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最大特许经营康复医院开业 体制人加盟

近日,重庆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宽仁康复医院(下称“宽仁康复”)在繁华的渝中区开业,这家据称重庆规模最大、设施设备最齐全的康复医院,建筑面积1.3万平方米、设计床位近300张、90%设备由国外进口,并按照三级康复医院的标准建设而成。

       在受邀出任宽仁康复院长之前,张庆民是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康复医院的业务院长,他同时身兼多职曾兼任该院的骨科主任、康复部主任,是中国早年的最早一批康复医学与理疗学博士。

 
  与其他医院院长东西墙之间的调任不同,在体制内持续工作了25年的张庆民,于2014年5月以辞职的方式彻底告别了体制,从单位人重新转变为社会人,并由此开始了他的创业生涯。
 
  张庆民的抉择深刻反映了当下医疗体制及社会格局的变动。
 
 
重庆最大特许经营康复医院开业 体制人加盟 
 
  一家特许经营模式的大型康复医院在重庆市落成。
 
  近日,重庆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宽仁康复医院(下称“宽仁康复”)在繁华的渝中区开业,这家据称重庆规模最大、设施设备最齐全的康复医院,建筑面积1.3万平方米、设计床位近300张、90%设备由国外进口,并按照三级康复医院的标准建设而成。
 
  “临床、康复、预防、保健四大分支本应并驾齐驱,但中国的康复治疗却打了折扣,”宽仁康复院长张庆民接受采访时称:“新院追求为更多的患者提供更优质的服务,这也圆了我心中的一个梦。”
 
   在出任宽仁康复院长之前,张庆民是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康复医院(又名“北京康复中心”)的业务院长,他同时曾兼任该院的骨科主任、康复部主任,是中国最早一批康复医学与理疗学博士。
 
  与其他医院院长调任不同,在体制内工作了25年的张庆民,于2014年5月以辞职的方式彻底告别了体制,从单位人转变为社会人,并由此开始了创业生涯。
 
  张庆民的抉择反映了当下医疗体制及社会格局的变动。十八大以来,在政策的鼓励下,越来越多的人走出体制,换一种活法。事实上,承载张庆民梦想的宽仁康复,亦是政府深入医改、发展混合所有制的产物。
 
  据悉,宽仁康复是重庆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下称“重医附二院”)以特许经营的方式,与重庆市植恩医院管理有限责任公司合作建立。重医附二院是公立三甲医院,向宽仁康复输出品牌、技术、人才;而重庆植恩医院管理有限责任公司则为民营企业,全额出资建设宽仁康复。
 
  特许经营财政部列举的9种混合所有制(简称PPP,即公私合营)形式之一,并已在水务、公路等其他公用设施建设、运营中得到长足发展,PPP为社会资本参与公立医院改制、合作提供了入口,而社会资本如重庆“植恩系”也借此将其药品版图扩展至医疗服务。
 
  重庆最大特许经营康复医院开业
 
  在张庆民看来,宽仁康复占据了重庆康复市场的顶端。
 
  “宽仁康复是目前重庆市规模最大、设施设备最全的专科康复医院。”张庆民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与近期大多数新建医院类似,宽仁康复在内部设计、装饰水准、设备引进方面力求体现以患者为中心原则,“甚至连门向哪个方向开,我们都进行了充分考虑。”张庆民说。为了体现服务理念,新院特意启用了重医附二院在1892年成立之初的原名“宽仁”医院。
 
  重医附二院为重庆医科大学6家附属医院之一,是典型的公立三甲医院,目前开放床位1380张,年门诊量超过百万人次,年收治住院病人4.5万人次,年手术量超2万余人次。与重医附二院合作,赋予了宽仁康复先天的品牌等优势。
 
  不过张庆民认为,康复的理念更加重要,“一名医生如果没有康复意识就不能视为合格的现代化医生。宽仁康复将康复医疗与临床医学紧密结合,将不遗余力地追求卓越的康复品质。”
 
  张庆民表示:“有些疾病的治疗,在手术前就介入康复治疗手段,可以得到更好的手术效果。”据悉,宽仁康复的投资方植恩医院管理有限责任公司还开发了“网络医院”系统,病人出院后,可以在家中利用这一平台继续与医生保持密切联系,接受医生专业的健康管理服务和指导。
 
  作为大型专科康复医院,宽仁康复开设了较为齐全的康复科目,并以神经、骨科康复为主打科室,这两个项目是康复市场的最大需求。
 
  虽然为营利性医院,但宽仁康复将自身的客户群定位于普通患者。据称,按照重庆地区的医保政策,医保也将能够纳入该院。借此政策支持及目前的市场形势,张庆民对医院的发展前景颇为看好。
 
  事实上,在宽仁康复建立之前,重庆市初步构建了三级康复医疗体系,从上至下分别为专科康复医院、医院康复科室、社区康复中心,但除了黄水康复医院外,重庆尚无大型的三级康复医院。
 
  目前,重庆市较为知名的康复医院为重庆市中西医结合康复医院和重庆康复医院,前者隶属于民政局,后者由重庆市总工会开办,两家医院的床位数之和仅有200多张,即使加上黄水康复医院和一些医院中的康复科室,也难以满足重庆市的庞大就诊基数。
 
  据重庆市卫计委公报数据,2013年该市就诊总人数达到近1.4亿人次,比2012年增长6.2%,相当于3300多万户籍居民每年平均就诊4.14次。
 
  在就诊基数巨大之外,宽仁康复的独特优势在于与重医附二院的合作,据张庆民介绍,重医附二院将直接参与宽仁康复的管理,并与宽仁康复建立转诊机制,这对附二院来说,既可以提高床位周转率,节省附二院宝贵的优质床位资源,又可以极大地支持宽仁康复的发展。
 
  和大多数新建医院一样,如何吸引稀缺、优质的医疗人才关系到医院的发展,这也是社会资本办医的难点。
 
  对此,宽仁康复除了与重医附二院共享部分专家外,据张庆民介绍,新院希望吸引更多著名三甲医院的知名专家来院多点执业,截至目前,宽仁康复已到位医生、康复治疗师、康复护士140多人。
 
       公立医院院长迈出“体制”
 
  执掌宽仁康复的张庆民,是中国少有的、真正走出体制的公立医院院长。2014年5月,一纸辞职书结束了他长达25年的公立医院生涯。
 
  这一步是大多数体制内医生难以迈出的。在辞职前,张庆民已是北京康复医院的业务院长、骨科主任医师、康复医学博士。
 
  在谈及辞职创业的原因时,张庆民指出了几个因素:1.在体制内很多想法难以实现;2.当前,国家医疗行业社会办医的宏观环境趋于成熟;3.目前北京康复中心已经成为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康复医院了,也算有始有终。
 
  “我的心中还有梦想。”张庆民称。
 
  在张庆民的大学同学、张强医生集团董事长张强看来,“他是个有故事的人。”
 
  张庆民是油田子弟,早年随父母辗转大庆、湖北、甘肃、河北等全国各地油田,奔波对于他来说已是家常便饭,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了事业他可以从居住多年的北京只身前往重庆。
 
  从浙江大学毕业后,张庆民在1989-2002年的10多年间,就职于河北省一家三甲医院,从骨科住院医直至骨科副主任医师。
 
  接下来,骨科出身的张庆民选择了一个当时并不被大多数人所熟知的康复医学专业,在2002年成为中国第一批康复医学与理疗学博士,当时全国仅仅招录两名此专业统招博士生,他是唯一的男性。这也为其今后进入北京康复医院奠定了基础。
 
  2005年张庆民以骨科主任的身份调至北京康复医院,2007年初,张庆民升任副院长。该院隶属于北京市总工会,前身为北京工人疗养院、北京康复中心。
 
  据张庆民介绍,在更名为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康复医院后,医院有了更好的发展,自己即萌生去意,希望去实现更多的创业梦想。而此时,医疗行业的宏观政策环境业已渐趋成熟。
 
  十八大以来,国务院、国家卫计委和各地方政府发布文件支持社会资本办医及混合所有制,这也是张庆民所称的“医疗行业宏观环境成熟了”。
 
  此时,以药品生产、销售为主业的重庆植恩投资公司亦有意进军医疗服务产业,而张庆民的医生、医院管理者、医院建设及经营者的经验正是目前亟需人才,两者一拍即合。据张庆民称,他亲自为设立宽仁康复撰写了数万字的商业计划书。
 
  植恩系药品版图扩至医疗服务
 
  随着宽仁康复的开业,重庆“植恩系”的商业版图从药品扩展至医疗服务。
 
  “植恩系”是诞生于重庆的医药公司系统,最早于2001年4月设立重庆植恩药业有限公司,主要生产、销售抗肥胖药物、妇产科药物、老年痴呆、胃药等产品。当年12月,重庆植恩医院管理有限责任公司成立。
 
  十年后的2011年,在药品生产基础上,“植恩系”又设立了植恩投资有限公司,并进行了一系列股权及架构调整:植恩投资有限公司分别控股或参股重庆植恩药业有限公司、重庆植恩医院管理有限责任公司及重庆植恩置业有限公司,从而成为“植恩系”的核心公司。
 
  在与重医附二院合作成立宽仁康复后,十年前设立的重庆植恩医院管理有限责任公司具有了医院管理的“实际内容”。
 
  为了吸引张庆民的加入,不仅宽仁康复院长由其担任,而且同时任重庆植恩医院管理有限责任公司执行董事、总经理,公司法人也于2014年,变更为张庆民。至此,在经历13年的发展后,“植恩系”的商业版图从药品扩展至医疗服务。
 
  事实上,“植恩系”的版图扩张,与重庆市支持社会资本办医的外部政策密不可分。
 
  2014年7月29日,重庆市政府印发《完善医疗服务体系改革实施方案》,把“积极鼓励社会资本办医”作为全面深化改革的重要内容;2014年9月,重庆市政府办公厅印发《关于加快发展社会办医的通知》。
 
  《通知》明确了积极支持社会力量举办各类医疗机构。特别是鼓励社会力量在全市范围内开设三级综合医院,二级以上专科医院、中医医疗机构、康复医院、护理院、个体诊所等医疗机构。提出到2020年,非公立医疗机构床位数达到全市医疗机构总床位数的25%左右的发展目标。
 
  而在下发上述两个重要文件之前,重庆市的社会资本办医进展即远高于全国平均水平。
 
  据重庆市卫计委统计,截至2013年底,重庆市民营医院数由2011年的176个增加到250个,占医院总数由40.6%提高到47%,民营医院床位数占全市医院床位数由9.3%提高到19.5%,民营医院床位增长速度(37.6%)快于公立医院(9.0%),明显高于全国平均水平。
 
  在此背景下,“植恩系”的医疗行业版图将继续扩大至连锁医院、门诊、托管科室及健康管理。
 
  张庆民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我们计划年内再建一家医院,今后还将在重庆、浙江、河北等省市快速布局连锁医院或门诊,并通过网络医院系统把线上、线下资源整合起来。”
 
  “为实现整体布局,我也将从宽仁康复的院长职务脱身出来,专注医院管理公司的整体战略布局和发展。”张庆民称。
 

分享给身边的朋友
资讯推荐
“阳光采购+两票制” 耗材供应链透明化刻不容缓

“阳光采购+两票制” 耗材供应链透明化刻不容缓

取消耗材加成,大批骨科医生或将走向市场

取消耗材加成,大批骨科医生或将走向市场

“F2C”模式打通医械销售“最后一公里”

“F2C”模式打通医械销售“最后一公里”

山东省医疗器械专项整治13家企业被责令停产

山东省医疗器械专项整治13家企业被责令停产

陕西:二类疫苗集中采购

陕西:二类疫苗集中采购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