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品“关门审批”是腐败之源

自2001年开始,原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开始循序渐进推进地方药品标准转国家标准,这也让审批权力高度集中统揽在个别审批部门。然而,在不够公开、不够透明的“关门审批”环境中,极易留下暗箱操作空间,进而滋生腐败。

       日前,卫生部原部长高强在公开场合吐槽药物审批,全国目前流通七八千种药,但却批出来却有十八九万个药号;一种药存在几十个号,同样的药品药价却相差十万八千里。高强拍案直言“几个人关着门批药,能不腐败?”。


药品“关门审批”是腐败之源 
 
  药品审批与民生息息相关。自2001年开始,原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开始循序渐进推进地方药品标准转国家标准,这也让审批权力高度集中统揽在个别审批部门。然而,在不够公开、不够透明的“关门审批”环境中,极易留下暗箱操作空间,进而滋生腐败。
  
  透过一些“关门审批”的腐败案例,不难发现,审批权本身已沦为待价而沽的“商品”。正常注册一个新药批文,从研发到审评有的需要长达数年时间。社会上甚至出现药品报批专门中介公司,负责“攻关”审批官员和评审专家。在个别案件中,有的一纸批文价值千万元,巨大的利益诱惑腐蚀官员,扭曲审批程序。
  
  这种“关门审批”最终留给社会的恶果是高价低质的药物,以及医药产业畸形发展。一些医药企业通过在旧药里增加一些无效成分,使之成为“新药”,定上高价。大量高价“新药”的面市,削弱了政府抑制药价虚高相关政策的调控效果。
 
  医药企业则普遍忙于攻关审批注册新药,研发能力始终得不到提高,这也损害了整个行业的健康发展。一些药品在疗效不高、安全性研究不足的情况下进入市场,给安全用药带来隐患。这些虚高的药价、安全性缺失的药品,最终需要普通患者为之买单。
  
  破解药品审批领域腐败,关键在于打破“关门审批”运作模式,让审批决策过程变得公开透明。在国外,药品审批同样是政府管制严格的环节,可以借鉴的做法如,由多个部门联合组成健康委员会进行药品审批,对审批结果定期公布。
 
  阳光是最好的防腐剂,这对药品审批来说同样适用。而针对当前药品“关门审批”已经暴露出的问题,则必须加大反腐力度,彻底挤出药价中黑色的贪腐成本。
 
 
 
分享给身边的朋友
资讯推荐
CMDE:7个器审常遇问题解答

CMDE:7个器审常遇问题解答

中医诊所大爆发,办证只用一天

中医诊所大爆发,办证只用一天

四大热词总结2017中药行业重磅政策与企业大动作

四大热词总结2017中药行业重磅政策与企业大动作

设备捆绑耗材销售,医械企业被罚!上海工商出手了

设备捆绑耗材销售,医械企业被罚!上海工商出手了

北京卫计委发布采购14台大型医疗设备 价值上亿

北京卫计委发布采购14台大型医疗设备 价值上亿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