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士的游戏:投资进军中国医疗产业

纽约的对外关系委员会高级研究员黄延中说:“投资中国的医疗领域会遇到许多难以想象的挑战。”私有医院如何纳入全国性医疗支付系统也存在不确定性。

       中国的药品供应链暗箱操作和腐败横生;患者因被拒诊而冲动袭击医生和医院工作人员;没钱进行手术截肢的无奈农民,因为自行锯断自己的腿脚而登上新闻头条。

 
       尽管如此,对于饥渴寻求下一个尚未被开发的巨大市场的投资者来说,中国的医疗行业正在迅速成为金光闪闪和最受欢迎的领域之一。国内外的众多私募股权机构、医药公司、医院运营商甚至建筑公司,都在将创纪录的巨额资金不断注入中国,投资医院、诊所、制药公司和医疗设备制造商。
 
       Dealogic的数据显示,今年前11个月,中国医疗行业的并购金额增至创纪录的113亿美元(约合700亿元人民币),较去年同期的100亿美元提高13%。
 

勇士的游戏:投资进军中国医疗产业 
 
       尽管中国的医疗体系面临诸多挑战,但对于更多、更好的医疗产品和服务的需求正在快速增长。这既有人口结构方面的原因,也有经济方面的原因:作为全世界人口最多的国家,中国在迅速老龄化的同时,民众也越来越富裕。咨询公司麦肯锡(McKinsey&Company)预测,到2020年,中国的医疗支出将从2011年略高于3500亿美元的水平,提高到1万亿美元。
 
       “我们已经开始注意到,各类通常不涉足医疗领域的参与者,也变得很感兴趣——他们可以看到人口数据显示出的趋势,即人口老龄化,”普华永道(PricewaterhouseCoopers)驻上海的中国医疗和生命科学业务负责人马克·吉尔布雷斯(MarkGilbraith)说。“在中国,交易所涉及的更多是获得渠道,进入未被开发的市场。”
 
       交易达成的数量和投资者兴趣的激增,与中国政府近年推行的广泛改革浪潮同时出现。中国的医疗体系广泛被指处于危机状态,中国政府试图通过改革来解决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
 
       尽管近几十年来,中国经济的开放程度大幅提升,但由于社会主义式的国家资助出现减少,中国医疗体系只得自谋生路。结果便造就了部分自由化、却高度官僚化的公立医院体系。这一体系常常为了获利而损害对病患的照顾。
 
       今年4月,官方通讯社新华社报道,截至2013年10月,中国有13440家公立医院,占据着中国医疗服务市场90%的份额。
 
       “不同于世界上的大部分公立医院,中国的公立医院既体现了政府的失败,也体现了市场的失败,”牛津大学布拉瓦尼克政府学院(BlavatnikSchoolofGovernment)的叶志敏教授(WinnieYip)和哈佛大学公共卫生学院(HarvardSchoolofPublicHealth)的萧庆伦教授(WilliamHsiao)在合撰的一篇文章中写道。文章于今年8月发表在英国医学期刊《柳叶刀》(TheLancet)上。
 
       尽管政府规定,医院对药品的加价不能超过15%,但医生可以通过开不必要的药品,或是不需要的昂贵诊断检查来增加收入。此外,这两位教授还写道,制药企业和医疗设备制造商会向使用其产品的医院和医生提供好处。
 
       因此,2011年,中国在药品上的支出占到了全部医疗支出的43%,相比之下,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rganizationforEconomicCooperationandDevelopment)数十个发达国家的平均比例为16%。与此同时,药品收入在中国医院总收入中的比重达41%。
 
       “许多公立机构的行为方式与私营机构无异,把盈利置于患者的福利之上,”叶教授和萧教授写道。
 
       最近几年,中国政府已经设法让基本医疗保险覆盖所有居民。官方的数据显示,覆盖率已超过90%。但中国各地医疗保险的质量参差不齐,个人享受医疗服务的便利性也差异巨大。
 
       这些差异在最近的新闻报道中得到了生动的展示,比如安徽省农民刘敦和的例子。由于没有保险也没钱做手术,刘敦和决定自己动手。4月20日夜里,他在六个小时的过程中,锯掉了因为冻伤而严重坏死的双脚。
 
       医疗卫生体系普遍存在的腐败行为,尤其是涉及药品处方的腐败行为,也是一个问题。它已经让一些跨国投资者蒙受损失。9月,医药巨头葛兰素史克(GlaxoSmithKline)因行贿被中国一家法院处以近5亿美元的罚款,该公司的五名高管被判刑,包括一名英国人。官方指控葛兰素史克向医院和医生行贿,通过旅行社和制药行业协会输送回扣,提高药品价格。
 
       中国政府越来越担心医疗体系的种种问题,其中一个解决办法是进一步放开该领域的外国投资。最近的例子是,今年8月,当局扩大了一个月前开始的一个试点项目,允许纯外资医院在几个主要的城市和省份经营。之前,医院的外资持股上限是70%。
 
       这种开放措施在近期促成了多笔交易。今年9月,美国私募股权巨头德州太平洋集团(TPG)与中国大型投资公司复星集团(FosunGroup)的一家子公司合作达成了一笔4.2亿美元的交易,对纳斯达克上市的美中互利工业公司(ChindexInternationalInc.)实施了私有化。该公司在中国和蒙古国经营着一些医院和诊所。
 
       不久前,匹兹堡的医院经营企业UPMC,以及哈佛大学(HarvardUniversity)附属的马萨诸塞州综合医院(MassachusettsGeneralHospital)都透露,它们要么已经签约在中国管理或建设医院,要么正在寻求这方面的合作。
 
       纽约的对外关系委员会(CouncilonForeignRelations)专注于全球医疗卫生的高级研究员黄延中说,“投资中国的医疗领域会遇到许多挑战。”他提到,需要付出大量资本、回报率相对较低,此外私有的医院如何纳入中国的全国性医疗支付系统也存在不确定性。
 
       他说,不过,更多私人投资会令整个行业受益,包括处境艰难的公立医院。
 
       “竞争压力的加剧会刺激公立医院开展更有意义的改革措施,”黄延中说,“私人投资在中国的医疗改革中可以起到重要、甚至关键性的作用。”(NYT)
 
分享给身边的朋友
资讯推荐
北京医改再进一步 政府定价范围将逐步缩小

北京医改再进一步 政府定价范围将逐步缩小

2017之医改:勇涉“深水区” 提升群众“获得感”

2017之医改:勇涉“深水区” 提升群众“获得感”

上海自贸区“证照分离”有了升级版 医疗器械注册证试行

上海自贸区“证照分离”有了升级版 医疗器械注册证试行

9部门联手,广东耗材大整治来了

9部门联手,广东耗材大整治来了

震撼的一天,CFDA停止两医疗器械产品进口

震撼的一天,CFDA停止两医疗器械产品进口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