度认为,凤凰医疗有实力将煤炭总医院这只“大鱼”顺利收入网中。不过,在政策、经验、资本都看似通畅的情况下,改制煤炭总医院的计划目前遇到了意料之外的难题。
 
  在凤凰医疗宣布消息的第二天,即1月7日的煤炭医院职工会议中,台上院长在介绍当下,展望未来,台下医生们则在互传一则凤凰医疗的公告讯息,“凤凰医疗、中信信托与安监总局已签署框架协议,改制和共建煤炭总医院。”后来这场职工大会后半场改成了说明会。
 
  虽如此,改制标的煤炭总医院的医务人员还是发起了集体抵制。某张曾在朋友圈流传的照片上,部分该院职工打出了“反对凤凰医疗并购”的横幅,并用拇指向下的姿势表示抗议。
 
  1月20日,在位于北京朝阳区西坝河南里的煤炭总医院内,一位值班医生听闻记者欲了解凤凰医疗改制煤炭总医院一事,立刻低声婉拒了采访请求。“这个事现在不太好说,我就是个普通医生,没有什么发言权。”
 
  医院宣传中心主任杨进透露,医院已经下达了通知,按照安监总局的要求,“在协议正式签署之前,一律不再接受媒体采访。”他表示,“况且我的这个身份也没法跟你说太多。”
 
  他所提到的这一协议,指的是上市公司凤凰医疗准备与煤炭总医院的上级主管单位——中国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以下简称“安监总局”)以及中信信托有限责任公司达成的一份合作共建协议。
 
  2015年1月6日,凤凰医疗发布公告称,公司将与安监总局及中信信托有限责任公司订立一份不具约束力的合作共建框架协议,同时设立合营公司——安康医疗产业投资(北京)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康医疗”),安康医疗计划注册资本为人民币10亿元,凤凰医疗、安监总局和中信信托分别拥有35%、40%、25%的股权。其中,安监总局将通过煤炭总医院以煤炭总医院资产值的90%对合营公司注资;凤凰医疗和中信信托则以现金方式进行注资。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大家都觉得比较突然。医院根本没有提前和大家商量。”一位不愿具名的煤炭总医院在职员工表示,得知凤凰医疗即将改制自己所在的医院,她的第一反应是“从天而降的危机感”。
 
  有业内人士分析这次抵制事件时认为,资本介入公立医院,让原先端着“铁饭碗”的体制内医务工作者产生身份焦虑。“改制后医院资产如何确权,人员编制怎样界定?”该人士认为,这或是造成煤炭总医院职工此次抵制凤凰医疗进入的主要因素。
 
  转型难啃大医院“硬骨头”
 
  从2014年下半年开始,凤凰医疗开始连续对外公布合作计划。除了此次与安监总局和中信的合作之外,凤凰医疗还计划实现对京煤集团总医院的改制。2014年12月30日,凤凰医疗与北京京煤订立一份不具约束力的合作框架协议;据此,订约方同意成立营利性的合营公司北京京煤集团总医院有限责任公司,对京煤医院进行整体的改制。待合营公司成立后,合营公司将由公司及北京京煤分别持股70%及30%。
 
  业界普遍认为,从凤凰医疗近期所进行的几项改制计划来看,转型意图已十分明显。“是从主要依靠托管医院实现供应链收入的轻资产模式往重资产模式转型,并从仅仅立足于北京本地开始向外地扩展。”
 
  据了解,以股东身份进入煤炭总医院改制后,凤凰医疗将在以往仅仅只能通过托管医院实现药品、器械销售的基础上,实现综合医疗服务业务的发展。
 
  除此之外,根据凤凰医疗的规划,与安监总局的合作共建将帮助集团实现业务领域的跨越。除医疗机构外,安监总局下属还拥有工人疗养院。据报道,按照初步框架协议,在完成初期的改制后,安康医疗将与安监总局下属的其他医疗机构和疗养设施进一步探讨合作共建机会。
 
  据了解,另一家凤凰医疗计划改制的“京煤集团总医院”实现改制后,也将使凤凰医疗现有的医院托管模式部分转变为综合医院服务业务。而与保定市政府合作共建协议,则使凤凰医疗将触角伸出了长年深耕的北京,向外缘拓展。
 
  “转型的动作是有了,出发点也是好的,但现在煤炭总医院的事件给出了一个预兆,也就是说凤凰医疗接下来通过拿下公立医院实现转型是困难重重的,尤其是像煤炭总医院这种规模不小的医院。”某公共卫生管理人士透露。
 
  以煤炭总医院为例,其是安监总局旗下事业单位,是全国煤炭工人粉尘疾病的救助、治疗单位,全国矿难救援医院。而京煤医院归属北京矿务局,下属7家一级医院和11家驻矿分院,周边的服务群众约100万人。“相对而言,企业类医院是缺乏生存危机的,人员缺乏强烈的改革动力,会容易出于自身利益成为改制的反对者。”业内人士表示。
 
  据了解,目前煤炭总医院正在等待一场职工投票,投票的结果将影响凤凰医疗对煤炭总医院的改制是否最终成功。“对煤炭总医院的改制成功与否,在某种程度上预示了凤凰医疗的转型之路。”
 
 
分享给身边的朋友
资讯推荐
困扰女性的更年期问题迎来转机,解决之道就是人工卵巢

困扰女性的更年期问题迎来转机,解决之道就是人工卵巢

CFDA飞检:保持沉默也没用,微信、QQ群都是证据

CFDA飞检:保持沉默也没用,微信、QQ群都是证据

北京各大医院启动“神药”监控,每家不少于15个品种

北京各大医院启动“神药”监控,每家不少于15个品种

数字医疗产业迎利好,产业联盟成“助推器”

数字医疗产业迎利好,产业联盟成“助推器”

可重复使用的血糖传感器,为手机测血糖带来新思路

可重复使用的血糖传感器,为手机测血糖带来新思路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