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海”医生朱岩谈自由执业感受:做好长跑准备

朱岩,原是北京协和医院肾内科主治医生,于2012年4月选择南下深圳自由执业,借鉴香港连锁诊所模式,他与几位合伙人在深圳联合成立了卓正医疗,开始自己创业之路。朱岩常被公立医院的朋友拉着谈自由执业的感受,卓正医疗目前还未盈利,朱岩对此很淡定,“

  朱岩,原是北京协和医院肾内科主治医生,32岁的他因无法忍受公立医院体制,于2012年4月选择南下深圳自由执业,借鉴香港连锁诊所模式,他与几位合伙人在深圳联合创办了私人门诊,开始自己创业之路。
 


  “自由执业是医改的必经之路,可以解开80%~90%体制内优秀医生的束缚。”朱岩表示,离开“体制”不是一时兴起,也不是对协和不满,而是整个公立医院体制都不符合他理想中的样子。


  朱岩立志当医生,也喜欢当医生,他本科考取山东大学医学部,后来又在国内医学最高殿堂的北京协和医学院攻读肾脏病学硕士学位,毕业后留在北京协和医院内科工作。从医学生、住院医师,再到肾脏内科主治医师,朱岩近十年的从医路走得比较顺利。他认为,医生的职业价值在体制内无法体现。


  “身边的医生一半以上动过走的心思。主要是对体制不满,诊疗费数十年不变,部分医生为创收多开药、过度检查,医患矛盾、医生待遇和晋升、人才垄断等问题。看病的流程设计是向上负责而不是为病人考虑。”


  事实上,公立医院普遍的“以药养医”早已众所周知,其背后隐藏的是一条扭曲的医院价值链条。朱岩对医生通过多开药、开贵药获得“灰色收入”是痛恨的。“走的时候谈不上挣扎,在公立医院做医生不是我希望的状态,有离开的想法已经很久了。”


  2012年4月,朱岩最终下定决心辞职,与几位合伙人在深圳成立了卓正医疗,借鉴香港连锁诊所模式,定位为中国中上产家庭提供服务。朱岩担任医疗运营总监,投资方则承诺不干涉运营管理,给予充分放权。“深圳邻近香港,医疗资源略显薄弱,但居民消费能力较强,且对香港的就医模式有一定认知度。”朱岩将每次诊费定在300元,包药是380元,复诊诊费100元。深圳卫生部门对朱岩及合伙人的办医予以支持和鼓励。“他们认为我们的办医理念非常有价值,市民需要,可以好好做。”朱岩说。


  最早加盟的陈英在广州从事儿科10年,高峰期一天看100多个病人,很多孩子只有3~5分钟诊疗时间。现在,她可以细察每个患儿,并逐渐有了一个妈妈粉丝团。


  妇产科医生马蕾是从上海同济大学附属上海第十医院辞职而来。8年没日没夜的工作让她感到疲惫,矛盾重重的医患关系让她感到厌倦,“我只想做个负责的好医生”。


  朱岩常被公立医院的朋友拉着谈自由执业的感受。他用了四组对比进行了形象的描述:在公立医院像是做一项职业,自由执业更像是做一项事业;前者可能有一半精力不在临床,后者可以把100%精力放在服务病人身上;前者像低技术工作的机械重复,后者在与患者充分交流后,获得的信任与感激更能体现医生的价值;前者要么失去道德底线,要么生活在贫困边缘,后者则依靠医疗技术和服务质量获得应有报酬,活得更有尊严。


  中国社科院经济研究所研究员朱恒鹏在参观完卓正诊所后,感慨道,“相信这种模式会成功。””


  但是朱岩也表示,对于自己诊所的局限性,他们将逐渐完善,服务项目也会逐渐增多。“我觉得人要有理想,然后一直往那个方向努力。只要努力了,理想就会靠近现实。”卓正医疗目前还未盈利,朱岩对此很淡定,“做医疗不是短期就有成效,想做得规范和专业是一个长期过程”,他做好了“长跑”的准备。


 

分享给身边的朋友
资讯推荐
困扰女性的更年期问题迎来转机,解决之道就是人工卵巢

困扰女性的更年期问题迎来转机,解决之道就是人工卵巢

CFDA飞检:保持沉默也没用,微信、QQ群都是证据

CFDA飞检:保持沉默也没用,微信、QQ群都是证据

北京各大医院启动“神药”监控,每家不少于15个品种

北京各大医院启动“神药”监控,每家不少于15个品种

数字医疗产业迎利好,产业联盟成“助推器”

数字医疗产业迎利好,产业联盟成“助推器”

可重复使用的血糖传感器,为手机测血糖带来新思路

可重复使用的血糖传感器,为手机测血糖带来新思路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