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药分离致奖金骤减 医院将启动内部改革

尽管现在其所在医院的区域暂未全部执行医药分离政策,药品收入暂时不会受到太大影响,他还是觉得未来危机重重。用他的话来说,“这是历史发展的方向,坏日子很快就会到来”,尽管包括他们在内的很多以药养医的医院都没有做好迎接的准备。

       作为繁华一线城市二甲医院的院长,刘田(化名,下同)毫不掩饰自己的忐忑和焦虑:担心医院明年甚至未来的管理营收不佳,以至不能给职工如期发放激励年终奖金。

 
       和大多数传统综合医院类似,刘所在的医院药品占业务营运收入超过了50%,属于以药养医依赖症的“重度患者”。
 

医药分离致奖金骤减 医院将启动内部改革 
 
       刘所经营管理的这家医院,拥有400多张医院床位,属于同类中规模较大型,下设内外骨妇儿等主要科室及其他临床医技科室。其中,内科营收占比远大过外骨等科室。因为这家医院位于一线城市的核心老城区,门诊量主要由当地社区的老年人贡献。这些老人们大多都是慢性病患者,也是内科等常客:拿药为主。
 
       在过去的这些年,依着以药养医的核心部门内科等,刘所在的医院利润一直都不错。据其透露,该医院每年仅药品创收一项就能达到1个亿左右的利润。
 
       “这种情况未来可能不会再有的。”刘田笃定地给未来做了预测。在他看来,尽管现在其所在医院的区域暂未全部执行医药分离政策,药品收入暂时不会受到太大影响,他还是觉得未来危机重重。用他的话来说,“这是历史发展的方向,坏日子很快就会到来”,尽管包括他们在内的很多以药养医的医院都没有做好迎接的准备。
 
       他很担心,明年或者未来,自己没有办法兑现员工的年终奖和往年一样多甚至更多的承诺。尤其是近来,关于网售处方药政策开闸在即的消息再次传来时,已是花甲的刘田也不得不开始为所在医院寻求改革的方向,以免进入被淘汰名单。
 
       除了同行外,他最近频繁约见保险公司、医疗创业者甚至投资者,了解整个医疗行业的信息,希望获得改革灵感,启动医院内部的改革。当然,也希望为自己的改革寻求投资者。
 
       在过去的一年里,刘田已经做好了医院业务调整的计划,“所有的改革都在进行中”——适当缩减内科等以药养医核心部门的规模,更多将医院资源往骨科外科等非以药养医部门倾向。刘对此的解释“尽量减少以药养医的风险”,与此同时,也在降低药品创收比例。据其透露,这种做法并不新鲜,刘在日本考察时也发现当地如此执行。
 
       在他看来,未来若是随着医药分离的执行,网售处方药的开闸,其所在的医院就药品收入至少会下降百分之五十至七十。也就是说,在可预见的未来,刘所在的医院至少每年收入将减少五至七千万——这是非常可怕的。刘称之为,这个结果不排除会再现1993年国企下岗的情景,即很多内科药剂科医生会面临被淘汰的危机。
 
       对于刘的这些担心,业内人士觉得是“没有必要”。在后者看来,网售处方药的直接冲会比医药分离的执行来得晚些。这是因为,网售处方药还属于市场教育阶段——消费者不会立马进入网购药品的狂潮中,“这需要一个时间缓冲”。至于因不能适应医药分离而受到冲击的医院或从业者,上述业内人士认为其本身的存在就有很大的不合理部分,被洗牌或淘汰是必然的:不值得惋惜。
 
分享给身边的朋友
资讯推荐
又一个医改模式或将全国推行!

又一个医改模式或将全国推行!

审查太严 第二波药店上市潮退了?

审查太严 第二波药店上市潮退了?

2018年,人工智能将如何通过医疗保健影响人类的生活?

2018年,人工智能将如何通过医疗保健影响人类的生活?

医疗器械注册核查为何通过难?建好质量管理体系才能闯过上市最后一道关

医疗器械注册核查为何通过难?建好质量管理体系才能闯过上市最后一道关

健康医疗大数据中心第二批国家试点启动

健康医疗大数据中心第二批国家试点启动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