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大型民营医院群体落地 生存仍是硬课题

被认为最可能以及最有希望从外部盘活和撬动公立医院改革的民营医院出现发展的转折点:从早先“麻雀”般的小型专科连锁医院“低调”生存,集中群体式“爆发”为巨型民营医院的高调落地。
       中国超大型民营医院在2014年严寒岁末的集体“爆发”呈现出一副高度相似的群像——复杂的身世,艰难的审批立项,漫长的十余年建设工期,巨额加身的几十亿投资,以及艰辛又一波三折的筹建故事和依然有待观察的未来。
 
  伴随着中国新医改进入攻坚的第六年,核心的公立医院改革终于开始呈现一丝松动迹象;被认为最可能以及最有希望从外部盘活和撬动公立医院改革的民营医院出现发展的转折点:从早先“麻雀”般的小型专科连锁医院“低调”生存,集中群体式“爆发”为巨型民营医院的高调落地。
 
超大型民营医院群体落地 生存仍是硬课题 
 
  落地
 
  公立医院院长王杉担任大当家的私立北大国际医院是一家名副其实的“大医院”。
 
  当本月这家亚洲最大的单体医疗建筑正式运营接待患者的时候,这个借鉴首都机场T3航站楼设计的超大型医院总投资已经突破了45亿元人民币,建设期超过了10年。
 
  从数字上来看似乎更加一目了然——拥有北京市硬件规格最高的停机坪,开放了36个医疗中心、49个医疗学科、159间ICU(重症监护)病房和1800张病床,这个数字甚至比王杉做院长的北京大学人民医院的病床数多出了300张——位于北京二环辅路上的后者,是中国第一所自建大型综合公立医院和全中国最著名也最忙碌的三甲医院之一。
 
  现在,著名的公立医院院长王杉更引人关注的新身份是“北大医院国际集团董事长”和“北大国际医院首任院长”。
 
  公开资料显示,北大国际医院由方正集团和北京大学合作共建,双方分别拥有其70%和30%的股权。
 
  “北大国际医院是混合所有制性质,没花财政一分钱,由北大国际医院集团(后更名为北大医疗产业集团)全资兴建,是目前国内最大的社会资本投资的非营利性医院。”参与了整个筹建过程的王杉表示。
 
  而事实上,在庞大体量与先进硬件之外,北大国际医院出身的北京大学医学部“北医系”身份,一直被认为是这家民营医院最具实力和想象空间的部分。
 
  按照北大医学部和方正集团的战略规划,北大国际医院与目前北医系的六家附属医院组成“兄弟联盟”,共同参与国际医院建设,帮助后者的学科共建、人才委托培养、多点执业等方面战略合作的落地,解决民营医院发展最核心的医生来源和水平提高问题。
 
  事实上,2014年开始,北大国际医院就开始与北京大学第六医院、北京大学口腔医院签署了学科共建合作协议;6月9日,与北大肿瘤医院的合作协议也正式落地;8月1日,签约医院又将北大人民医院、北大第一医院、北大第三医院纳入在内。
 
  北京大学常务副校长柯杨曾公开表态,北大医学部将结合北大国际医院的筹备进展,全面统筹其医疗、教学、科研体系的规划、建设和管理,并对国际医院临床人员培养给予支持。
 
  几乎就在同一时间,17公里之外的北京天通苑地区,筹备十年的清华长庚医院宣布正式开业——不同于北大国际医院的非营利性民营医院身份,明确定位为大型公立三级医院的清华长庚采取清华大学和台塑关系企业联合出资的“市场”方式,总投入超过20亿。
 
  而在广东,立项十年的民营东莞台心医院终于在2014年岁尾被放行运营,这家由东莞台商投资企业协会的会员企业共同出资筹建,最初只是想解决当地10万台商和家属医疗问题的医院,已经在漫长的建设期中不断调整成为一家耗资巨大的大医院——占地228.6亩,规划床位1800张,目前已投入超过7亿元人民币。
 
 
  生存
 
  但对一家医院的运营来说,艰难的获准放行很可能只是真正艰难的开始。
 
  “我们最开始拿出大笔资金收购民营医院,后来发现其实公立医院的人才、当地百姓的信赖程度等这些因素对一家医院经营的成功是最关键的因素。”国内某知名集团的医院收购业务负责人透露。
 
  实际上,在平均8~10年的医院投资回报周期内,大多数医院投资者必须要面对的问题是,如果投资一家公立医院,在拿到核心的医生资源和医保对接等核心元素后,如何熬过不能分红的漫长周期和资金被大量占用的冰冻期;如果为了规避这些问题,一家民营医院看上去可能是个更现实的选择,但核心的医生资源和医保报销问题又能怎么解决?
 
    2007年就已经开业的河北燕达国际医院,艰难尝试了这两个完全不同的选择。
 
  11月,北京市卫计委正式发文,要求北京各区县将河北省民营三级甲等综合性医院燕达国际医院放入新农合名单,报销范围和项目统一按照北京市各区县现行政策规定执行。
 
  “我们正在和各个区县做具体报销对接的手续,对燕达来说,新农合是一个决定性的突破,下一步在医保问题上我们也希望能有进一步的对接。”燕达国际健康城副总裁、燕达国际医院执行院长李海玲接受本报专访时透露。
 
  此时,开业已多年的燕达国际医院,身份已经正式从营利性民营医院转为非营利性民营医院。
 
  “我们今年正式从营利性医院转为非营利性医院了,这是集团的一个整体战略调整,”李海玲告诉记者,“顺利的话,年底我们会正式成为河北省医科大学的附属医学院,长期解决我们的医生队伍储备问题。”
 
   根据燕达集团官网的信息,2007年开工建设的燕达国际健康城总投资约150亿人民币——燕达国际医院、燕达金色年华健康养护中心、医学研究院、医护培训学院、国际会议中心、燕达国际医学院等六个业务板块预计分两期建设完成。
 
  开业之初,比照最高规格三级甲等医院建设的燕达医院也购置了最先进的设备——燕达医院下设18个临床中心53个临床科室;医院设置床位3000张,其中医疗床位2000张,康复床位1000张;拥有64排CT、3.0T核磁共振、500排动态CT、机器人DSA、大型高能直线加速器、大型双C型臂血管造影机等国际一流通用和专用医疗设备。
 
  但现实却是,在开业后的几年里,这家设备先进的医院每天仅有200个左右的门诊病人。
 
  “作为民营医疗机构,拿不到医保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我们门诊大厅的服务台几乎每天都要回答患者的询问,医保能报销吗?什么时候能报销?”李海玲表示。
 
  作为毗邻北京的河北属地,燕郊因其地理位置便利、商品房不限购等因素,近年来成为北京市民购房的最具性价比选择地——保守估计,约有30万在北京上班的人住在燕郊,而围绕这些人,其子女、父母等一系列人群的“跨省就医”就成了最现实的问题。
 
  “很多老人来回坐一天公交车去北京看病,有时候就是为了开点药,因为医保能报销,我们报不了。”李海玲说。
 
  医保的现实之外,核心的医生队伍也成为多年来限制这家大医院病患增长的关键因素,转非营利,与政府付费和人才系统对接,成为这家大型医院现实和长远的选择。
 
  曾公开表示要在十年内成为珠三角口碑最好的东莞台心医院也必须首先解决眼下最急迫的问题——在“每天烧掉一辆奔驰”的医院运营初期,怎么能吸引患者,先把病人量做上去?
 
  据悉,台心医院早就取得了同意配置PET-CT的行政批复,该批复资格明年要到期。台心医院院长许宏基正在纠结,到底要不要买一台PET-CT。据他了解,同城一家大型民营医院购买PET-CT快十年,每月只能做5个病人。
 
  许宏基表示,他现在经历着民营医院最大的痛苦,人才难招。
 
  “医生的多点执业政策还没有放开,医生被限制在自己的医院里不能流动起来;另一方面,公立医院医生的职称评定等关键的问题,民营医院现在也都解决不了,只是拿钱去吸引,好医生看不到职业发展的前景也不会来,这是我们遇到的最‘麻烦’的问题。”前述医院投资人士告诉记者。
 
  2014年,燕达医院先后与北京朝阳医院和天坛医院建立了学科共建等合作关系,部分解决了最核心的医生资源问题。
 
  以朝阳医院为例,按照协议,双方共建期限确定为20年。在所有权和经营权分离的基础上,燕达方面负责医院的资本和运营,朝阳医院则负责医疗、教学以及学科建设——协议书签订后,燕达医院即挂牌为“北京朝阳医院医疗联盟燕达医院”,并将逐步落实两地医保和新农合的衔接及实现即时结算。
 
  而据了解,北大国际医院的医疗管理团队均来自“北医系”。今年5月开始,北大国际医院与北大第六医院、北大口腔医院、北大肿瘤医院、北大人民医院、北大第一医院、北医三院分别签订合作协议,这些医院将派骨干医生参与北大国际医院的学科建设、临床人才培养和科研教学工作。
 
分享给身边的朋友
资讯推荐
困扰女性的更年期问题迎来转机,解决之道就是人工卵巢

困扰女性的更年期问题迎来转机,解决之道就是人工卵巢

CFDA飞检:保持沉默也没用,微信、QQ群都是证据

CFDA飞检:保持沉默也没用,微信、QQ群都是证据

北京各大医院启动“神药”监控,每家不少于15个品种

北京各大医院启动“神药”监控,每家不少于15个品种

数字医疗产业迎利好,产业联盟成“助推器”

数字医疗产业迎利好,产业联盟成“助推器”

可重复使用的血糖传感器,为手机测血糖带来新思路

可重复使用的血糖传感器,为手机测血糖带来新思路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