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脸”时代整容医疗亟待立法规范

从全国范围看,在整容整形业兴起的10年中,平均每年因美容整形毁容毁形的投诉近两万起,10年间已有20万张脸被毁掉。整形美容机构的水平参差不齐,消费者因此受到伤害的现象时有发生。因此,对整容整形商业医疗进行单独立法和管理已迫在眉睫,医疗法规和消费法规都应进一步完善。

       “捂脸”见人

 
  最近,网络上流传着一组明星整容不当被毁容的照片,原本端正的五官被整得“乾坤大挪移”,惨不忍睹。纵观这些年来,在整容界出现整容失败毁掉五官的例子真不少,有的面目全非,有的甚至失去生命……让人不禁感叹,整容真的不是你想整就整的。虽然大家都说现在是“看脸”时代,但大家也应该充分认识到,整容是件颇具风险的事,因为整容而毁了容的已不少见。据河南省消费者协会透露,美容等领域连续多年是消费者投诉热点。从全国范围看,在整容整形业兴起的10年中,平均每年因美容整形毁容毁形的投诉近两万起,10年间已有20万张脸被毁掉。整形美容机构的水平参差不齐,消费者因此受到伤害的现象时有发生。因此,对整容整形商业医疗进行单独立法和管理已迫在眉睫,医疗法规和消费法规都应进一步完善。
 

“看脸”时代整容医疗亟待立法规范 
 
  【现状】全民整容时代低龄化现象让人忧
 
  1月2日,位于郑州市农业东路的某整形医院,时值元旦假期,刚好遇到很多学生模样的女孩子来咨询整容项目。这里的工作人员透露,如今整容人群日趋低龄化,高中生整容已很常见,大多都是面部整容,比如割双眼皮、隆鼻等,价位多在2000元至1万元,这些孩子因为没有经济能力,所以一般都是父母支付,或有的家长也会一起陪同。
 
  “我们对待未成年人整形美容手术都是很谨慎的。但是,如果这个未成年人拿伪造的成年人身份证,而我们无法辨别真假,医院又没有和公安部门联网的公民身份信息核查系统,我们只能给他们做手术。”该医院的整形医师李惠说。
 
  李惠认为,18岁以下未成年人慎做整形手术,因为其皮肤、器官、骨骼等组织都未发育成熟,这时做任何整容手术都可能影响他们的身体发育;未婚少女慎做隆胸手术,不管做隆胸手术的材料如何好,未哺乳的女性做隆胸术很容易阻塞乳腺导管,影响乳腺发育,以至于影响将来给孩子哺乳。
 
  律师王艳民认为,未成年人在法律上是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只能进行与他的年龄、智力相适应的民事活动,其他须由法定代理人代理或同意。整形是一种具有危险性的手术,未成年人显然不具备自我决定的行为能力。因此,立法要在区分医疗和有助于恢复的整形美容手术情况下进行必要的限制和约束,充分体现出制度设计的科学性、严密性。
 
  就执法可操作性而言,立法规则尚可作进一步完善。暂且不论生活中各种鱼龙混杂的美容机构,单从责任设定上看,若要避免非法整容给未成年人带来伤害,立法就不能忽略相关法律责任的明晰。例如,违法对未成年人实施整容的机构,应当受到什么处罚?未征得监护人同意的整形又应承担什么法律后果?在一些整形机构明目张胆地把未成年人当成敛财对象的社会环境中,上述法律责任的制度设计,无疑对执法具有更关键的意义。
 
  据了解,2014年1月1日起施行的《广州市未成年人保护规定》明确规定,不提倡未成年人实施医疗美容项目,未成年人确因特殊原因需要进行医疗美容的,须经其法定监护人同意。医疗机构及其医务人员为未成年人实施医疗美容项目前,应当向未成年人及其法定监护人书面告知治疗的适应证和禁忌、医疗风险等事项。
 
  【现状】整容变毁容事件层出不穷
 
  5年前,36岁的范女士在一家美容院做了注射隆胸,从原先的太平公主,摇身一变成了C罩杯女神。美丽“傲人”地过了几年后,没想到,最近这“胸”一声不吭,自己挪了个地儿,“跑到”下身去了,在那里形成了一个核桃般大小的包。整形医院的医生说,近两年,医院几乎每年都会接诊30多个和范女士情况类似的病例。“这些女性患者几乎都有一个共同点:都是被小姐妹带去隆的胸,她们甚至都不知道,当时被注射入自己胸部的,究竟是啥材料、有啥严重的后果,就糊里糊涂地做了(手术)。她们大多在多年前做过注射隆胸,现在出现了各种并发症或后遗症。”

“看脸”时代整容医疗亟待立法规范 
 
       从河南省消费者协会了解到,美容等领域连续多年是消费者投诉热点,从全国范围看,在整容整形业兴起的近10年中,平均每年因美容整形毁容毁形的投诉近两万起,10年间已有20万张脸被毁掉。
 
  其实,目前很多人遇到整容不当被毁容的情况,通常会拿出法律武器解决。据新乡市牧野区法院消息,前不久,该法院就审理了一起这样的案件。
 
  2008年2月15日,小丽在新乡市吴某开设的美容院做面部整形手术,由于吴某未按规定聘请有资质的执业医师进行手术,致使小丽整形手术后一个眼皮宽一个眼皮窄,并留下明显疤痕。双方就此问题发生争执,为了维护自己的权益,小丽将吴某告上法庭。同年11月6日,经法院调解,双方达成调解协议,约定一年后如不能恢复,由被告吴某负责修复。可是一年后,小丽疤痕未除。2014年年初,小丽再次拿起法律武器,向吴某追偿医疗费、误工费等各项损失。法院审理后认为:公民健康权受法律保护。吴某经营的美容院不具有医疗美容资格而对小丽实施美容手术存在过错,应当对小丽承担赔偿责任。法院对小丽诉吴某健康权纠纷案作出一审判决,判决被告吴某赔偿小丽医疗费、误工费、交通费等共计2.65万元。
 
  【调查】有些整容医生缺乏相应资质
 
  “近两年,我们医院的美容手术量快速上升,整容渐渐成了一件平常而公开的事。”李惠说,今年比去年同期手术量增加了30%,全行业的增长态势也是如此。据了解,继美国和巴西后,中国已成为全球第三整容大国。中国整形美容市场实现产值3000亿元左右,行业从业人员超过2000万。目前,一些美容机构不具备医疗美容资质,却擅自开展美白、除皱、塑形等医疗美容业务;部分从业人员没有行医资质,却冒充专业医师,对外提供医疗美容服务。
 
  目前整容市场混乱,韩国医生走穴盛行。据了解,按照卫生部规定,外国医师来华短期行医必须经过注册,取得由卫生部统一印制的《外国医师短期行医许可证》。外国医师申请来华短期行医注册时,必须提交申请书、经过公证的外国医师的学位证书、外国行医执照或行医权证明、外国医师的健康证明、邀请或聘用单位证明,以及协议书或承担有关民事责任的声明书等证件。如果没有取得合法注册和许可,那就属于非法行医。
 
  “目前,还有很多人对整形美容机构和生活美容院的区别不太了解,整形美容机构是正规医院,属卫生部门管辖,而生活美容院则不同,它不是正规的医院,属于商业性质的,归工商部门管辖。”河南省卫生厅工作人员建议,整形美容是通过药物、手术、器械或其他侵入性、创伤性医疗行为对身体进行的再造或重塑,属医学美容范畴,对手术流程、从业者专业素质有较高要求,若缺乏相应资质和条件则极易发生医疗事故。而生活美容院不具备相应的资质和能力,同时也不能使用医疗药物和器械。
 
  据河南省卫生厅消息,一般来说,一名合格的医疗美容外科主诊医师至少要具备3个证书:医师资格证书、医师执业证书和医疗美容主诊医师资格证书。因此,消费者在进行医疗美容前,一定要查看经营者的《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和《营业执照》是否齐全、有效,从业人员是否具有执业医师资格。执业医师必须向就医者本人或亲属书面告知治疗的适应证和禁忌、医疗风险等注意事项,并取得就医者本人或监护人的签字同意,签订《手术知情同意书》。
 
  【建议】商业医疗单独立法迫在眉睫
 
  “目前整容整形行业监管依据的是2002年颁布的《医疗美容服务管理办法》和《美容医疗机构、医疗美容科(室)基本标准(试行)》,随着整容整形行业的迅速发展,已不能够完全符合新形势的需要,有必要及时修订并出台新的相关法律法规。”法律工作者张继光认为,整容行业的政策和法律法规不健全且执行力度不够,监管工作难度大。行业监管的法律、法规、规章制度滞后,对现实中存在的问题尚缺乏统筹考虑和发展战略性研究。如生活美容院不能做涉及侵入人体的美容项目,做了即是违法,但由于它是在工商部门注册,卫生部门监督不了,而工商部门则认为美容院是否超范围经营应由卫生部门进行鉴定,这就使一些美容院的整容整形在事实上成为监管的真空地带。
 
  整形行业属于为健康人服务的商业医疗范畴。律师张建伟认为,商业医疗多是以利润为先,由于医患间可能存在信息不对称等问题,所以任何夸大、误导和欺诈行为都容易让消费者陷入困境。而且,商业医疗从业者也难免会在经济利益和医疗行为规范性方面产生纠结。当道德约束存在不确定性因素时,就需要制定比基础医疗更为严厉的法律制度。事实上目前医疗整形行业医师的准入门槛与整个整形行业是相适应的,但是相关部门对于这方面怠于监管、执行力度不够。实践证明,人们对医疗美容需求的变化,现行法律法规已不能完全适应。有鉴于此,美容医疗行业有其特殊性,行业立法越来越迫切。
 
  “整容是外在的,不能改变基因,不能完美地保持一辈子。所以,只要不是长得非常惊世骇俗的,就没有必要去整容,多花些精力和金钱在健康之上,兴许会收到意想不到的好处。”一名
分享给身边的朋友
资讯推荐
CMDE:7个器审常遇问题解答

CMDE:7个器审常遇问题解答

中医诊所大爆发,办证只用一天

中医诊所大爆发,办证只用一天

四大热词总结2017中药行业重磅政策与企业大动作

四大热词总结2017中药行业重磅政策与企业大动作

设备捆绑耗材销售,医械企业被罚!上海工商出手了

设备捆绑耗材销售,医械企业被罚!上海工商出手了

北京卫计委发布采购14台大型医疗设备 价值上亿

北京卫计委发布采购14台大型医疗设备 价值上亿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