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后移动医疗:围墙外自嗨?

面对来势凶猛的移动医疗市场,作为医疗主体的医生却普遍持观望态度。业内人士看好的院后移动医疗市场,在地面推广时也遇到了巨大的阻力。

       作为一名院后移动医疗微小创业公司的地面销售人员,小冯近期所能感受到的最强烈的身体信号便是脚后跟疼。他每天在医院院长和科室主任的办公室里来回穿梭,刚刚游说说服了院领导,又要跑到病房里向相对能静下来听他说话的患者介绍自己手中的产品。慷慨陈词一番后,面对那些无论讲多少遍也不明白的上年纪患者,小冯便只好亲自上阵直接帮其在手机里下载APP。小冯穿在用来伪装的白大褂下面的是印满APP二维码的宣传T恤衫,浑身洋溢着“请扫我”的招牌笑容。为此小冯还得了相关的一个新绰号:扫扫。

 
       面对自己每天围追堵截的累趴工作方式,有着六年医药代表经验的小冯习以为常,觉得无非是从推销实体药变为了推销APP。小冯认为,再怎么高科技,想要从第一个O“吐”到第二个O去,也需要软磨硬泡的销售。真正让小冯头疼的是院长和科室主任的各种问题:“你让医生在软件上回答患者的问题,那就在增加他工作量,但是增加了工作量又不给钱,能维持多久?”“好,你出钱,那医生哪有那么多时间呢?有时间的医生你们又不愿意用。”“你这个系统跟我们自己的掌上医院系统有什么区别呢?”小冯每天都要回答一系列烧脑问题。对于一个销售人员来说,小冯搞不懂为什么一个免费的APP推销起来都会如此举步维艰,为什么一件不需要花钱还给医生带来收入的好事情,院领导会如此慎重。
 

院后移动医疗:围墙外自嗨?
 
       触碰了医院的利益底线?
 
       面对来势凶猛的移动医疗市场,作为医疗主体的医生却普遍持观望态度。业内人士看好的院后移动医疗市场,在地面推广时也遇到了巨大的阻力。究其原因,可概括为以下四个方面。
 
       首先,医院担心复诊率下降。如果医院引进院后移动医疗平台,在平台运行正常的情况下,有许多康复问题都可以远程解决,患者将势必减少来医院复诊的次数。此举无形中就会降低医院的复诊率,减少医院收入。虽然医院门诊压力会有所减小,甚至可以接收更多新患者,形成良性循环。一旦移动医疗的出现使得门诊量下降,医院宁可增设特需号来满足新患者需求,也不会引入移动平台来缓解复诊压力,从而减少自身的经济收入。
 
       其次,流程虽然简化了,但专家资源依然短缺。院后移动医疗市场所关注的患者多以心脏病、糖尿病、肝病等慢性病患者居多。这些患者对自己的主治医师忠诚度高。患者在选择付费远程咨询的过程中,绝大多数会选择自己住院时的主治医生。而这些医生均为医院的骨干医生,手术量和门诊量巨大,即使是有偿咨询有时也无暇顾及。专家资源并没有因为移动的形式而被盘活。
 
       第三,医院看不到可持续的收入来源。目前此问询模式的付费方仍为患者,作为个人支付人群,在移动平台上支付这种问询的费用并没有被纳入医保当中。患者究竟能为这种模式买单几次仍有待观望,但目前仍缺乏一种广泛的可持续的商业发展模式。
 
       第四,医院自有系统具备先天优势。不论是院内原有的HIS系统,还是目前被广泛应用于导诊挂号环节的掌上医院APP,医院的内循环里并不缺乏移动医疗的身影。医院在看到院后移动医疗的价值后,只要在解决信息安全的前提下,完全有可能将院后问询的远程医疗平台搭载在其原有的系统中。这种既有利于医院对医生工作量的管理,还可直接归属在回访工作中。而第三方平台则并无过多优势可言。
 
       谁来推翻那面墙
 
       面对犹豫不决的院领导和一时无法完善的法律制度,院后移动医疗想要走进医院围墙内,举步维艰。然而面对庞大的院后市场,墙外人的突破口究竟在哪里?那面墙的组成中只有一小部分属于政策壁垒,更多还是利益砖块的堆积。院后移动医疗想要破墙而入,只有使利益的砖块松动才可成行。
 
       对于院后移动医疗而言,虽为大众入口,表面看来要满足患者的需求,但实际上,此类APP真正需要满足医生的刚性需求。只要医生都愿意使用此软件,患者自然跟随。那么医生的刚需是什么呢。最重要的两点是增加个人收入和塑造个人品牌。在平台建设中,针对这两点可做的事情很多。比如用户评分模式的建立和监管,医生回答问题质量的严格审核和考评,激励制度的建立以及对重点医生的补偿力度等。
 
       总之,一个最大限度满足医生刚性需求的移动平台才是在市场上可以存活下来的产品,才是有力量使利益砖块松动的产品。围墙外的平台满足医生的需求越充分,那面墙就会越松动。抑或将来真正能推翻那面墙的并不是围墙外的移动医疗而是围墙内的医生。
 
       小冯的游说工作还在继续。这位小伙儿已经连续一周每天中午利用医生午休的时间啃上两个玉米果腹。小冯含着满嘴的玉米粒,拍着胸脯说:“我敢打赌这个岗位招不上人,没什么成就感。没有成就感就没激情,没激情还怎么销售。”可小冯虽这样说,但在啃完最后一口玉米后,还是在第一时间跑到住院大厅的门口,将自家的易拉宝从众多竖在那里的五颜六色的移动医疗易拉宝里拽了出来,挪到了最显眼的位置。这是小冯最近新添的一项工作内容。
 
分享给身边的朋友
资讯推荐
科技部“点名”辅助生殖技术

科技部“点名”辅助生殖技术

打通商保后,医生集团能从高端医疗变成大众医疗吗?

打通商保后,医生集团能从高端医疗变成大众医疗吗?

趋势!北京15家医疗机构转型康复医院

趋势!北京15家医疗机构转型康复医院

CFDA调整药物临床试验审评:受理60日内未收到否定或质疑意见,申请人可开展试验

CFDA调整药物临床试验审评:受理60日内未收到否定或质疑意见,申请人可开展试验

年薪30万起!深圳罗湖全科医生模式亮了

年薪30万起!深圳罗湖全科医生模式亮了

资讯排行